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4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0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想把好人往哪裏轉化

2001年2月26日,邪惡之徒把我騙到敬老院的洗腦班。那裏非法關押著大法學員共46人。不法之徒不讓我們和任何人說話,把我們當犯人看著。我就又跟那裏的人講清真相,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怎麼好。我跟他們講:「想把好人往哪裏轉化啊,而今,是老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俗話說:滴水之恩將湧泉相報呢,更何況師父為我們付出那麼多,給予我們這麼多,給了我們全新而健康的身體,還教我們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標準做個真正的好人,使我們道德變得越來越高尚。你們說,想把我們這些個好人往哪裏轉化吧。」一屋子人聽完後都落淚了。我又說:「我們大法弟子被江××一夥迫害死了多少人,你們知道嗎?這一場邪惡的迫害都是江××一人造成的,誰跟隨江走,誰就是它的陪葬品。」後來,洗腦班解散了,我們回家了。

師父無時無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

在拘留所我在想怎麼走出去,早晨我說我要去廁所,警察把鐵籠子鎖打開了,我和同修上完廁所,我說我冷在暖氣邊烤一烤,同修又進鐵籠裏坐下,我沒進去,就在那站著。那警察又睡著了,我還在找機會和同修出去,她在籠子裏說,走吧,我看她一眼沒吱聲,甚麼也沒想邁腿就出了這房間。過一走廊,我也沒看徑直走向大門,到門前一看門沒插嚴,稍微動一下鐵栓就推開了門,有一些聲響,我沒太在意,只想走出去。就這樣,我堂堂正正走出來了。

到了一個地方,我由於身上沒有多點錢想去打個傳呼,告訴同修出來接我,可傳了兩遍沒回聲,我想怎麼辦。突然想起家人有傳呼,我想傳一下吧,接通了,家人的話讓我驚得不知說甚麼,眼淚差點沒流出來──家人說,我正在去你處的路上。 我深深體悟到師父的慈悲,師父無時無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安排著我們的一切。家人說咱家一親戚今天從外回來讓我到這來接,碰巧你打傳呼傳我,我說這真不是碰巧啊,是師父的精心安排啊!咱的親人哪有這麼巧,非得今天回,而且讓你來接啊!這是師父讓你來接我啊。

師父的呵護

老王(化名)原是輔導站站長,自720後本地公安局政保科及610的邪惡之徒經常來騷擾他。為了向世人講真相,他購置了電腦及打印機,在家裏製作真相資料。儘管邪惡之徒的干擾很厲害,但在師父的呵護下一直沒出事。

今年7月份邪惡勢力又開始新一輪的迫害,他預感到不安全,決定印完這批資料後將電腦和打印機轉移。這天晚上,印完資料已9點多鐘,他和妻子正準備搬電腦,正在這時,「610」的一個主任領著警察來了,由於毫無準備,房間裏擺著兩大箱真相資料,他們剛將資料收拾好,警察已經進屋了。為首的「610」的主任拿著搜查令,囂張地說:「只要從你房間裏抄出一本書或一張法輪功資料,我馬上拘捕你。」這對弟子夫婦心裏很緊張,但表現得很平靜。老王說:「你們坐一會,我去趟衛生間。」於是他的妻子穩住那些公安,老王去內屋,電風扇正吹著電腦呼呼響,電源插座還露在外面,老王忙把東西收好。兩人同時在心中發正念,請老師幫助弟子抵制邪惡,清除另外空間破壞大法的生命,保護大法弟子省吃儉用、辛辛苦苦打印出來的真相資料及大法書籍。結果老王聯繫學員的手機就在他們眼皮底下他們也沒看見,翻了半天硬是沒翻到一本大法書籍和一張真相資料,折騰了近兩個小時,一無所獲,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師父真的在無微不至地呵護著弟子們啊!

一位長春大法弟子的故事

1) 辰光(化名)是長春弟子,98年得法,職業是農民。他是最早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中的一個。99年7.20來北京上訪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家。開始時,他在北京的街頭流浪,吃了很多苦,雖然不明確該做些甚麼,但他想:「如果師父回來,總得有人保護他呀!我願用自己的身軀擋住射向師父的槍箭。」那年他剛剛20歲,個子不高,看上去挺瘦小的。

後來到北京的弟子逐漸多了,他就開始組織各地的大法弟子交流,談對護法的認識,明確應該去上訪或去天安門正法。交流時聽他講話,語氣平靜而堅定,言語中的能量和慈悲的力量使聽者落淚,心中升起護法的堅定正念。

2) 99年10月我們去天安門證實法,被非法關押。在從北京市公安局(七處)轉往分局看守所的警車上,我又遇到了辰光。他告訴我,當時他的手機被監聽了,公安一直找他。他回到家鄉後被抓,送到看守所時,他的母親和妻子已經都在裏面了。長春公安對他拳打腳踢,用腳踩他的臉,他都沒有還手。預審說:「你使幾千人走上了天安門。」詳細地問他在北京的每一天都做了些甚麼,見過甚麼人。那也是一種痛苦的折磨。惡人把他當作「第二梯隊」的大人物,非常重視,用專機把他從長春送到北京,他下飛機時,看到機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公安,像迎接國家元首一樣。在七處的號裏,閒下來時他就想《轉法輪》的內容。他說:「我後悔在外面時應該再多做些工作。」看著他年輕的面孔,和經歷了諸多痛苦魔難後依舊平靜祥和的神情,我再一次被他的慈悲和對法的堅定感動,他心裏沒有自我,只有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