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同在──致高牆內的同修(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7日】

同修:

你們好!以下內容都來自新經文,與你們的修煉直接有關,請注意收聽。

《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有以下的問答:

「  問:逼著洗腦後的法輪功學員仍想修煉,他說師父今天不管他了。師父你還管他嗎?
  
  師:是他自己覺得對不住師父、對不住大法的心又成了新的執著才這樣想的,這樣了還在用人的思想在想、還不清醒才這樣說的。這件事情沒有結束,沒有結束前你做得好與不好那不就是修煉過程中的事情嗎?是啊!大家知道,過去修道是很難,一個人在考驗中只要動一念不行,他就永遠失去了修道的機緣,那是一定的。舊勢力以為我也那麼認為的。行了,這下逼他寫了甚麼書,你李洪志也不能要他了,因為他背叛了你,你那麼苦心救度他,他卻背叛了你,你一定也不能要了,不能要怎麼辦?消滅掉。

  舊勢力就這樣想的,它們也是那樣安排的。可是我沒有這樣做,我就是要度成他。他今天沒做好,你舊勢力不是還在迫害嗎?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們做好!(鼓掌)實踐證明,不是大法弟子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做得越來越好了嗎?越來越堅定了嗎?!(鼓掌)你最後真的能堅定下來,你以前做的那一切那只能是修煉過程中的表現了。實際就是那樣。師父是最大慈悲對待這件事了。(鼓掌)

  但是有些人確實不爭氣,其實都是那個心造成的。大家也在明慧網上國內反饋來的消息看到,有的人做得堂堂正正,甚麼都不怕,他就沒被迫害到;送到勞教所,另外空間的邪惡受不了,也得放出來。有的人就是怕這怕那,人心就是多,被迫害得就厲害,被迫害得快不行了還在人的執著中出不來,護法神著急沒辦法。那些帶著怕心走的,我叫不叫你圓滿呢?其實都是人心的表現。當然現在在這兒說起來容易,在那種邪惡的形勢下是不容易。那是人走向神的路,所以才苦啊!」

「  問:為甚麼舊勢力敢害死大法弟子?

  師:這有兩種情況。一是過去舊勢力覺得大法弟子中出現一種思想,一旦修了大法了就上了保險了甚麼都不怕,也不會死了,也不會得病了,也不會這個也不會那個了,而且都是有福份的。可是呢,這個心一起來就麻煩。舊勢力它們就要幹它們要幹的,不自覺承認了它們的安排它們就會有藉口管你,就會給你造出各種危險。當然大法弟子不會像常人一樣死掉,就是先走的,等待他的也都是最美好的,這是肯定的。(鼓掌)所以在這個期間呢,它們弄兩個先走。當然死亡中也有它們早在前生中就安排的。它們的目的是甚麼呢?叫你們看到學了大法也不保險、你也得做好,做不好也不行。它們就搞這個東西,就是它們把個人修煉看得重於證實法。而且呢,在當前正法這個急需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時候它們搞這些,它不是破壞嗎?一個大法弟子在世可以救度多少生命啊!這不就是幹壞事嗎?

  舊勢力時不時地就會有對學員的干擾,可是救度眾生這件事情多主要啊!非得搞這些干擾。不承認它!因為它們誰也不配參與,我要的是眾生都不來干擾,都在那兒等著,一路正下去,最不好的生命、再壞的生命、在歷史上犯了再大錯的生命都可以在原地圓滿,這不好嗎?!(鼓掌)當然不是無原則的,大法弟子欠下的一切東西我會使其轉化為善報眾生的,都要給最好的補償的,他做不到師父幫他做。宇宙不行了是因為眾生都不行了,一切眾生我都幫做了,我幫你做也幫他做,不就都善解了嗎?(鼓掌)一切生命都不行了,都不乾淨了,我都幫你們做,這不就公平了嗎?是不是這個道理?可是它們非要這樣幹。當然了即使這樣,正法中被波及到的生命必然會有所為,從而出現麻煩、干擾,那是自然的,從中也必然會給我在正法中製造一些苦難、麻煩出來,這也是自然的,這個我是能接受也承認;可是系統地搞出這些東西來,嚴重地干擾了正法,是我不能承認的。就是這樣的關係。

  從另一方面講,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幹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幹的嗎?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寫你就寫,叫你怎麼樣你就怎麼樣,抓你判你你就無可奈何地默認。當然,是心裏有執著放不下造成的,可是越放不下被迫害得越厲害,因為操控破壞大法學員的邪惡生命看得見你的執著和執著甚麼。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甚麼都不怕,邪惡也害怕,可是那是因為他們修得好才放下的。」

「  問:大法弟子在監獄寧願放棄生命而不放棄大法,自殺違反大法嗎?
  
  師:自殺是不對的。你真的非常堅強,你能夠堅定得死都不怕你自殺幹啥?是要看你堅定的那一面,但是自殺那怎麼給你算呢?當然了,作為大法弟子我會全面地衡量,不能只看一件事,要從歷史上看。可是呢,即使不會因此而怎麼樣,那不是污點嗎?因為師父在法中都講了自殺是有罪的,你怎麼不按著法的要求做呀?!還不是一般的悟性問題,是不是哪?我說了,在那個邪惡環境下壓力是很大,但是反過來講,你們是幹啥來了?你們是在承受常人的魔難來了嗎?等待你們的又是甚麼呢?」

「  問:菏澤大法弟子被抓被打的很多,在菏澤被抓的都不轉化,就送濟南勞教。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嗎?
  
  師:我也不承認甚麼轉化不轉化的,你看他心裏呀。我還這樣想,你們知道嗎?那個舊勢力它為了讓他轉化,給他造成很嚴重的心理上的迫害。它知道這個我是不承認的,採取甚麼辦法呢?它把他有正念的一邊兒,就是修好的那邊隔開,不讓他的思想接觸上,然後問他人的表面;而人的表面人的東西與後天的意識太多了,修好的一面又不起作用。在這種情況下你迫害他,你叫他寫了甚麼我都不承認的。舊勢力知道我不承認,它為甚麼還這麼幹呢?它能夠起到一種作用,就是想破壞學員的意志。做錯的學員就會想,唉呀!我寫了這個了,我完了,師父不能管我了,我對不起大法了,從此就變得消沉起來了。這是它們的手段,我是不承認的。跌倒不要緊,不要緊的!趕快爬起來!」

「  問:師尊剛才講,那些在迫害中神智不清時寫下保證書的人還有機會,可我怎麼也不能原諒那些在中國大陸的、背叛師父的人,他們不是因為承受不了迫害而做了不該做的事,而是站在邪惡一邊加重迫害。
  
  師:是,走到那一步是難說了。我講了,一切人都要度,可是你罪犯到那兒了,就由法來衡量,那也就沒有辦法。慈悲和威嚴同在是為了保護法的。但是有些是舊勢力安排進來專這麼幹的,很複雜。99年7.20之前表現也挺積極,到迫害那天它就比誰都幹得都歡,就是給學員造成這樣一種複雜的局面。」

師父在元宵節解法中還回答了這樣一個問題:

「  問:當不好的能量過來時,我能知道,我試圖通過發正念擋住邪惡的力量,但我變得昏昏欲睡,出現病的狀態。我如何阻止壞的能量?

  師:你太怕那個壞的能量了。來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氣為已用。我跟大家講啊,我沒有傳法之前,沒有那些高層的因素來之前也沒有舊的勢力,那時對於冷我有另外的辦法。我就這樣想: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眾笑,鼓掌)說你叫我熱,反過來我叫你熱,我把你熱得受不了。我就是說的這個意思啊,你們不一定做得到,但是呢,你是正念對待它,你不是怕它。我只說一說,可不能亂來哎。也有些新學員,真有誰能給你發過來一些不好的東西你也不要怕,你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哪。也許你是在歷史上欠它的,那就把它還了。可是你是修煉的人,你的心放得下,師父一定會管你的,它雖然弄進來了,回頭用不了多長時間師父就會把它給你變成好東西。(鼓掌)因為你是修煉的人,師父會管你的。但是你執著,心又起來了,這回我不怕了,我有師父管,來吧。(眾笑)那麼你這種完全依賴心又是執著,師父看了有了這個心又不管你,等你放下這個心了再說。就說這個意思呀,修煉修煉,就是人的一顆心,是不是?不能夠把握不好自己。正念對待一切,甚麼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甚麼!

  勞教所被迫害很嚴重的學員,很多還是因為有怕心造成的。說起來是輕鬆,在那種邪惡的情況下、壓力下是不一樣的,可是不管怎麼樣,你是走向神的人,你應該怎麼做?!當然啦,死亡的也有歷史上舊勢力安排的,比如當時在上一世時舊勢力講,將來傳大法時你要想得大法你必須得這樣走,否則的話就不讓你進來,學員當時一定同意的,他同意到時被打死。當然我講的是一個例子,它們在歷史上確實鑽了許許多多這樣的空子,做許多安排。

  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歷史太漫長了。大家看到勞教所有的惡警迫害死我們多少大法弟子,如果這件事情不是發生在正法時期,迫害的是常人,那麼這個惡警死後又轉生了,趕上這個時期得法當了大法弟子,那麼那個時候被打死的人不讓他還命嗎?假如那個生命說我甚麼好處都不要,我就要他償我的命,這就真不好辦。我告訴大家,師父甚麼都能給善解了,學員欠他甚麼,我都幫助學員給他最好的。學員沒有,我這個師父給,我讓你得福報。因為你的死,因此而得到上天的福報,這不是轉化成了一件更好的好事嗎?可是呢,那個生命仇恨太大,他就不放,你給我上天?你給我成神我也不當,我就要報仇。那個事就難辦了。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哪!怎麼辦你們說說。學員中歷史上欠下命的也不少呀,師父都幫你們善解啦。

  可是不管咋樣,真的先走了,等待你的都是圓滿!(鼓掌)這是站在這樣一個角度講。講是這麼講,只要你們走得正,其實我都能善解了。我一定能使那個極端的心變好,我就能使他不再要他的命,因為我用法解開他的心結,我甚麼都做得到;你們一有了執著放不下,就解不開,師父就不好辦。」

  2003年4月20日《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有以下這個問答:

「  問:大陸被判刑被勞改的學員,邪惡不許他們學法煉功,也就是沒有修煉條件。他們如何圓滿?

  師:我也經常看到這樣的學員,你不叫我煉我就煉,你不叫我學我就學,我就不聽你邪惡的,你不就是拿生死來威脅我嗎?當然師父在這裏講出來呢,是對你們修煉人講,但是師父也是不願意講,常人聽了理解不了。我告訴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時候你甚麼都能做得到!(鼓掌)

  在神的眼裏,舊勢力的安排也是這樣,你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你到底要哪個?!真能放得下的時候,情況就是不一樣。被迫害嚴重的地區,被破壞得嚴重的地方,那裏的學員真的應該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有的學員說,迫害持續這麼長時間了,那些個原來表現不錯的都不行了,我看不是這樣。真金越來越顯出來了,是不是這樣?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甚麼執著都不存在了,它還存在越來越不行嗎?還存在讓你轉化嗎?還存在讓你這樣那樣嗎?如果那勞教所幾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這樣,我看那勞教所它敢擱你們嗎?!話是這樣說,不在那個環境中說起來好像容易,所以師父在這裏講法就不願意講那兒的事。那裏是很難,但是不管怎麼難,你們想到你們的未來是甚麼嗎?你想到將來的果位是需要偉大的威德為基礎嗎?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證實過法的神、佛正果嗎?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嗎?!真的金剛不動地無執無漏了嗎?!真是這樣,你們再看看那環境是甚麼樣?

  明慧網登一篇文章,有個學員一路講著大法真象、喊著「大法好」,不管帶到哪兒,惡警說甚麼我都不聽,你打我罵我再狠,我也就是這樣。那個勞教所嚇得趕快退回去:我們不要。因為它們想:我轉化不了她,還影響一大片,(眾笑)它們還拿不到獎金。(鼓掌)沒有辦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兒留啊?沒有辦法,送回家去了。

  看上去表面好像是人的表現,實質上不是。是修煉到那一份上了,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了──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而且目前邪惡數量相當少了,越消滅它們就越少。」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