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加身心不動 獄中洪法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8日】師父說:「邪惡之徒慢猖狂,天地復明下沸湯;拳腳難使人心動,狂風引來秋更涼」。(《秋風涼》)。師父還說:「在揭露邪惡時也是在挽救眾生、圓滿自己的世界」(《評:大法威嚴》)。

去年春天,我被110騙到公安局,然後以高XX為首等人背著我到我家中抄家,發現網上大法資料和大法書籍等全部抄走。之後把我送進了看守所。第二天中午把我從獄中提出,押到附近派出所二樓辦公室,私設刑堂,逼供,刑訊,企圖追查資料來源,網站等,把我雙手用雙銬銬在鐵窗稜上,雙腳尖離地,找來把椅子用細電線栓上,掛在我脖子上,高、余兩人坐在桌子上,兩雙腳踏在椅子上,往下踩,加重椅子不讓我抬頭,兩人手各持一根電棍,開始逼供,行刑,我跟他們講真象,和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女警劉X說我嗓子太亮,找來套袖包上香皂堵我嘴。我痛得一咬牙時,香皂成了碎渣。高說一根電棍5000V,兩根電棍不斷地在我臉上、脖子上、腋下、胳膊、手等處亂電、亂打,滿身糊焦,滿臉水泡。這時我天目看見白色物質無限的多,心的容量在不斷地增大。

高說:190多斤重的漢子都受不了,都給治服了,你不說晚上加警力,上老虎凳,用更高伏的電棍電。這樣不斷地折磨,使我失水太多,直到虛脫才把我放下來,這時已晚上5點40分,後來把我送回監獄,當時獄警見把人打成這樣,他們都覺得不平,有的憤怒地說,現在提倡文明執法,他們執法犯法,人我不能接收。還有說監獄有提審室,不允許把人提出去審。我說高明析要晚上加警力,給我上老虎凳,獄警說:你就說我說的不去。

到了監室常人看了都哭了,說你是江姐,你是劉胡蘭,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是為了宇宙的真理,在修自己。同修們看了很難過,鼓勵我說:你過了生死關。我說這是師父的加持,法的威力,使我堅定地在不畏強暴中走過來。我雙手被手銬吊銬5個半小時,手紅腫得像饅頭,銬子卡入肉中,很長時間失去知覺(至今雙手留有疤),脖子被電線勒成深深的血溝,胳膊被電棍電得疼痛難忍,痛苦掙扎脫了臼不能動。獄中常人找來獄醫,他被我的正義所感動,說:好好煉功,自我調解,不能幹活……

在獄中二個月裏結識了很多有緣人,通過我們講真象,他們明白了法輪功是甚麼,知道了這場劫難是誰造成的,誰正誰邪。一個大本畢業的常人說:我原認為人生多讀書是資本,然後就是怎樣賺錢了,到這裏認識你們才知道,人生的真諦是返本歸真。明白了很多道理,學會背《論語》、《洪吟》等。當再提審她時,警察給她羅列罪名時,她說可以再加一條:我也煉法輪功了。監室裏進來個精神病犯人,頓時室內氣氛十分緊張,管教說:和你們放一起我放心。她和我們相處一段時間,神智清醒了,聽我們講真象也明白了很多道理。臨走時說:法輪功好!法輪功叫人做好人,心靈最美。

在這裏我們所有大法弟子所帶的能量場融化了多少有緣人得法,發願出去找《轉法輪》。真可謂「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法輪在我身上顯現的奇蹟就更多,時刻為我調整身體,撫平我脖子上的凹溝創傷,恢復知覺,使各部位歸位,心靈得到淨化昇華。我深深地體會到:「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博大》)

慈悲偉大的師父利用正法的歷史時期給予弟子建立威德的機會,為弟子們擺平了宇宙中縱橫交錯的複雜關係,豐滿著弟子們的世界,平衡著從上至下生命的位置,圓融著宇宙的法理。以後我會更加精進的用一個覺者的智慧和如意的表現,莊嚴地清除邪惡、講清真象、救度眾生。

以上是個人修煉體悟,有不對之處望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