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大法弟子三次在看守所抵制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4日】我是湖北大法弟子。我原身患多種疾病、如鼻咽炎、神經衰弱症等,長達16年從未斷過藥。97年2月我有幸得大法,大法神奇超常在我身上展現。各種疾病不藥而癒。學大法中我明白了人生真正存在的意義,並堅定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我的身體不斷淨化,心性、道德不斷提高、昇華。

一、進京上訪

2000年7月中旬,恰逢暑假,時值雙搶農忙。7月18日,我校幾位幹部來我家打招呼,看我正忙於插秧,叫我回家,說:上級有令,你們法輪功煉習者,此段時間不准外出。實際就是不准上訪,要我寫出保證。我沒有聽從他們。

7日19日,我覺得江氏獨裁者昏庸無道,迫害法輪功,我必須進京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當日中午我同另一同修離家進京。7月22日同全國各地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前以各種不同方式慈悲地展示大法弟子的和平請願。此時我看到廣場到處是警察、便衣,「依維柯」警車到處亂竄、強行、抓、拉、推,打大法弟子。我和另一同修也被推上車。我看到一輛裝滿大法弟子的警車後拉著一幅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在廣場上轉了一圈,開到天安門公安分局。我心裏暗暗稱讚:大法弟子了不起,真偉大。7月22日上午8至10時,關押在一起的大法弟子不斷增多,說不準有多少。10時後,我與另一同修被駐京辦的警察帶去了。我對他們講了師父是救度眾生,教人修真善忍;他們表示相信。7月26日我們被本地派出所押回拘留。

此次進京,我被開除工作、並罰金9千元,同時還將我妻子(大法弟子),無端非法拘留10天,罰款300元。由於他們知我家境貧寒無錢可罰,硬逼我校領導借貸款交罰金。並對縣、鎮、單位領導通報批評,取消文明單位,不評優,罰款等一系列株連處分。

7月28日公安一科惡警,在看守所審訊室,對我拳打足踢,當時打斷三根軟木條、對準我手背狠打、三根木條打成縱向裂開,橫向一段一段斷掉。當時我手指紅紫、腫大,我幾乎承受不了。他還將我強按跪在地,用腳踩、踢、拳頭在我頭、面部亂擊,並將我打翻在地。此時我有些頭暈目眩,支撐不住。但我強力支持著,告訴他:我沒犯法、是好人,你才是違法、你要知道善惡必報的道理。而後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人員多次逼我寫「悔過書」,「保證書」。我都拒絕了,並告訴他們:我修的是真、善、忍,不說假話,不能騙人。這樣我被非法關押45天,可拘留證只寫15天,出獄時又強逼交生活費700元。

二、在家人正義抵制下,派出所所長不得不釋放我

2000年臘月21日,鎮政府610、派出所、學校不法人員因害怕我再次進京,合夥密謀,在春節間要將我關押起來,以免妨礙他們歡度春節。上午以派出所所長為首幾名惡警強制將我綁架到派出所,說要拘留我,並拿出拘留證要我簽字。我嚴厲質問:我犯甚麼法?憑甚麼抓人?憑甚麼拘留?他們無理地說,就憑你煉法輪功。此時惡警們七手八腳、推推拉拉,我雖奮力抵制,終被推進警車。拖到看守所,他們拿出一張事先填寫拘留7天的拘留證。

可是7天期限滿仍不放人。我妻子、妹夫、兒子全到看守所要放人,並責問看管人員:為何不放人?你們知法犯法,強行抓人,無理關押是何道理?由於家人一身正氣壓過他們,此時這些看管膽膽突突,只說:不干我們事,我們只負責看守,無權放人,你們派出所說放就放。於是我全家老小、70多歲的老父母等家人趕到派出所要人,正好碰見所長,全家人上前質問他,他自知理虧,見狀不妙,搪塞地說:不是我,是公安局一科不放,是鎮政府的意圖。此時我年邁的老父親雖身體虛弱,但一身正氣,嚴厲指責他:我兒子煉功專做好人,你幾次三番與他過不去,他到底犯甚麼法?叫你放人,你推三拉四,大過年的不讓人回家。今天我不要命,跟你沒完沒了。說話間冷不防一手抓住所長衣領說:你家在哪住?你父親在哪住?我到你家過年。這下惡警所長被震懾住了,一反常態地說:我打電話問問。在家人的正氣下,警察下午把我放回來了。看守所硬要了200元錢。

這也是我全家人一次抵制邪惡的正義表現。為此我呼籲:我們所有大法弟子家屬,都應站出來,明辨是非善惡、支持親人,維護大法,抵制邪惡迫害,這才是為自己奠定美好未來。

三、第三次入獄

2001年6月6日,在江氏流氓集團壓力下,以當地派出所所長為首的一群惡警對我們地區大法弟子實行野蠻無理抓捕。我及另五名同修分別在子夜被綁架到派出所,關押在鐵籠裏。

第二天早,不給我們飯吃。我正讀初三的兒子、特意買幾個饃送我吃、卻遭惡警無理堵截。孩子當時指責他們:我爸犯了甚麼罪?你們夜半三更非法抓人,還不給飯吃,你們才是犯罪。這群惡警將我兒子拖進廚房,對他粗暴無理拳打腳踢,他強烈反抗、毫不屈服,並嚴詞以告:你們這樣善惡不分,會遭惡報。上午9時,我們都空腹被惡警押進警車後貨倉內帶到二看守所洗腦班。

在洗腦班的第一天,惡警對我們罰站,夜晚不准睡覺,持竹鞭打我們。6月8日公安一科因抓我時搜出幾份大法真相資料,就想從我身上撈點甚麼。他們將我帶到縣政府招待所地下室,這是公安局一科私設非法審訊大法弟子的刑房,由四名惡警負責審訊我。開始它們甚麼也不講,只要我站立不動。此時我真有點怕心,但馬上鎮定,背法:「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無存》)「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心自明》)。頓時毫無懼怕之感。接著惡警要我雙腳大跨度的拉開蹬著,我想不能配合,不順從邪惡迫害,就收回了雙腳。我說我沒犯罪、是好人,我不會這樣站。此時他們露出了那凶險、毒辣的嘴臉說:不老實,看你是甚麼樣的骨頭,沒有鬆不了的。我來幫你站好。上來兩惡警將我兩腳向兩側張拉,另一人往下壓我,他們一鬆手我又收回,這樣折騰了多個來回。我堅決不配合。一名惡人氣急敗壞掄起手掌在我的臉上左右搧打,使我口吐鮮血,還不讓吐。他們見我不蹬,就要我跪在地下。我指責他們,這是非法打壓、天理不容。他們四人齊上,要我跪下,我決意不跪。於是他們將我按、抬,非要我跪下不可,見實在不行,累得夠嗆,就拳腳交加,硬將我一隻腳壓跪在地上。他一鬆手,我又站起。這樣他們一個上午用了多種方式的折騰我,也沒得到想要的。

下午他們說這裏不好,就轉移到縣公安局賓館三樓房間(是非法審訊大法弟子刑房)。惡警問:資料是從哪裏來的?我不說話。就這樣,惡警從6月8日下午到10日晚,反覆在我的身上亂打亂踢,陶勁松多次用皮涼鞋底、皮帶紐打我。只要他們累了休息會兒時,我就對他們講:你們心這樣狠,這樣對待我,我到底犯甚麼法,給你們造成甚麼損失?我們煉法輪功的人只做好人,不做壞人、處處與人為善、無私無我,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不准我說,不准我開口。四名惡警輪班換替折磨我。用手銬將我的手,前銬、後銬、背銬。整晚不准我睡覺,用一個衣柱架,從我反銬的手內穿出,把銬子掛在衣架上。即使這樣他們仍得不到想要的東西。

6月11日我被非法關押在縣第一看守所,後判我勞教一年三個月。在非法關押期間受盡獄霸和個別獄警的凌辱,折磨,摧殘,過著非人的生活。但我從沒間斷學法、煉功、向犯人洪法講真相,使很多犯人明白了大法真相,有的也跟著煉功,

師父說:「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路》)無論邪惡怎麼迫害,是動搖不了我堅修大法的心,而江氏犯罪集團必將得到應有的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