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無所懼 慈悲救度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7日】四川省德陽市孟家鎮黨委政府個別不法官員,藉口聽說大法學員在家煉功、散發資料、談論法輪功真相,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強行非法抓捕了八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關押,辦洗腦班。這八人中,除一位學員40多歲外,其餘都是年過花甲的老大爺、老太婆。不法之徒對這些法輪功學員不擇手段地在肉體上殘酷摧殘,精神上反覆折磨,經濟上強行卡要,妄圖動搖這些學員的意志,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以達到他們向上級和「610」辦公室邀功請賞、升官發財的目的。

這八位大法學員在長達三個月的非法關押中,不畏強權,堅持自己的信仰,維護大法,利用一切機會,向來騷擾、動搖他們的人員以及能夠接觸到的人們講清真相,使許多人知道了法輪功真相,明白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震懾了邪惡,譜寫了一曲動人故事。

一、堅修大法心不動,大善大忍講真相

二○○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前後,八位法輪大法學員被邪惡之徒抓至孟家鎮政府處關押。邪惡之徒生活上對他們進行虐待,每人每天飯量不足三兩米,給一點鹹菜,飯菜質量極差。在這種吃不飽的情況下,還要強迫他們勞動。這八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不是罪犯,我們是好人,不能任憑著你們為所欲為。這時,孟家鎮黨委書記發出命令:「對他們狠一點!」話音剛落,龔得乾(以前曾是搶劫犯,現在是鎮上的治安員)便撲了上去,衝著其中一位女學員就打耳光,把她打得鼻血直流,其他大法學員見了,大聲說「XX黨打人了,鎮幹部打人了。」鎮書記說「你們是……,打死活該,打死算自殺。」大法學員說:「我們都是好人。你們才是共產黨的敗類,你們利用以前的流氓、搶劫犯來打真正的好人,誰好誰壞,難道還看不清嗎?」鎮書記劉興德聽了,無言以對,羞愧而去。這時,孟家鎮黨委副書記楊小剛插嘴說:「你們煉法輪功,就是該挨打。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有位大法學員馬上駁斥道:「這是當年國民黨特務用來對付共產黨的辦法,今天,你們把三個代表唱得多響亮啊,卻這樣對待善良群眾。」楊聽了表情非常難堪,灰溜溜地走了。

鎮不法官員見硬來不行,就改變了一種方式,叫這些大法學員看他們的「1400例和自焚」圖片展覽。他們以為這樣就能達到洗腦的目的。看後,他們問「你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大法學員就從自己的身心健康說到了家庭的和睦,從人與人之間的和善相處,談到了社會的安定,從現在的世風日下談到了真善忍是人們的本性,從現在人為了維護自己的私利而不惜傷害別人談到了人應該堂堂正正地活著,應該維護正義,應該對正的因素負責,應該有正念。大法學員用自己的親身體會去證實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學員還告訴他們「這1400例是莫須有的,是江澤民集團為了鎮壓法輪功而栽贓的。『自焚』也是公安部門自編自演的醜惡鬧劇。德陽有上萬人修煉法輪功,為甚麼你們身邊沒有這樣的事情?你們接觸的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和電視上演的是兩回事?說煉法輪功的人有1400人死亡,退一萬步說,即使這1400例全是真的,也說明不了甚麼問題。按國家統計局的統計,人的正常死亡率是每年千分之六,而中國有至少七千萬人煉法輪功,照這樣計算,每年有42萬人死亡都是在正常比例之內。中央電視台費盡心機、栽贓陷害,才湊起1400,這不正說明因為煉法輪功而減少了人的死亡率嗎?我們大法學員修的是真,修得堂堂正正;修的是善,對別人、對自己都要善,不殺生,也不允許自殺,怎麼能去燒自己呢?真奇怪,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雪碧瓶裝著汽油,在熊熊烈火中居然不著火?這些事情自己稍微想一下也能知道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鎮官員聽後無話可說,他們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兒,他們說:「我知道你們是好人,但是上級給我們壓力,我們沒有辦法,好人我們也得抓。」大法學員說:「現在社會治安這麼亂,偷盜搶劫隨處可見,亂七八糟的OK廳成了妓院,麻將賭博隨處可見,你們不去管。我們煉法輪功身心健康,時時處處都做一個好人,對自己有益,對別人也有益,何罪之有?你們卻來抓我們!」孟家鎮副鎮長邪惡地說:「按照江總書記三個代表的精神:開妓院是搞活經濟,促進發展;打麻將一心一意,使社會安定團結;抓整法輪功是目前重中之重。」大法學員說:「你們打我,我不怨你們;你們罵我們,我們也不怨你們。也許你們並不是真心想這樣做。但是我們要告訴你們真相,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的,是要遭惡報的。」孟家派出所的警員張顯述聽到這句話後,趕緊一邊後退一邊說「你們千萬別那麼說,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說的話是很靈的。」說完扭身跑了出去。

二、瘋狂榨財豈能得逞,放下生死主動正法

由於大法學員在政府院內講真相,人們在覺醒,對大法學員的態度也在逐漸改變。鎮書記劉興德發現這樣不僅沒有「轉化」法輪功學員,許多人還知道了真相,反而被法輪功學員所轉化,就立即把學員轉移到孟家鎮光輝村小學。在這裏,法輪功學員吃的是稀粥,睡的是濕地草窩,生活環境更加惡劣。政府不法官員還派了五個強壯漢子看守著。這些惡人為了向劉興德討好,就加倍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始終保持正念、抵制邪惡。鎮不法官員和看守對學員動不動就拳打腳踢,每個學員不知被他們打了多少耳光,有的被打得鼻血長淌,有的被踢得青一塊紫一塊,渾身上下傷痕累累,還被推到壩子裏淋雨。「有師在,有法在」,大法學員心存正念,甚麼也不怕。奇怪的是,到了晚上,被淋了雨的、睡在濕草地上的法輪功學員個個都安然無恙。而打人的,躺在床上的五個看守個個都感冒發燒。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們:「這是你們自己造的業在遭惡報,若不懸崖勒馬,更大的報應還在後面。」

鎮上不法官員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從這些學員身上榨取錢財。據說他們抓人之前,都是經過研究的。決定對一般家庭的法輪功學員罰六千元,而對其中的兩位專業戶準備罰每人兩萬元,要他們個個都傾家蕩產。沒想到邪惡之徒這次卻碰了釘子。被非法抓來的法輪功學員都有理有據地證實了法輪功好,還把一些政府官員和看守人員給轉化了。這不是與鎮不法官員的根本目的相反了嗎?為了達到目的,邪惡之徒們就加倍迫害,他們以為在迫害下人是會屈服的,他們用自己的心態來想像法輪功學員。然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正與邪、善與惡體現得如此鮮明,稍有正念的人心裏都會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在迫害下,大法學員用絕食抗爭、有兩位學員絕食6天。其中一位被灌食,不法之徒把管子從鼻孔插入,差一點被灌死。鎮不法官員害怕了,說:「只要你說一聲不煉了,我們既不罰款,也不要你寫保證,就放你出去。」這位學員義正辭嚴地回答:「要命有一條,要頭有一個,要我不煉法輪功,你們永遠也辦不到。」副鎮長龔德輝聽了,兩眼發呆,渾身鬆軟,毫無辦法。

另一位學員在絕食中連續幾天拉肚子,最後四肢無力,臥地不起。副鎮長龔德輝見了,慌了手腳,開來汽車,四個人想把她抬上車去。她在心裏想「我是大法學員,不能配合邪惡,我重千斤。」結果,四個人抬她都很吃力,區區十多米,一個個卻累得氣喘吁吁。這些人怎麼也不明白,一個只有80來斤的人,怎麼會這麼重?

為了同修的安全,另一位學員也跟上車去。到了醫院,醫生輸了兩瓶葡萄糖液。在輸液的過程中,大法學員又向同一病房的人們講真相。病房的人說:「我們家中也經常收到法輪功的傳單,我們那裏也有煉法輪功的人,你們都是好人。我們相信,好人畢竟是好人,好人會有好報,壞人定遭惡報。」

三、戳穿「自焚」假相,校園處處「法輪功」

從醫院回來後,鎮不法官員就反覆放了三天「自焚」錄像,強迫大法學員看。大法學員正好利用這個機會。每放到關鍵鏡頭,學員就將其內容暫停。然後就講其中的虛假漏洞之處。從片子的長短鏡頭到警察手中的滅火器,從劉春玲關被重物擊打後彈起來的塊狀物到劉思影喉管做了切開手術卻可以馬上說話唱歌;從真假王進東的錯誤盤腿及結印到燒不壞的裝汽油的雪碧瓶……,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這個「自焚」事件完全是中國江澤民政府自導自演的一齣栽贓誣害法輪功的醜劇。

本來是人們都很討厭的「焦點謊談」,現在加上大法學員的講解,看錄像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有學校的門衛、老師,有當地的農民,還有一些小學生。就連五個看守也看得入神,聽得有味。看守對大法學員態度沒有開始那麼兇了。學員向當地老百姓說真相,看守也不怎麼管了。開學了,家長領著小孩來報名,大法學員就向家長、學生講真相。一週之後,這周圍的人們都在談論著大法好。小學生放學時,一邊走一邊喊:「法輪功,法輪功。」說來也奇,就連學校林中的三隻漂亮的小鳥,也成天地叫著「法輪功,法輪功」。據當地農民說:「到現在那三隻鳥還在那裏整天地叫著『法輪功』。」人們議論說:「連鳥都說人話了,這世道可能要變了。」

四、邀功請賞心太急,無奈造假騙戰功

兩個月後,市區領導來檢查工作,還叫了電視台,公安幹警也來了,旌陽區610辦公室的頭目也來了。他們首先講了一陣胡編亂造的話,就要給大法學員錄像,準備向上邀功,聽說還要請省上來看他們的「轉化」功績。大法學員說:「給我們錄像也可以,但我們大法學員只能說真話。」公安說:「你們師父在外國享福,你們還在這裏弘法,值得嗎?」大法學員說:「師父比我們辛苦不知多少倍,因為佛法無邊,他正在國外度人。說師父享福是中國江澤民政府造的謠。」公安瞠目結舌。大法學員接著說:「一師一法一億徒,一生一世一部書,一關一難一層天,一信一念一歸途。」公安吃驚地問:「你們師父有一億徒?」學員說:「從前是一億,現在說不定不止這個數了,現在法輪功在全世界五十多個國家流傳,修煉的人更多。大法學員堅信大法,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公安接著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間未到」,記者見了這情景,怎麼也不敢錄這個像了。

這時,劉興德、龔良輝這些不法官員急了眼,向區上的公安請求道:「我們拿這些人沒有辦法,請你把他們關進監獄,看他們還怎麼說。」公安說:「這些煉法輪功的,我見得多了。要說,說不過他們;要打,他們個個都不怕死;要關,德陽監獄已經裝不下了。真是沒有辦法對付他們。我現在都覺得自己成了工具了。唉,太累了……。」市區領導及610辦公室人員乘興而來,敗興而走,甚麼都沒有撈著。他們這才知道下面的彙報是假的,「轉化」錄像沒有錄成。但是由於市裏的官員邀功心切,已經提前向省上的610辦公室請功報喜,卻弄巧成拙,省裏要看「轉化」錄像,這下可急壞了市區官員和610辦公室人員。為了向省上交差,只好學著中央電視台的樣造個假錄像。於是,他們慌慌張張從孟家鎮光輝村找來一個在1999年7月20日以前跟著煉過幾天功,720迫害以後就嚇得沒有煉的叫陳紀秀的人,對她進行欺騙、恐嚇,強迫她配合電視台錄像,於是陳就只好違心地按照他們的旨意講了話錄了像,這個錄像還在市區電視台播出過,這就是他們在電視裏播放的所謂「許多煉法輪功的人都被教育轉化」的內幕,也是他們向省610辦公室邀功請賞的戰果和功績。真可謂「掩耳盜鈴,瞞天過海」。

五、世人沉醒善待學員,「轉化」失敗可恥收場

光輝小學快開學了,學校的人很多,鎮上的官員見法輪功學員不斷向周圍的人講清真相,怕影響擴大,以後洗腦更不好做,他們又決定把這些法輪功學員轉移到孟家軸承廠,繼續關押。他們要學員的家屬拿錢來取人,這些學員家屬也是明白真相的人,他們拒絕了政府不法官員的無理要求:「人是你們抓的,為甚麼要叫我們給錢取人?!」

在軸承廠,大法學員就向廠裏的老闆、家屬職工、門衛講大法真相,聽了大法學員的講述,人們都說:「現在的XX黨真無聊,放著壞人不去抓,反而把這些好人關起來。」通過與學員的接觸,廠裏的人看到,這些法輪功學員品行端正,落落大方,沒有壞習慣,性格開朗,而且對人非常誠懇和善良。當他們發現法輪功學員飯菜很少時,他們心裏都非常難過,就主動送一些飯菜給這些學員,有一天還給學員們炒了很多肉菜,煮了一些乾飯叫學員們吃(那一天恰好是兩個學員的生日),而且還叫學員們要吃飽吃好,保住身體才有機會給更多的人講真相,並對他們說:「中國人都急需知道真相,人不應該被欺騙。」有時,廠裏的人還主動幫助大法學員收藏真相資料,支持學員學法、煉功。大家都覺得與大法學員相見相遇是一種緣份,也是一種福份。

政府不法官員用盡一切辦法,也沒有達到其目的,只好無可奈何地對大法學員說:「罰款,你們不繳,寫保證,你們不幹。那麼,這樣好了,只要你們說個『不煉了』,就放你們回家。」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些大法學員誰也不說那三個字。不說,就不放。不放,大法學員就在這兒繼續學法、煉功。

過了幾天,劉興德又來找這些大法學員說:「既然你們不願說『不煉了』這三個字,那總該把這三個月的伙食費交了吧?」大法學員說:「是你們強迫抓我們來的,不是我們自己來的,為甚麼要交伙食費呢?如果你們繼續關我們,我們就住在這裏集體學法煉功。」鎮上官員實在沒有辦法,到四月二十四日,全都無條件釋放回家。長達三個多月的洗腦班,終於在失敗和可恥中收場。大法學員堂堂正正地走了出來,同時使許多有緣人知道了真相,救度了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