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闖難關 善念感化獄中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6日】我於97年得法到現在已有近6個年頭了,在這幾年裏我由不認識到認識,由感性到理性有一個飛躍過程。我開始時不經常到煉功點去,有時上班忙就在家煉。我多年的病體得到淨化。在7.20以後的一段時間裏我每天到煉功點學法,在外面煉功。在以後的證實法中,我用自己的切身體會告訴世人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何過之有,我找過政府有關部門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去過北京上訪。

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的經文中說「平時都要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主動性,在講清真相中樹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個人的路,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講真相需要大量的資料,所以我就建立了個人資料點,下班做資料,出去發,回來學法。寒來暑往,幾乎天天如此,邊發資料邊發正念,讓邪惡看不見,讓有緣人明白真相。冬天也不覺得冷,連手也不凍,貼標語、小粘貼、光盤、錄音帶出去一次都帶好幾樣,每次一、兩個小時,回來心裏非常舒服。

2002年4月在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被公安局抓到看守所,我當時一點怕心也沒有,我想我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問心無愧,我怕甚麼。我樂呵呵地進去,但我心裏同時發正念:任何邪惡不配迫害我,我是主佛的弟子。公安局的人對我也比較客氣,沒有非禮。我被關押在看守所的同一牢房裏有幾個常人,我就用大法弟子的實際行動去影響她們,向她們證實法的純正,講真相,並洪法,使她們都有緣得了法。她們說:如果不和你們大法弟子關在一起,我不會真正理解法輪功的。裏面的同修們也急切想知道師父的新經文,那時正是師父的六首詩和對大法弟子的新年問候剛發表,我只看了兩遍還沒背就進來了。看到同修著急,我就想求師父給我智慧,讓我把這幾篇經文都想起來,晚上睡覺想起一句馬上就寫下來,就這樣想,沒過兩天就真的都想起來了。師父的經文和問候給同修們很大的鼓舞,更加堅定了信心,連同室的常人也都搶著看和背師父的經文。全室學法熱情高漲,我們每天背法、背經文《洪吟》,還把經文《洪吟》寫到牆上。每進去一批大法弟子就寫上一些,寫滿了兩石牆。晚上全室統一盤腿背法近40分鐘,天天如此。

管教開始時有罵人或打人不讓學法煉功(有監視器),我們一有機會就向管教講真相、講法理、講善惡有報是天理。「作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建議》),同時我們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管教背後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經過努力,環境改變了,我們再背法、煉功、發正念的時候,監視器也不開了,管教看看也視而不見,有的還偷偷伸出大拇指。我們的言行改變了管教們對大法弟子的看法,後來他們把親信和關係好的人進來都往我們室裏送,他們說:「跟你們在一起放心不會學壞。」

師父告訴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我為甚麼被舉報,自己苦找,發現自己有歡喜心、大意心,認為從來出去多晚都沒事,所以這次資料弄滿屋也沒收拾起來就出去了,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給證實法帶來不必要的損失。我在看守所裏每天不停的發正念,清除邪惡對我正法修煉的干擾和破壞,我完全不承認這一切,並求師父加持,幫助弟子離開這裏。我一定要出去,也堅信一定能出去!被非法關押了兩個月後,他們放了我。我又可以在外面自由地救度眾生了。同精進的同修比,我做的還不好,願我們:「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