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正法記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0日】(這是這位同修用衛生紙寫的、從看守所轉出來的)

2002年四月,我與另一名同修在資料點被抓。惡警企圖從我的口中得到其他同修及大法工作的情況,他們一面對同修進行各種折磨,一面也採取種種方式對我施加壓力,妄圖打開我的口。我當時頭腦中只有一念「堅如磐石」,絕不配合邪惡。我不斷的默念著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同時,我也想著師父的話「處理具體問題時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經文「正法與修煉」)。因此,我的態度一直很平和。他們吊銬我、坐鐵凳子、不讓吃飯、睡覺,有時也用閒談方式,但不管他們怎樣做,我都一字沒有說。後來他們說,不用你說別人了,就把你自己說清楚。但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審問,所以除了利用一切機會,對我見到的所有人講真相外,一個字也沒有說,他們連一份審訊記錄也沒得到。在關了四天三夜後,將我送進了看守所。在這四天三夜中,我接觸了許多人,一般幹警到擔有一定職務的人,通過向他們洪法,使他們不同程度的了解了法輪功,在他們有些人身上善的一面表現出來。

進看守所後,開始我的腿還不能走,我的同修們也個個帶著傷(後又連抓7人),看守所的在押人員看到後,都向我們投來了詢問的目光,我告訴他們,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是被迫害的。我時刻牢記自己是正法弟子,不是囚犯,無論到甚麼地方,都只聽師父的,做師父讓做的事,絕不配合邪惡。我堅持不穿囚服、不報號,管教和在押人員也多次做工作,並將以前出現這種情況後,給大法弟子戴銬子的事告訴我。但不管怎麼說,我只有一念,聽師父的,不配合邪惡,於是一直堅持到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煉功,對於懲罰性質的勞動也絕不幹。慢慢的關在一起的常人理解了,管教也逐漸改變了態度。

一次分局帶著照相機去給大法弟子照相,我想他們一定要做甚麼宣傳,不能配合。於是,當他們強迫我穿上囚服照相時,我堅決不穿,同時,高呼口號「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一下把他們震住了。他們要給我們集體照相時,我和同修一起高呼「法輪大法好」,同時齊背「生無所求,死不惜留」,口號聲震動監室內外。當我回監時,許多監獄內在押人員都重複著「法輪大法好」,而管教告訴我們大牆那面都聽到了口號聲,看守所的幹警沒有一個訓斥我們的,而且有的幹警還很興奮。看得出在大法弟子的不斷講真相中,他們的內心發生了變化。

5月13日是師父傳法十週年,但我不能走出去講真相,我想,一個大法粒子無論在那兒都要起到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於是,我想利用看守所的監控設施向看守所領導、管教及所有在押人員講真相。早上起來,我先發正念,讓更多的人聽到我講真相,那天還好是週一,是全所幹警集中開會的日子,我發正念讓他們都聽不到、不干擾。8點半後,我走到監控設施下講真相,告訴大家5月13日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洪傳大法十年的日子,講大法在世界洪傳情況,講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受迫害情況,講真善忍……。監控人員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在監室走廊值班的管教來了三個,隔著鐵門,只是其中一個小聲告訴我別講了,我繼續講,他便再沒有說甚麼,一直到我講完。後來,所裏給我調整監室,管教找我談話,我想這又是講真相的機會……。

我是正法弟子,沒有犯罪。因此我絕不按照他們的要求做,絕不配合,不管誰提審,我一字也不回答,而多次提審都是我向他們講真相的機會,所有的法律程序我一概不簽字,大法弟子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道路。當開庭審判時,我本不想去,因為,誰都無權審判我們,可又想在法庭上講真相便去了,我沒有按他們的要求穿囚服,他們讓兩個犯人強行給我穿,我告訴他們死都不穿,最後他們膽怯了,給我戴手銬,我也堅決不戴,在法庭上拒絕回答審判中的一切問題,陳訴自己被迫害的情況,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在看守所,公安局的人曾問過我還有甚麼,所領導也曾經問我,是否想過自己的前途。我告訴他們由於迫害,我沒有了常人的一切,職務、職稱、工作……,但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我有宇宙大法,我有全世界億萬同修,還有越來越多清醒的善良的人們。我跟大法連在一起,大法的前途是美好的,我的前途就是美好的,我告訴他們,我與大法分不開了,我絕不後悔。

我是一名正法弟子,我的生命的意義就在於助師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