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珍貴的真相資料送給家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9日】我自2002年正月回老家弘法歸來,還有那麼多善良可貴的家鄉人無法得知法輪功的境況一直是我的心事。我想著那些渴望得到師父新經文的家鄉同修們,惦念著那多次被邪惡之徒關押迫害的同修(初中同班同學)他們現在的境況,我曾上了六年學的小縣城如今正法形勢如何?「萬古事為法來」,我幼年時代生活的貧窮家鄉,雖離開已幾十年,可那裏留下了我的緣。我知道我此時該幹甚麼,所以事隔半年我又再次乘上南下的火車。

我先到女兒工作的城市,這次我是有備來的,她白天上班,我就做我的事。女兒在兩個相鄰的大城市都有業務,單位給她配有專車,她到哪我就跟到哪,就把正法的事做到哪。我還利用女兒有車的便利條件到處找30多年沒見面的大學同學,向他們弘法,講真相,送真相材料和光盤,了卻那一份份的緣。

一天我跟女兒說:「我要走了,我不能一天不做正法的事,現在我生命的全部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再呆就是浪費我的寶貴時間了。」女兒笑說:「你就先救度我吧,救度一個是一個!」其實她已看過很多真相材料,師父新經文、錄音磁帶全聽了,她還對我說:「你們很幸運,能當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且一聽到正點鈴響就催我:「媽,到點了,快發正念,我來替你……」我幹甚麼都不背著女兒,我實話告訴她:「我帶的材料快發、寄完了,可還有幾十個信封、郵票剩餘。」她主動說:「要複印嗎,我給你印。」

我決定明天回老家了,女兒知道我白天已把信寄完,晚上看我還要出去就關切地問:「你出去幹甚麼?」我只是微笑不說話,心想:「我得在這美麗的大都市留幾十個光盤,盡可能讓有緣人得度啊!」

輾轉到了相鄰的另一省,我的家鄉那個小縣城,一心找同學向他們弘法講真相。他們聽完都能有正念,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紛紛說:「XX市天很熱卻突然下了場冰雹,有一個像足球那麼大哩」,「早兩天還28度,現在才4度,老百姓都說太不正常了。」「這裏冬天打大雷,真怪!」

我終於找到了那位同修(初中同班同學),我們四十年沒見面了,此次相逢深感大法所帶給我們的這份緣是世間所有的情無法相比的。我們沒有多餘的常人久別重逢的那些話,只有說不完的正法經歷。我們慶幸在遙遠的兩地同得這萬古難遇的正法,深感恩師佛恩浩蕩。

由於能力、資金雙侷限,他們講真相的材料都是用手自製。我帶給他們師父新經文、真相材料、光盤等,她說一定要找同修商量照做,想必他們在大法威力下一定會如願以償。

回到鄉下,我見到了村裏的同修,他們異口同聲說:「我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在同修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天沒亮,我們就出了村。步行二十多里路去另一村找同修,希望這個村的同修也能動起來,留下了光盤,親戚傳親戚、朋友傳朋友,這連鎖效應不可低估咧!我這幾天往返於縣城與鄉村之間,只找同修沒回家。第二次回村帶了全部資料,他們還沒有的師父新經文、講法光盤、磁帶等,因為這次我是有準備而回來的。都是其他同修給我準備的,我們是一個整體!

接著我連夜乘火車趕往省城,夜十二點了,在車站打了個盹。天沒亮就在附近發完卡片(「天安門自焚」真相一至六)。大事做完,心裏無比輕鬆!就買好返回火車票。天大亮時,我打電話約我小叔見面,他對我說:「恐怕這是我們見最後一次面了!」他心臟病剛從醫院出來不久。我想不應該讓他錯過得法機緣,我最後留了一本《轉法輪》、一個光盤給了他,他欣然接受了。臨別他說見我身體很好,很放心,我說:「你要一遍一遍看書學法,你也會像我一樣,所以我們見面機會有的是。」

向北火車急速行駛,我的心更急於返回,我知道這裏的同修們在盼著我回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