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四年來遭受的迫害控告人間首惡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6日】為了世界上善良的人們不受謊言的矇蔽,讓世上的邪惡得到應有的懲罰,為此作為法輪功學員的我,要控告人間首惡江澤民。

從99年7.20以來我曾被非法關押進收容所,拘留所,看守所,也到過馬三家教養院;又曾被非法抄家和數不勝數的單位上下級(總局、分局,省會到地方)的干預及地方政府、公安、街道的騷擾;又被送進了洗腦班和被迫搬出家門租房居住。下面就談一下具體情況:

99年7月20日因去北京證實大法,40天後被警察半夜抓捕送進了北京派出所,之後進了收容所。收容所裏的飯菜骯髒得無法入口,住處和廁所髒得令人作嘔。在此熬了十幾天,學員們的洪法和堅修大法的行為感動了一個女隊長也因此得了法。在被移送回當地的途中又被押進了錦州看守所,幾天後等來了我們的輔導站長,被一併送到了當地市公安局,之後又被監禁在此地看守所。後因堅定信仰而和輔導站長一塊被升級送進了丹東市看守所。

在丹東看守所期間,有一女同修從北京被抓回來。當被送進看守所時,因她面帶笑容而進,激怒了所長,便說「你是個龍得盤著,是個虎得臥著」,就給她戴上了重腳鐐子,在監獄的走廊裏來回游監。之後就被圈到小號裏,四肢用架固定著,一動不能動,專人看守著;吃喝拉撒睡都不能自理,並且三五成群的惡警們挑釁地說「這回你們還能上北京嗎?」一個星期後送到關我的牢房裏。在好長一段時間裏她被腳鐐子勒得雙腳脖的大口子還直淌血,我見此景心疼得流淚不止。

我在此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又拉回當地,因拒不寫「保證書」,又被拘留了半月。我回家聽說輔導站長在丹東看守所被皮鞭打,被電棍電得昏死過去,後又被送進馬三家教養院,多次受到嚴刑拷打,折磨得死去活來。

2001年9月17日是因向單位領導講真相,並送他們真相資料,被公安騙到了公安局。當時就押進了看守所,一關就是三個多月。因不寫保證書又被送進了洗腦班,兩三個人住一起,封閉式管理,不讓親友見面,後被親友保了出來。

2002年2月19日這是第三次被非法抓捕,因做真相資料被惡人跟蹤而又一次進了看守所。進去之後,惡警就強迫我們做手工勞動,因年歲大,一天下來眼花繚亂,腰酸腿疼。因為煉功我曾被雙手扣在窗上,不讓吃飯。一天晚上我又見著我們的輔導站長了,方知又有七八個學員被抓來。警車來時因故急剎車,幾個學員摔倒。輔導站長的腰、小腹、胳膊痛得夜不能眠,不能翻身,惡警也不顧她幾頓沒吃飯,一天要提審她三次。第三次提審是從晚上一直到半夜12點才回到牢房,我倆蓋在一個被子裏,看著她疼痛難忍的樣子,我同樣一夜未眠,心裏難過的淚流滿面。這天的白天我們能清晰地聽到樓上輔導站長的丈夫(大法弟子)被打的聲音。

我見這些大法弟子又被抓了進來,心情很沉重,覺得邪惡越來越瘋狂,於是我們幾個同修商定了全體絕食,以此向邪惡抗議迫害。在一口飯沒吃,一滴水未進的十幾天裏,已經熬得沒有力氣了,幾乎都站不起來了,可是惡警強行把我們5個人拖到了警車上,送到了馬三家。經體檢我和另外一個大法弟子腎臟等多處器官嚴重衰竭,馬三家不敢留下,需馬上拉回去。可是送我們的惡警們卻千方百計想走後門把我們留下,她們想空車上瀋陽去玩玩。一計未成又生一計,想把我倆暫留此地,等她們去瀋陽玩完了再回來拉我們。可是她們的設想都未能如願,就氣急敗壞地怨天怨地,在回來的途中還說三道四「倒霉了,人家都送上去了,咱們這車又拉回來啦……」。她們拿人命當兒戲。就這樣早晨6點鐘走,晚上8點多鐘又回到了當地,送進了拘留所住了一宿。惡警看我們奄奄一息,怕我們死了擔責任,就送來了糖水,又幾分鐘走過來看一次,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我倆抬出來,讓家屬接回家,這時已是絕食抗議的第十三天。

這四年中我被非法關押200多天,在節日家人團聚的日子裏我曾在監獄裏度過了兩個中秋節,兩個國慶節,一個元宵節。放回家的日子也並不好過。我是上了黑名單的,受到嚴密的監視,電話被監控,每逢節日裏居委會要到家裏填表登記不准外出。平日裏派出所、居委會、單位三天兩頭來干預,如發現不在家,就撒下天羅地網到處找,長途電話經常打,短途電話也少不了。電視裏一播放誣陷法輪功的謠言就來電話布置任務。就因為這樣我的兒子、兒媳都為我擔心,也影響了工作。我看著他們的難處加之邪惡之徒的騷擾被迫離開了家租房居住,可是邪惡之徒仍然到處查找我。

因忍飢挨餓,我的身體狀況很不好,在外面住了100多天,兒子找到我把我接回家。單位、派出所緊跟上來,在所謂的十六大和兩會召開之前在家裏一時不得安寧。有一天警車連續來我家樓下兩次,當時我迅速躲開,惡警沒有抓到我,就此又流離在外半個多月。

在失去自由被非法監禁的日子裏我失去了八十八歲的老父親,他在病危之時也沒能得到獨生女兒的我在身邊伺候一時,也沒看望一眼,直到最後也沒能見面而永遠離開了人世。

在江澤民的「經濟上搞垮,政治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密令下,我被開除了黨籍,斷了工資,生活受到威脅。本來因修大法由多病的身體變得非常健康,而今身體始終沒有恢復正常。我處那些被非法抓捕的學員,都不同程度上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現在身體很壞。

江澤民喪心病狂地迫害法輪功,現已有數百人被虐待致死,數百上千人被強行送入精神病院,數十萬人被投進監獄。江澤民的欺世謊言毒害了全世界多少善良的人們?!善惡必報乃是天理,它血債累累,犯下了滔天罪行,它的惡報之時已到,我們一定要把它推上正義的審判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