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親友講清真相的幾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5日】我因為堅持修煉遭迫害。流離失所後,很多人特別是親友不理解,加上聽信了邪惡迫害大法的造謠宣傳和迫害對他們的株連,使講清真相難度更大,甚至「談功色變」或迴避、驅趕、痛斥或央求別再煉了……。即使這樣,我們用大法修煉出的慈悲、正念、寬容與智慧也能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師父說「……要根據接受對像對大法的理解程度和承受能力,恰到好處地去弘揚大法。」(《法輪大法義解》)「講真相中不要講高了,主要不是叫人明白高深的法是甚麼,除非特別好的可以跟他去講。一般的人你在講清真相中,你就告訴他我們是被迫害的,我們只是在煉功做好人,人就能理解了。了解了真相後的人們看到所有的宣傳都是造謠,人們自然會看到其卑鄙與邪惡,人們知道後會氣憤的:一個政府怎麼能這樣耍流氓到如此程度呢?而且被迫害得這麼厲害,遭到迫害的原因卻是因為只為做好人。就從最淺顯的道理給常人講,他們不但能夠接受、能夠理解,也不容易使他們產生誤解。你們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你們對法的理解是相當深刻的。你們要講對法的高層次認識,常人就不容易理解,而且還容易誤解。你們是經過了一個很長的修煉過程才認識到今天這麼高的,你想叫人一下子理解這麼高,他們理解不了,所以不要跟人講高了。就是對所有宗教的人講真相時也不要談高了。就談我們遭到的迫害,甚至於他們不願意聽其它信仰問題,我們也不對他們談信仰,我們就是煉功。現在救人也很難,你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解釋,為了救他們別給他們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礙。」(《北美巡迴講法》)

下面是我講真相時的一些對話。

親戚問:不過日子了,領著一家人煉功,各處亂跑。公安局都下了通緝令了。都是你鬧騰的!
我答:我想過日子,可有病難受,想煉法輪功祛病健身。誰想到了今天這一步?

問:國家不讓煉你就別煉,你上北京幹麼去?事弄得這麼大,你的孩子在親戚家躲著走了,公安局把親家抓大獄裏去了,說是「知情不報」,花好幾千了還沒放出來,不煉功的也跟著你倒霉。誰敢招你啊!
答:抓小孩是違法的,株連九族更是違法,無法無天了。俺煉功做好人,孝順老人,助人為樂,哪裏錯了?鎮壓是錯的。煉功人覺得不公、冤,才去北京上訪請願。上訪是合法的,不讓上訪才是違法的。

問:上訪也沒用,我退休工資原先300多塊,廠子叫官貪黃了,現在只給100多,還拖半年。告到縣裏也白費,沒人說理。民不跟官鬥。最大的官都不讓煉了,還上甚麼訪?煉功不當吃不當喝,你看電視上又是自焚,又是殺人,不煉也好。
答:別聽電視上的,都是造謠。法輪功的書我都有,書上明確規定:「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是有罪的。」江XX為甚麼要毀法輪功書,因為它造的謠,書上會揭穿它。俺煉功為了身體好,身體好了是為了去死嗎?「天安門自焚」是造謠栽贓,為鎮壓造藉口。說自焚的點火一分鐘就被警察撲滅了,那麼多滅火器從哪裏來的?在火中,喘進去的氣都是火,嗓子、氣管裏都是水皰,醫生要切開氣管幫助呼吸,切開氣管說話很困難,可劉思影切開氣管卻能聲音清脆的接受採訪,還唱歌。劉葆榮說喝了半瓶汽油,雪碧瓶那麼大,喝半瓶早死了,她卻精神十足……真是漏洞百出。哎,我有法輪功真相光盤,有空看看,你就全明白了。

問:我可不看!文化大革命時,俺爹就因為擰一句話被打倒10年沒翻過身來。難得糊塗啊!
答:文革時,劉少奇一夜之間成了叛徒、內奸、工賊,罪證俱全,其實也都是造謠。鄧小平三起三落也被整得夠嗆。冤假錯案害死了很多人。宣傳的都是:造反有理。當時迫害兇手被提幹、升級、獎勵,紅極一時,不可一世,根本不想將來怎樣。也有很多人冒險保護受害者,甚至被株連治罪。文革剛結束就平反了,兇手就以「知法犯法,家法制裁」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斃,惡有惡報;而保護善良的,卻贏得頌揚,子孫都受益,善有善報,好人有好報。法輪功很快就平反……。

問:江死不了,誰給你平反?你就老實躲著吧,別老說法輪功。你在我這吃住都行,可別再把我牽扯進去!窩藏你我也得挨整。
答: 「窩藏」這話不太對,俺不是罪犯,是好人,應該叫「掩護」。你留我在這裏住,對我真好,我也得叫你知道俺是怎麼回事,省得你害怕不安全,絕沒有電視上胡說的殺人、自殺的事。人過留名,雁過留聲。死了不要緊,可不能壞了名。你知道俺多麼冤吧?家不敢回,班不敢上,兒子說不上媳婦,小孩不敢上學,前途都耽誤了。警察逮,壞人告,親家恨。你要不留俺,說不定又得找個園屋(野地裏的小屋)或柴禾垛凍一宿。冰天雪地多冷啊!到親家要口飯吃,人家都害怕。仨月沒換衣裳了……。俺因為煉功做好人被壞人迫害到這一步的。早晚得叫咱親朋好友都知道法輪功冤。

問:你別那麼犟了,給政府認個錯,電視上曝曝光。好過日子啊!像XXX現在不煉了,多自由啊!
答:鎮壓是錯的,俺沒錯,認甚麼錯啊?背心扣子的話我不想說。煉功前,我百病纏身,30多歲像個老頭,面黃肌瘦。發病時手腳冰涼,連心跳都摸不著了,就差那口氣沒咽,一個月犯十幾回,錢沒少花,就是治不好。班都上不好,活著不如死了好。煉功後,病都好了。俺一家人5年沒有鬧病的,再也不難受了。如果不好,怎麼那麼多人煉呀?法輪功好就是好,昧良心的事我不幹。你對我這麼好,困難時幫我,我應該報答你,如果有人逼我罵你,我死也不幹。恩將仇報那還是人嗎?俺本來很自由,迫害是強加的,俺不服。你爹他老人家挨整十年不也是為堅持一句話嗎?堅持真理沒錯。

問:堅持真理沒錯,煉功好病我信,甚麼時候是個頭啊?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你鬥不過XX黨。
答:唉,你聽聽法輪功書上怎麼說的:
「永遠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真修向善,」(《大法金剛永純》)
「一個修煉者,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修煉不是政治》)
「我只是想讓能修煉的人得法,教他們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標準的昇華。而且也不會人人都來學「法輪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註定與「政」無緣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後的修煉人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只是他們每天早上到公園裏去煉半小時或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然後上班去工作。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來決定的。難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觀念就可以定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觀念也可以定為邪的嗎?

「其實我非常清楚有的人為何非要反對「法輪功」。就是像媒體報導中說的學「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一億多人是不少,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我李洪志無條件地幫修煉的人們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體,使其社會安定,用健康的身體更好地服務於社會,那不是給當權者造福嗎?事實上真正做到了這一點。為何不但不知感謝我,反而要把上億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哪一個政府能這樣叫人不可理解呢?然而這上億的人哪個沒有家屬子女,親朋好友,這是一億人的問題嗎?那麼反對的可能是更多的人。到底「我熱愛的那片國土裏的領導者怎麼了?」(《我的一點感想》)

「我們沒有想推翻中國政權,我們也沒有這樣的政治訴求。我們是無辜地被迫害,我們只是針對迫害我們的那個邪惡的流氓集團在揭露。……是邪惡之首提出來「共產黨要戰勝法輪功」。共產黨為甚麼要戰勝法輪功啊?全世界的人都覺得奇怪,共產黨掌握著一切中國軍隊、警察和政府,要戰勝在其領導下的一幫子手無寸鐵只為做好人的民眾幹啥呀?沒有理智嘛!其實啊,大法洪傳的時候,人心都在向善,社會穩定,誰受益?誰在當政?這不是沒有理智嗎?我們對政權也不感興趣。其實迫害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個常委所有的家屬都在煉法輪功,七個常委都看了書。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他們完全清楚。」(《北美巡迴講法》)
……
問:原來是這樣啊!鎮壓這麼好功,對國家有甚麼好處呀?
答:其實不是國家不讓煉功,國家講信仰自由。是江澤民看著煉法輪功的有一億人了,江「紅眼病」,小心眼子光猜,怕人多了管不了,才鎮壓的。它有權,為了個人,害一億人,對嗎?三年迫害致死幾千人,傷殘無數,關押幾十萬,像俺這樣流離失所的上千萬人。它花多少億修監獄,抓好人。俺沒違反國家一條法律,沒有吃喝嫖賭、貪污盜竊、打架鬥毆。當官的要都這樣,你那廠子也黃不了,你也不生氣上訪了。

(未完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