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證法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8日】2001年6月的一天夜裏,我去農村發真相資料時,被當地一惡人舉報。當舉報人領著警察來抓我時,由於夜黑,事情又突如其來,一時心態不穩,又夾雜著怕心,雖然也用了功能,卻沒有能把惡人定住,結果被抓走。

在派出所裏,開始我有些緊張,不知惡警會對我怎樣,這一念閃過後,我馬上意識到這念頭是很危險的,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正念正行,有師在,有法在,我甚麼也不怕,我立刻覺得自己很強大,堅不可摧。

提審我的是一個年輕警察,他惡狠狠地問我:「你叫甚麼名字,哪裏人?」我說:「我是大法弟子,其餘的我甚麼都不會告訴你。」無論他怎麼威脅恐嚇,我都向他講真相,並告訴他,法輪功是修「真善忍」做好人,電視上演的全是對大法和對我師父的造謠誣陷,我們沒有罪,我們是受迫害的,我們發傳單就是讓世人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又給他講「天安門自焚」等真相。從他們表情我看出他聽進去了。我還告訴他善惡有報的道理等,他聽的很耐心,還時不時地露出笑容。這時所長看甚麼也沒問出來,說:「關禁閉」,這時我覺得口乾舌燥,就跟這位警察說「我要喝水。」他熱情地給我倒了一杯水。我心想,他的善心出來了。當天夜裏我被關在禁閉室銬在鐵椅子上。大約早上七點左右,派出所的警察把我押到區公安局,後又轉到看守所。

監室裏在我們之前有六位同修,我們來沒幾天,她們就被送勞教了。她們走後,一個獄中得法的在押犯人告訴我說:「一天晚上在夢中她看到,這六位同修在一間大房子裏被惡人審問,挨個過關,師父在隔壁房間裏替弟子承受著巨大的魔難。其中有個別學員因有怕心,沒有承受住惡警的凶殘迫害,向惡人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當她說出同修的名字時,師父流淚了。」聽她這樣說,我的心痛得就像被撕裂了一樣。是偉大的師尊為我們承擔了一切,為了我們的圓滿,師父付出的心血和忍受的苦,又怎能用語言表達。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沒做好怎麼能對得起偉大師尊的苦度,又怎能「助師世間行」呢!?由此,我感到每個大法弟子責任的重大,走正自己修煉的路是多麼的至關重要啊!我告誡自己:「無論地老天荒,斗轉星移,維護大法的這顆堅定的心永遠不變。」

由於我抵制迫害,獄警見甚麼也問不出來,就變換手法,想用情來動搖我的正念。第三天,他們把我家人找來,家人為了我能放出來,來勸說我。當他們看到我時就朝我像轟炮似的,我始終保持了一顆善心,跟家人講真相,並告訴他們不要用錢保我,不要向邪惡妥協。因我的被抓,女兒承受了巨大打擊,我告訴女兒,「要忍受痛苦,要堅強,媽喜歡堅強的孩子,要讓媽媽放心,一定要把書念好,你已經是一個大孩子了,知道應該怎樣做了。」在這一過程中,我沒有被人世間的親情所動,心情異常的平靜,堅決不出賣同修,是堅定的正念窒息了邪惡。惡警一看情也動不了我的心,只好不再管我了。

有一天,監室裏又來了一位同修,進來就不配合邪惡,並絕食絕水,要求無罪釋放。管教就找來兩個犯人強行給她戴械具。(是一種鐵製作的手和腳銬在一起的刑具)晚上我向內找,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悔恨自己,當惡人迫害同修時,因一時的膽怯沒有能夠站出來維護大法,保護同修。同修做到了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我卻沒有做到。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其他同修,大家統一了看法。第二天管教看我們幾個都沒有幹活,就問我:「你為甚麼不幹活?」我說:「我們修大法沒有罪,不允許你迫害大法弟子。」我們堅決要求取下同修戴的械具,並告訴她這樣做對她沒有好處。在我們強大正念下,她不得不去掉同修的械具。我們悟到,幹活就是配合邪惡。從那天起我們開始絕食絕水。這以後再也沒有給我們安排活幹。這真體現了整體正念的力量是強大的。

在絕食過程中,我口渴得厲害,想喝水的念頭不斷往上翻,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住。可一會又翻上來了,我想要用師父的法來堅定正念,師父在《在美國講法》中講過:「其實,苦有甚麼可怕的?!人就是苦一點,橫下心來頂住,過後你看做甚麼事都不一樣了。我說人修煉不就是個苦嘛。你要能夠放得下,保證你就圓滿。」我的心慢慢靜了下來,不再覺得口渴難耐了。第五天,管教領來四五個獄警和兩個膀大腰圓的男犯人。管教指使兩個男犯來拖我去灌食,我說「你們住手!」他倆立即把手縮了回去沒敢動,管教大聲喊:「拖出去!」我也大聲說:「你們誰也不准動!」男犯沒敢動,管教氣急敗壞地拿著棍子就來打我。同修一齊上前阻止管教打我,拽著我不讓它們拖走。這時我看到惡警在打她們的頭和臉,還把一個同修踹倒在地上。我使出全身的力氣不讓它們拖走,最後還是被拖到一個屋子裏。四個惡人把我按在凳子上,我咬緊牙關,它們掰不開,就強行用一種鐵器把我的牙撬開,致使上下牙齒鬆動,有一顆牙被撬掉一塊。獄醫用膠管往我食道裏插,他的手很重,一下把我的氣管擠住,我憋得臉漲得通紅,很長時間才緩過氣來,我也不知道它們給我灌了些甚麼東西。然後又叫兩個犯人把我拖回去,在走廊裏我大聲喊:「法輪大法是正法,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們繼續行惡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它們又挨個拖其他同修強行灌食。絕食在繼續,我的身體極度虛弱,左肺部疼得厲害,整個胸部不敢動,夜裏躺下睡覺不能翻身。睡覺的木板鋪人多又擠,碰一下疼痛難忍,每天都是犯人幫我才能行動。(犯人都知道大法好,還有的已經得法,她們每天和我們一起學法,背法)。其他的同修也出現了心率不齊,血壓很高等症狀。不能讓它們再這樣迫害我們了,這裏也不是我們應該呆的地方,我們分別提出要去醫院檢查。獄警不予理睬。後來,我家人得到消息,找到所長強烈要求它們送我去醫院檢查,在家人一再強烈的要求下,家人說:「人如果死了,你們能負責嗎?」獄警才不得不送我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心臟病、肺炎,已經尿胴體了。醫生說:如果再晚點來就有生命危險。醫生讓我住院,我拒絕了,並堅決要求釋放,就這樣家人幫我辦了保外就醫。

在我出獄的頭四天晚上,我的元神到了另外空間正法,迎面來了四五個光著頭、身上穿著古代人穿的黃色長袍,身體比我們人身要高大。只見它們橫排著直奔我來,我馬上立掌,念正法口訣,我念一句,它們就掉一層空間,身體也隨著縮小。身上的衣服也跟著變化,直到把它們打入地獄。一會又來了一群站立的動物,全身長著黃色的毛,我不知道它們是甚麼東西,只知道它們不是好的生命,我從沒見過。它們又向我奔來,我立即念口訣,它們立即被化成了水流到身邊的井裏,其它的看我念口訣嚇得四處亂跑,來不及跑掉的瞬間便化成一灘水。這時天清體透,霞光萬丈。這是偉大師尊賦予我們的能力。

反思一下自己的這段經歷,也有沒有做好的地方被邪惡鑽了空子,做得好時都是自己能夠站在法上。當然由於自己修煉的層次有限,與修得好的同修比還有很多很多的不足,應繼續努力修好自己。當前就是要做好師父要我們做好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度眾生。同修們,讓我們互相鼓勵,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