師父洪大的慈悲使我再次振作起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4日】我是95年得法修煉的,是大法徹底歸正了我的人生道路,使我走上一條光明大道。

99年7月20日中國流氓政治集團對大法弟子進行全面的迫害,一時間謠言遍天下,惡人對大法弟子狠下毒手,我因堅持修煉大法,信仰真、善、忍於99年12月、2000年3月被非法拘留兩次,後又對我進行監視居住,2000年5月12日被非法勞動教養兩年,送××省第二勞教所強制勞動,在這期間,我與其他同修一道堅持大法心不動。

2000年9月我和同修為抗議對大法、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進行絕食,強烈要求恢復無辜被抓、被關的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停止迫害。在絕食頭兩天我堅持勞動。在第五天勞教所的不法幹部和管教以檢查身體為名,對我進行殘暴迫害,指使四名吸毒勞教人員將我用暴力手段強行注射針水,因我不配合,抵制他們非人道的行為,我當時質問它們:「我沒有病,你們為何要用這麼無恥的殘暴手段強行給出我注射藥水。」四名勞教人員沒有按翻我,惡警大隊長當時很生氣,就用惡言罵他們:「你們活著有甚麼用,四個人還整不翻一個五天沒吃飯的……,再去喊四個勞教人員來,今天就是把他的頭和手腳劈掉了也沒有你們的事。」就這樣又找來四個勞教人員,當時我的頭和手腳真的差不多被他們扭到三百六十度了,然後把我按倒在長條凳子上,注射了兩針,藥水注射進我體內後,全身立刻癱軟了。我問它們給我打的甚麼藥水,它們說:「給你鎮靜鎮靜。」然後關在禁閉房間,將我的頭、手、腳大字形捆綁在床上強行輸液。藥水進入體內後,我感到猶如萬箭穿身,渾身疼痛奇癢無比,全身骨頭象被刀刮一樣,當時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後來昏死過去。直到第二天,才甦醒過來。我一直堅持不進食,抱定哪怕為證實大法而失去生命的信念。

到第十天,馬三家勞教所的幾名主動邪悟而助紂為虐的毒瘤以「幫教」的名義來到勞教所,說是與大法弟子「交流」,實則是灌輸它們的邪惡謊言。由於自己正念不足,又有許多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最後神志不清地寫下了「悔過書」等邪悟的東西,做了對不起師父、大法的事,在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污點。

2001年元月回到家中,可能被注射了破壞神經的藥水,我出現了失去記憶、怕見人、大腦思維不清晰、說話前言不達後語等狀態。一直到2002年9月才地回想起自己的以前的事。我苦苦地思索著:「學法輪大法做好人到底有甚麼不對?它們要把修真、善、忍的人轉化成甚麼呢?……」通過學法煉功,我漸漸清醒過來,身體也越來越好,特別是有緣看到《2002年在美國費城法會上的講法》中講的:「而大家在常人中,面對這些事情,雖然出現了這樣的不同的想法,甚至於更多人有不同的認識,出現一些常人心,這也不足為怪,因為修煉,在提高過程中,在你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走向最後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是坎坷的,明白後走好未來的每步,才是關鍵。」師父洪大的慈悲使我再次振作起來,邪惡在我思想中製造的屏障被徹底粉碎了,我牢記師父的教誨:「學好法、講清真象、發正念」這三件事。我開始用自己學功後的變化和遭受的迫害向身邊的人講清真象,揭露欺世的謊言宣傳給世人帶來的危害,使家人、同事、朋友們明白了、看清了這場邪惡迫害的險惡用心的本質。

2003年4月單位領導幾次找我談話,叫我放棄自己的信仰,我沒有順從他們而是面對他們去講清真象。4月17日下午公安分局610主任等三人和公司政辦領導再次找我談話,我坦然地告訴他們我對大法修煉的決心,信仰是公民最基本的人身權利。18日上午10點左右,610主任等三人把我騙到公安分局辦公室,企圖對我非法傳訊。我堅決不配合他們要求。11點20分我告訴它們:「你們的行為已侵犯了一個公民的人身權利,我應該有自己的正常工作、學習和休息,我要回家了。」就這樣我堂堂正正地離開了公安分局。4月23日上午610和110的一幫惡警闖進單位,威脅我跟他們走,我義正辭嚴地說:「我沒犯法,你們憑甚麼亂抓人?」他們不由分說,七、八個人把我邊打邊拖出辦公室,用手銬銬住我雙手,拳腳相加,用腳猛踩頭臉,打得我鼻、嘴出血,右臉眼腫得變形,全身遍體鱗傷。我邊掙扎邊喊:「人民警察用流氓暴力手段打人民哪!」單位的同事都目注了一切殘暴行為。

然後它們把我劫持到家門口,我又向旁人揭露它們的邪惡。它們惱羞成怒,揪著我的頭往牆上猛撞,邊撞邊叫囂:「這是對你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打死你都沒甚麼。」然後搶走我身上的鑰匙,開始對我家所有房間進行隨意地翻箱倒櫃,抄走大法書等資料。我妻子和兒子回到家中質問惡人:「憑甚麼光天化日下把人打成這樣?」惡人威脅我妻子和兒子:「北京更比這打得狠……」並揚言要拘留他們。最後惡人把我妻子和兒子按在沙發上,把我用暴力帶到了公安分局進行威脅、恐嚇、污辱,還說要把我交省610……。在此期間我始終記住師父對弟子的教導「正念正行」、「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對它們的辱罵不予理會,拒絕筆錄,拒絕簽字,堅決抵制一切無理要求。到下午5點左右它們無奈地把我放了。

第二天,我帶著渾身的傷又回到了工作崗位,並繼續向同事講清真象,揭穿邪惡的謊言。通過這次邪惡的迫害,我更加看清了舊勢力的本質,更加堅定了我對大法的信念。今後我一定要努力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不負師父對我們的厚望,圓滿的地完成我們許下的史前大願。讓我們記住師父的話:「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堅不可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