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正法歷程中的幾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9日】師父在《轉法輪》裏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幾年來,我所走的每一步,所過的每一關,只要我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做,絕對是成功的,否則,就會走彎路。下面將我正法中的幾件小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機智脫離保安監控

2000年3月,我與幾位同修一起進京正法,原打算在大會堂前煉功,可是剛挨著廣場的邊,警察就盯上來了,而且是甩掉一個又來一個,甩掉一個又來一個。就這樣甚麼事都沒做就被綁架上了警車。到接待站後,見到了許多同修,大家在這有限的時間與空間裏抓緊學法、煉功、切磋。交流中一同修說:「我絕不能呆在這裏,必須跑出去,繼續正法。」聽了她的話,我當時怔了一下,心裏琢磨著這話說得對。後來,在二天一夜的滯留期間,師父講的法「就怕你不想過,想過就能過得去」(《轉法輪》)老在我腦子裏閃現。第三天清晨,保安叫大法弟子打掃衛生,他挑來挑去,最後叫了我與另一位同修。先是打掃3─7樓,完了又叫我一個人打掃一樓大廳與庭院,保安一直在旁邊看著。我邊掃邊想,這不是出去的好機會嗎?機會只有一次,絕不能錯過。於是我借上樓洗拖把的機會,穿好外衣,其餘甚麼也不要,趕緊下樓,繼續打掃庭院,並且一邊掃一邊看好外出的路線。這時正好裏邊的服務小姐叫保安進去,機會來了。我掃把一放,趕緊往外走,攔了一輛面的,一下子又到了天安門廣場。這時廣場上人還不多,心想怎麼去城樓下呢?有了,我趕緊買了一些早點,一邊走,一邊吃,就這樣不慌不忙、悠閒自在地穿過馬路,來到天安門城樓下,然後就公開煉功證實大法。

(二)三天就回

2000年12月我再次進京正法,臨走時給家裏留條說:「有事外出,三天就回」。在這次途中,我每時每刻都保持了強大的正念,保持清醒的頭腦,時時事事都不給邪惡任何可鑽的空子。結果真在第三天晚上十一點四十五分闖出了魔窟,而且是警察把我們恭恭敬敬送出來的,下車時,警察還高興地說:「你們自由啦。」

下車後,我到火車站買回程票,可是已經沒有當晚的車子,只好買了第二天下午的票。到了第二天早晨,我想離上車還有七、八個小時,不能讓這寶貴的時間白白流失,不能讓這麼好的機會失去。正好在第一次正法時,忽視了與外地同修配合,一直後悔不已。今天必須利用這時間配合外地同修正法,於是又來到了廣場。開始是根據自己的情況做。後來當我向前瞭望時,突然背後傳來了「法輪大法好」的喊聲,我沒有回頭,沒有思考,脫口而出接著就喊「法輪大法是正法」。喊完後回頭一看,才看清那位女同修正打著橫幅,手已被兩個警察扭住,其中一個警察用一隻手指著我點了幾下。我知道他是甚麼意思,我望了他一下沒理他,他也就沒過來。當我回頭往前走時,一位女便衣警察上來問:你是大法弟子嗎?我是來接同修的。我一看就知道她的騙局。瞟了她一眼,回她一句:我是來辦事的。完了就不再理她,繼續走我的路。這時又上來一個武警,這傢伙更笨。他問「你是煉法輪功的嗎?」我不理他。他又問並且一邊問一邊上來攔我。我見他這麼邪,就嚴厲地反問他:天安門不能來嗎?來到天安門的就是法輪功,天安門廣場這麼多人那都是法輪功啦?說完不再理他。這傢伙還不死心,又指著旁邊的警車,叫他們開過來。警車裏的警察沒理他。又叫警察,警察又不理他,他只好灰溜溜走開了。就這樣,我又一次順利實現自己的願望。

(三)我不要的誰也不能強加給我

2002年2月,在我被非法關押半年多後的一天清晨,號子外突然叫幾個大法弟子出去,我也是其中一個。先是以為回家,號子裏的人都為之高興,這時我立即冷靜下來問,到底是去哪裏,回答是不知道。當弄清是送勞教時,腦子進而立即產生一念:我不去,那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要的誰也不能強加給我。於是我找辦案人與所裏負責人說理洪法。

這些人中,有自覺理虧不敢作聲的,有很邪惡地罵大法的。於是我就與同修高喊:鏟除邪惡,窒息邪惡。當時雖然已經絕食三天了,可是喊起口號來,非常洪亮,震撼了看守所的上空。

警察押著我們出了看守所,利用等人的時間,我們又向押送人員洪法。其中一人說:「這些人可能書讀少了……」我立即正告他們,告之他們大法弟子的情況,又給他們背《論語》,當時把他們震得無話可說。人到齊後準備上車,我又喊口號,震住邪惡。車走了一段時間,來到另一看守所,這裏又有要送勞教的大法弟子。出看守所時,遠遠聽到一同修向一堆人洪法。當時我腦子裏又產生一念:我們是一個整體,必須一起正法,窒息邪惡。於是又在車內對外喊口號,有力地配合了那位大法弟子。

正午時分,已經到了勞教所,這時辦案人員叫我們去簽到,我想決不能聽從邪惡的指使,我不要的誰也不能強加給我,於是我們嚴厲地拒絕了。接著是檢查身體,進鐵門時,也正是勞教人員進餐時,我立即又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威震天地的聲音,打破了勞教所死一般的寂靜。

在從看守所到勞教所的整個過程中,我們又是洪法,又是喊口號,而那些押送人員好像很害怕似的,不敢制止我們。就這樣,我們成了這幕戲的主角。後來通過檢查,說我身體不合格,不收。其實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又一次幫我闖出了魔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