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0日】今年4月中旬我沒有按惡警的要求按指紋,單位領導夥同公安局把我監控起來。4月28日市國安科科長帶領6名不法之徒闖入我單位來要將我帶走,我不去,結果惡警在校園大打出手,強行抬我上車,當時在場的兩千多名師生目睹了這恐怖的一幕。

在公安局的兩天時間裏,惡警刑訊逼供,使盡了各種手段,在我快承受不了痛苦折磨時,我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不許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善惡必報。」在正念作用下已沒有那麼痛苦,甚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連惡警都說怎麼成了榆木疙瘩了,打上啥反應都沒了。

公安局在逼供未得逞的情況下,把我強行送到看守所關押,我連續絕食絕水,在任何情況下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我不背監規,向管教及犯人講我煉法輪功無罪,他們也說煉功無罪,就不要求我再背監規。在絕食到第7天,管教命令犯人給我灌食,我抵制不配合,到第10天我暈倒,他們強制給我輸液,我仍不配合,他們就不給全監室人吃飯。這時犯人就罵師父,我明知自己是對的,但實在受不了惡人罵師父。事後我明白了師父說的我們承受的只是一瞬間,而實質的東西是師父為我們承受了。在看守所我堅持發正念除惡,也漸漸明白了師父講的「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深刻含義。由於我不配合邪惡,並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不在拘傳證、拘留證、筆錄上簽字,牢記「堅修大法緊隨師」。

在被劫持期間,有犯人聽說惡警要叫我參加公審大會,要逮捕我,我照常發正念。我深知,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是為了污衊大法和師父,從而達到毀滅眾生的邪惡用心。後關押到32天沒有逮捕我,更沒有出去遊街,但到下午,4名警察又把我強行抬出看守所,路上惡警講要把我暗殺就好了,後又送到行拘所,要報批勞教。我向惡警要行拘證,他們拿不出任何手續,我堅持要出去,高喊「法輪大法好」,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時刻發正念清除邪惡。

我現在甚麼都不怕,我要用純正的正念闖過這一關,請家人不要花錢助惡。邪惡已經到了發洩私憤無可救藥的地步,我們必須徹底的清除一切操縱壞人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直到「天清體透宙宇明」那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