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36)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2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正念闖進勞教所送師父新經文

一次,我在發正念清除邪惡時,突然一念想:應該到勞教所去救大法弟子,讓他們用正念闖出來。我發完正念後,直接去了勞教所。路上想:只有我一個人好像很孤單。後又一想:不對,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不是我一個人來了,還有師父和另外空間的佛道神、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因為我做的是一件最正的事。

看到勞教所的樓,我心裏告訴裏面的大法弟子們,到你們該闖出來的時候了,邪惡的鐵門關不住你們,因為你們是神。我走到大鐵門前,門關著,正在這時,我回頭一看來了一個人是工作人員,他告訴室內的勞教人員開門,他進去了。我想:機會來了。開始有點怕,猶豫一下,進不進?馬上出一念:闖進去。剛走進鐵門的工作人員往我這邊一看時,我當時一念:看不見我。然後我跑了幾步,到了教育隊樓內。這時,我把心調整好,開始上樓。一邊上樓一邊想:我進來了怎麼出去?又一想:既然師父讓我來的,一定能行。可上樓時還是渾身有點發抖,心裏怕被抓被打。後又一想:這麼想根本不對呀,這不是在求嗎?在承認邪惡勢力的迫害嗎?把這不好的一念清除後,我又出一念「闖上去」。渾身不抖了,心裏也不怕了。闖上半層樓梯,又繼續上時眼前又有一鐵門,心想:這層鐵門怎麼闖?到了鐵門前往裏一看,我丈夫正蹲在地上修電線。我把他叫過來,把事先準備好的師父的經文交給了丈夫,並告訴他要發正念,說了幾遍後我下樓了。走到窗戶那兒,那兩人問我:「怎麼進來的?」「不知道。」「還不快出去。」隨後,我走出了勞教所的大門。

繼續往前走

一天晚上,我到一個村裏撒真相傳單。撒完後我騎著車子往外走,準備到另一個村子去發。快到村辦公室的時候,聽見一個人說:「撒傳單的、撒傳單的。」我抬頭一看,一個幹部模樣的人手裏拿著幾份傳單。我心中默念正法口訣,沒有理他,繼續往前走,他在我後邊大聲喊:「截住他!截住他!」我往右邊一看,從大隊辦公室裏出來六、七個人,我絲毫不動心,心裏發著正念,這幾個人眼睜睜目視我離去。我想到他們既然看到了傳單,我便連發正念不准他們拾傳單,妨礙他人看到真相,要讓有緣人看到傳單並廣泛傳看。

正念的作用

一天晚上我從同修家出來,往大街一拐的時候,看見東北角松樹下站著一個人,我知道是監視的。我邊走邊發正念,我剛拐上公路後下了車,一抬頭看見有人騎自行車追上來了。我想我不能在這裏消極承受,我又騎車走,他隨後追來。我倆並行,我心中默念正法口訣。天氣很冷,我穿的衣服有帽子,他探頭想看清我的模樣。我發正念:「讓你看不清。」我繼續走,心裏發著正念。他問我:「伙計,你哪裏的?」連問兩遍,我一言不發,我發正念:「定」,他還跟著我,我又發正念:「讓你跟不上。」同時,我騎的越來越快,他離我也越來越遠。前面是一個交通崗,恰好是紅燈,一輛集裝箱車停在那兒,我故意從車左面走然後向右拐(實際我應該直接右拐彎),拐過交通崗,我回頭一看沒有影了,便知道自己已經成功地甩掉了他。

管教的轉變

一大法弟子在勞教所用慈悲喚醒了管教的善念,管教經常諮詢大法弟子他應該怎麼做。大法弟子告訴他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有一天,該管教喝了點酒,就問大法弟子是不是要度他,大法弟子告訴他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心存正念將來就能得度。他哭著說,XX黨太狠了,並雙膝跪倒在大法弟子床前,泣不成聲。五進宮的勞教人員說,我算服了法輪功了,這麼多年我還從來沒見過警察給人下跪的呢。臨別前夕,管教問大法弟子還有甚麼要叮囑他的,大法弟子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