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4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8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明白真相的警察:「你委託我的事一定辦到」

某市兩個大法弟子出去貼真相材料,被蹲坑的兩個警察抓住帶到派出所,當時屋裏還有一個警察。大法弟子鄭大姐(化名)看一看這三個警察,乘其他兩個人不備,迅速地把一包真相材料放到原先在屋的這個警察桌子底下,警察瞅瞅她沒吱聲。另兩個警察開始審問大法弟子陳大姐(化名),問材料是哪來的,陳有怕心,被逼得無奈,就對警察說:「材料是鄭大姐給我的。」警察又問鄭材料是哪裏來的,鄭大姐樂呵呵地說:「材料是我自己做的。」兩個警察沒審問出甚麼結果,就出去了。

鄭大姐乘機從桌子底下拿出材料對屋裏這個警察說:「我看這三個人就你面善,委託你把這些材料帶出去吧,這是我們法輪功學員省吃儉用攢的錢做的,我們就是想讓人們了解事實真相。委託你給我愛人掛個電話,讓他把家裏的材料轉移走。」

鄭大姐的正義之舉深深地感動了這位警察,他很誠懇地說:「和法輪功學員打交道兩年多了,我知道你們都是真正的好人。法輪功的真相材料我們也看了很多,也明白法輪功究竟是怎麼回事,沒收的《轉法輪》我也看了一遍。你委託我的事一定辦到。」鄭大姐流出了眼淚,心想又一個生命有救了。鄭大姐和陳大姐被帶走了,此警察馬上給鄭的家裏掛了電話,鄭的愛人迅速地把家裏的材料轉移走了。可他一直不知道打電話的人是誰。

正念使刻錄光碟出現奇蹟

真相光碟直觀、說明力度強,我準備製作一些光盤去發放。通過一位同修寄來了一張真相光盤,在讀盤時,發現光盤有些劃傷,「天安門自焚疑案」這一個文件不能拷貝到硬盤,一拷貝該文件,計算機就因讀不出數據而死機。我先後換了五台不同機器上的光驅都讀不出來,用光盤對光盤直接拷貝也提示出現錯誤不能繼續刻錄而自動退出,多次刻錄那個文件都未刻上。

由於邪惡勢力的破壞,對我來說,要再得到一張自焚真相源盤已很困難。如果源盤不能用於複製,這不是讓我在做這件事時半途而廢嗎?遇事向內找,我覺得在做這件事的過程中,心態都很正,一定是邪惡的舊勢力在干擾,於是發正念,清除干擾和破壞這件事的一切邪惡。

我又刻錄了一張光盤,仍然提示出現錯誤不能繼續刻錄而自動退出,並且後來證實源盤上的這個文件已被損壞得再也不能用了,可是,我卻驚奇地發現剛才刻的那張盤,竟然把那個文件刻錄上了,而且拷貝自如,能自動運行和退出影碟機,有些畫面和功能在源盤上都從未見過,比源盤質量還好。這真是發正念創造的奇蹟,我用這唯一的一張盤複製了許多光碟用於講清真相。

同事:「法輪功肯定是好的」

一年多前,為了抵制邪惡的洗腦班,我被迫流離失所。遠隔千里,單身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錢帶得不多,為了生存,儘管每一個招聘會都去參加,但一個多月了也沒找到工作。這段時間,各種壓力加在一起,磨掉了我許許多多的執著心。

為甚麼一個月還找不到工作呢?我向內心深處找,我才發現是我基點站錯了,我一直想儘快找到工作,安定下來後,再開始弘法講清真相,而不是把弘法講清真相放在第一位。悟到這一點後,通過家鄉同修與本地的同修聯繫上,開始做講清真相的工作,幾乎同時,常人中的工作也找到了。接著,和本地的同修一起,建立從明慧網的資料傳送途徑,製作真相資料,散發傳單,學法交流,溶入了轟轟烈烈的正法洪流之中。

在單位裏上班,我工作認真負責,業績突出,大家對我的評價都很高。領導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後,對我說:「修煉是你的個人信仰問題,我知道怎麼對待,你要注意安全呀。」一位同事說,「以前只知道電視上報導法輪功不好,就憑你的人品,又有文化,工作表現又好,你都修煉法輪功,那法輪功肯定是好的,我也要煉法輪功,甚麼時間開始教我煉。」

正念除惡充份考慮近距離的方便

中國大陸按「省」「市」「縣」「鎮」「鄉」「村」等被分割成很多塊,每一個塊中又按「區」「路」「街」等劃分為更細小的塊。每個塊中都設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專職部門。從中央到地方,一級一級的層層地布下了邪惡,在人間形成一個邪惡勢力網,這不但加重了迫害,也加大了突破它的難度。大法弟子們分布在各個塊中,每個塊中大法洪揚的情況不同、眾生對大法的認識程度不同、弟子們修煉情況不同、邪惡程度不同……

我悟到,環境是我們自己開創的,一般情況下,大法弟子所在地應該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所在城市的公安局、司法、省委、市委、公安廳、勞教及監獄管理處等都位於市中心,相距很近。我悟到那裏是邪惡聚集地,對本地區大法弟子的迫害發源於那兒。另外,還有關押大法弟子的勞教所。明慧編輯部「關於發正念」中也曾說:「發正念的地點選擇在邪惡聚集地的鄰近有特殊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