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正念護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某勞動教養院是中國大陸某省最無人道的教養院(即俗稱勞改營,勞教所)之一。二零零一年八月,有一批堅定的大法弟子被從另一教養院轉到此教養院受迫害。大法弟子們堅強不屈,在此邪惡之地照樣正念護法,可歌可泣。

以下只是筆者所了解幾個小故事,為免邪惡繼續迫害,隱去了具體的人名地名。

(一)

教養院非法關了一批大法弟子,他們被分為兩部份,十個大法弟子一個房間。教養院裏,沒有人性,沒有人權,不管人的死活,只有強制、逼迫和虐待,吃發霉變質的窩窩頭和玉米糊。

大法弟子們商議必須正環境。一位大法弟子首先做出了發正念手印。有的同修認為有必要這麼做,而有的同修則認為不拘於形式,只在心裏發正念就行了,所以當天,大家沒有全做。當大家為了此事爭論時,一個對大法有所了解的犯人說:「你們口頭上說心齊,可是真正遇到事了,你們卻不是一塊鐵板。要立就一塊兒立(立:立掌發正念),這樣他們就不會針對你們某個人。時間一長可能他們就會默認。」

大法弟子們決定當天晚九點一起立掌發正念。晚上大約八點半,突然教養院劉科長和另一人拿著手電來查班,大家商議做還是不做,一位大法弟子堅定的說:「你不證實大法甚麼事也不會有,你一證實大法就一定會有阻力。所以大家必須得做,這也是在救度世人。」

晚九點,一個房間的十位大法弟子集體打著發正念手印。這是在此教養院的第一次集體證實大法。一個犯人馬上就去報告。很快,劉科長和大隊宋科長等人出現在窗外,觀察了大約兩分鐘,然後進到屋中。宋科長制止大家說:「你們能不能停止?!」他說了三遍。他們在屋子中間站著,顯的很渺小;而大法弟子們卻顯的很莊嚴、神聖、高大。在那種氛圍中,他們說的那幾句話都沒有了底氣。當晚,大法弟子做滿了五分鐘,開了個好頭。

可是第二天劉科長就給大隊施壓,聲稱如果再管不好就下崗,並在走廊裏大聲叫嚷,嚇唬大法弟子。於是管教們與大法弟子們一個一個談話,談了一整天,勸大法弟子不要做發正念的動作,但大法弟子們表示一定要堅持。院方表示如再堅持就要採取行動。當晚九點,大家再次立掌發正念,他們知道後,馬上帶了一幫刑事犯衝進房間,手忙腳亂的又扳腿,又掰手,費了很大力氣,才把大法弟子立掌的手扳到背後銬了起來,然後押到走廊,倆個刑事犯人架一個大法弟子押到樓上,將這十位大法弟子隔離開,一人一個屋,每人由倆個刑事犯人看管。

他們不讓大法弟子睡覺,沒完沒了的談了兩天,聲稱必須答應遵守他們定的「五不准」,否則就不能回屋。大法弟子以絕食抵制,並向他們善意的洪法,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不論管教採用何種口氣說話,還是用電棍在門口製造「劈里啪啦」響的動靜、在屋外製造緊張氣氛,大法弟子都沒有被迷惑,始終保持正念向他們洪法。

院方看嚇唬不住,就變換方法,說只要不煉功,「五不准」的其它幾條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隨後的兩天,院長動用了全院的幹警和幾個副院長與大法弟子們談話。最後,他們一看動不了大法弟子的心,就說,「我們先不打算動你們,先談一談,如果你們還不讓步,就要採取下一步措施。」還說,「不要以為你們在另一個教養院的表現我們就害怕,還想在這煉功?!你們這道防線絕對守不住。」一個大法弟子說:「不論你們現在做多少努力,最終一定會失敗的,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他們沒再說話,表情吃驚而茫然。一個管教說,「如果你們的大法是真理,通過你們洪法,興許以後我會相信大法是好的。反過來,現在堅信大法的人以後說不定會走向反面。」另一個大法弟子當即說,「第二種情況絕對不會出現。」當晚,倆位大法弟子被送入小號。他們以絕食抗議,並嚴肅的對管教說要見院長。

另一房間的十位大法弟子知道情況後,第二天集體絕食,要求將被隔離的十位大法弟子放回來,他們心很齊。這樣,十個大法弟子很快被送了回去,院方沒有想到大法弟子的心會這麼齊。

此次行動有力的震懾了教養院,連犯人們都嚇壞了:「這是邪惡到頭的地方哪!從來沒有這樣的事,驚動那麼大,卻一點兒事也沒有。」犯人們又說:「某某黨從來都是對我們任意擺布,到你們這卻不行了。」此後,隊長很願意與大法弟子交談,有些犯人也開始了解大法並與大法弟子們一起學法。

(二)

不久,教養院採取了措施,對堅定大法的大法弟子進行分散隔離,送到各外役大隊幹活。早上大法弟子們還沒睡醒,就被衝進來的刑事犯人倆個人架一個的背銬著押到了操場,蹲著排成兩排。抗爭的大法弟子被院長和管教下令毒打。當時,大部份大法弟子沒有穿外褲,只穿了內褲,有的連鞋子都沒穿,光著腳。

一些大法弟子被送到磚場外役大隊。這是一個非常邪惡的地方,在大法弟子去之前,經常有犯人因受不了毫無人權的高強度體力勞動和犯人打犯人的虐待而自殺。新去的犯人當天被打死的、逃跑的時有發生。

一個大法弟子在此之前已絕食四天。到了磚場仍絕食,長達一個半月時間。其間院方灌食,他拒不配合。聽一個犯人回憶說,「他真行,對他們堅定的說:『你們插鼻管肯定插不進去。你們如果灌食,我就反抗,直到沒勁兒為止。』最後,隊長求他說:『你配合一下好嗎?』他拒不配合,結果鼻管兒真的插不進去,食也灌不進去,於是,七八個犯人只好強行按住他的腳,往動脈推了兩針葡萄糖。」

另一個絕食的大法弟子是學醫的,把一些利害關係講給他們,說後果必須他們負責,結果他們沒有給這一個大法弟子灌。更有一個大法弟子通過自己的努力使磚場幹警改善了伙食,到最後還可以煉功。

(三)

留在教養院主樓的大法弟子們每天被強迫走步,「學習」所謂的政治,看新聞。一次「學習」中,當犯人念到一句詆毀大法的話時,一個大法弟子立即告訴隊長不能念。由於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超越一切,從那以後,再沒人念那句話了。

有好幾個大法弟子或因不走步,或因拒絕「學習」,或因在室內立掌發正念,遭到數次毆打仍不屈服而被押入小號。

有一個犯人經常污衊大法並毆打大法弟子,還特意折磨關在小號裏的大法弟子。倆個大法弟子堅決要求將小號裏的大法弟子放回來,為此絕食抗議八天。小號裏的大法弟子說如果不處理那個犯人就不出來。最後,大隊對那個犯人進行了處理,小號裏的大法弟子被放了回來,大家這才停止了絕食抗議。

這期間,有一個大法弟子在教養院大院裏盤腿立掌發正念,有犯人說,「當時四個犯人上前扳他的腿也扳不動,最後將他抬到半空,他始終保持原來的姿勢沒變。」還有人說,「他的腿好像被鎖住了似的,怎麼也扳不下來。」

大法弟子們金剛不動、堅不可摧的故事還有更多更多,望知情者補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