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9日】我是99年3月份得法的。開始修煉後身體有了很大的轉變,病全好了,走路一身輕,心情也變得開朗、祥和,家庭和睦。

就是這麼好的功法,99年7.20卻受到江xx一夥歹徒的殘酷鎮壓。當時我剛得法4個月,一開始這大面積的迫害我有點蒙了。我們煉功點幾十人修煉後都受益非淺,我們都是用自己的時間,早晨煉煉功,晚上在一起學學法,白天照常工作,這影響到誰了?而且煉功後身體好了,給國家省了多少醫藥費,於國於民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我要去上訪,去向國家講清真相。99年9月初,我和其他幾位同修一起踏上了去北京的路。到北京後,信訪局根本就不接待我們,而且只要進去就被抓起來。我們就每天到天安門去,那裏有很多各地的同修在一起切磋。我們租住的地方經常被搜查,我們無法回去,只好在外面風餐露宿。後來北京開始大搜查了,和我一起的同修相繼被抓。因我當時還是新學員,學法不深,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就回到了本地。

後來通過學法,慢慢地明白了,應該讓世人都知道我們被迫害的真相。就開始給同修要了真相資料出去發。2000年9月14號,發資料時被惡人舉報,抓到派出所,後送我到市第一看守所,無理地拘留我48天,出來時罰款。

出來後我繼續講真相,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2001年5月11日,我和同修出去掛橫幅,貼真相標語,因為走得遠,回來很晚了,沒想到那天晚上派出所到家裏去查,我沒在。第二天他們把我傳訊到廠招待所(我當時法悟得不深,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讓邪惡鑽了空子),關我48小時後又要拘留我,要我簽字,我說我沒有罪,不簽。分局長叫囂:不簽字也照樣送。就這樣我被送到我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了4個多月,出來時罰款3000元。

我們都是修煉的人,都在做一個好人,做更好的人。可江XX這個邪惡敗類,好人越多它越害怕,它為了自己的妒忌和私慾,不惜一切人力、財力、物力,想消滅法輪功,它越瘋狂,也使我們更看清了它的醜惡本質。

長時間的關押沒有嚇倒我,尤其看到師父《北美巡迴講法》後,更增加了我講真相的信心。我開始不停地散發真相資料,並堅持學法、發正念,時刻保持正信、正念。有一次一個同修被她院的居委會主任舉報被抓,我就約了兩個同修一晚上把她們院幾座樓家家送了真相資料並貼了很多真相標語,有力地震懾了邪惡。

我一面自己做,一面聯繫別的同修,主動承擔起給他們送資料的任務。我想,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為使眾生儘量多地被救度,自己就應該盡自己的一切能力去做。

幾天前的一個下午,我帶了真相資料到一個家屬院去發,快發完時,發現有人注意我,當時做事心出來了,想把剩下的發完再走,結果被惡人告了,居委會主任跑來死死地抓住我不放,並馬上打電話。派出所離的很近,惡警很快就來了,將我帶到派出所審我。我不配合邪惡,拒絕回答一切問題。晚上我被關在鐵籠子裏,惡警兩男兩女四個人看著我。我當時正念很強,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一定要闖出去。我連續發正念,外面有那麼多同修都在等著資料,我決不能被困在這裏,一晚上他們死盯著我,沒有機會。

第二天早晨一上班他們就開出了拘留證,拿到分局去批,說要把我送第二看守所。我一直在發正念。10點多鐘去批的人回來了,分局一個副局長和一個科長也來了,過一會兒有人來告訴我說:「你可以走了,局長為你擔保,你面子還不小。」我一邊往外走,心裏想:師父,謝謝您,弟子知道是您在幫我,我一定做的更好。

派出所本來想「立功」或勒索罰款,這一下甚麼也沒撈著,局長直接發話,他們也不敢說甚麼。就這樣我堂堂正正從派出所走了出來。回來才知道那位局長是我們多年以前在一起住過的鄰居。我知道是師父的點化,使他能保護大法弟子、奠定了自己美好的未來。

我一出來,馬上就匯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同修們,讓我們以師父的話共勉:「用神的正念正行圓滿你們的史前大願吧!」(《師父的新年問候》)

在此我也希望所有公安局和派出所民警趕快清醒過來,看清江xx的邪惡嘴臉,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棄惡從善,堂堂正正做人,對自己和家人負責,不要做江的殉葬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