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故被綁架 牢中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8日】7月4日,我被警察無緣無故地帶到市公安局「610」辦公室,並被問一些莫名奇妙的問題。警察把我抓去,竟然問我是甚麼原因被帶到那裏去的,簡直是不可理喻。我當即就問他們:「這個應該我問你們,為甚麼無緣無故抓我?」他們又威脅我,說已經掌握了充份的證據,老實交代之類的話。

隨著他們一步步問話,我明白了他們的大概目的:可能是有兩個功友估計是在做電視插播的時候被抓了。因為我以前修理過電視機,懂得這些方面知識。他們懷疑是我給兩位功友裝備的器材。而對於這件事情我的確是全然不知,他們就憑著猜想胡亂地抓人。經過一天一晚的連續審問,希望從我身上找到升官機會的那些人一無所獲之後,又將我關進看守所。

最初的一個星期,他們幾乎是天天提審我。從問的一些問題來看,似乎大法弟子懂得修理電視機就是罪過,似乎大法弟子之間的往來都是危及了江XX的獨裁政權。連續的審問,他們最終心裏也明白我確實甚麼也不知情。但是他們還是不甘心,不顧及基本的人權,將我關在看守所時間長達一個月之久。

以前只是聽說「號子」(監室)裏整人。剛進去的時候就被「洗澡」。所謂的「洗澡」就是給新進來的人脫光了衣服,在牢頭的指揮下用滿滿一桶桶的涼水使勁衝、從頭到腳淋。所幸不是冷天。新進的人還被逼迫倒馬桶。看守所的管教放任這些犯人折磨我。由於自己當時在法理上不清楚,也就默默地承受了。但實際上這種默認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讓邪惡鑽了空子,以至於加長了我被關的時間。

同監室的有殺人犯、詐騙犯、人販子、強盜、強姦犯。看到自己被和這些人關押在一起,我想我是堂堂的大法弟子,未來的大覺者,怎麼能被關在這裏,這是舊勢力所安排的邪惡考驗和迫害,是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羞辱。我不應當在這裏啊。

由於受邪惡宣傳的影響,一開始的時候,同監室的犯人多少都有些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誤解。用自製手槍打傷人的那個叫朱老大的牢頭,很可笑的對我說:「是不是將來可以封我個省長當當,要能封的話我也去練法輪功,推翻XX黨。」我當時就跟他解釋說,「法輪功和法輪功弟子不參與政治,獨裁者造謠生事、血腥迫害,大法弟子不過是以自身修煉身心方面得到巨大改善的事實向政府討個說法,告訴世人真相。我們不參與政治,對於誰當權我們不感興趣。如果你真想修煉的話,大法的門隨時是敞開的,如果是謀求政治權力的話你就找錯了。」在平靜自然的對話中,平時很少講話的我在他們看來似乎我是個能說會道的人。我自己都覺得我在改變,很多話不用想就脫口而出。往往這種談話都是以刁難者的無言以對為結束,以我的侃侃而談和其他人的仔細聆聽而持續。有個小名叫阿毛的詐騙犯說到天安門「自焚」的事,我便對其造假情節一一指出,並通過自己盤腿的示範來引導他們去思考。他們聽完我講的都感到意外,但是我明顯感覺到了他們對我的逐漸信任和對大法的理解。阿毛聽我說完了之後說,「其實整個國家都在搞詐騙,『合法』地搞詐騙,而且江澤民騙的是全國的老百姓,他那個騙的就比我大得多。」老吳因為失手將別人打成重傷,一直非常後悔,總是不說話,但是只要我跟他們談話時,他總是豎著耳朵聽著,有一天他主動找到我問,「你看我能煉你們的法輪大法嗎?」於是我就開始教他背誦一些經文,其他的人笑著說「你收了一個徒弟了」,雖然這種說法不對(「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轉法輪》) ),但是卻看出他們已經接受了大法。

每當別人熟睡之時,我便開始打坐煉功、發正念,這個時候一種洪大的慈悲感油然而生。我悟到雖然他們的生命在某個層次敗壞了,但並不是不能救度的。「十年正法,乾坤再造,救度無量眾生於壞滅」(《大法之福》),他們也是宇宙中可以被救度的生命。

多日的講真相、洪法,漸漸地消除了他們的誤解。如果早晨開風門時他們看見我在煉功,也不再吆喝我去倒馬桶,而是有人主動去倒。並且幫我打掩護,注意管教幹部。我走的時候,朱老大又說,「法輪功走了,沒人講故事了!」老吳拉住我問道:「以後可以見到你嗎?」我回答說「可以吧,不過是在另外一個地方。」從十一雙眼睛裏,我讀到的只是理解,沒有了最初進去時看到的迷茫和敵意。

以前講真相的工作做的很不夠,經歷過這件事之後,我更加體會到大法的無量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