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的正法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1日】自從1999年10月28日去北京證實大法好後,我曾經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1999年10月30日─2000年10月2日)、鄉政府、縣洗腦班(2001年5月13日─2001年5月22日)、市看守所(2001年8月7日─2001年11月2日)共四次。這四次我都是用自己寶貴的生命絕食、絕水抗議這種非法關押,被無條件釋放回家的。前一次是被本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差20多天就到一年的時間才悟到:我們不是犯人,我們沒有罪,師父沒有錯,我們不能認一點錯。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最神聖的。我們不應該被關押,我們有權解除這種非法關押。我們不吃犯人的飯了,必須無條件、無罪釋放。我們寫了許多上訪信、洪法信、申訴書,最後我們才決定絕食、絕水,用我們自己寶貴的生命抗議,結束了這場迫害。後幾次更是這樣。因為師父在2001年4月24日寫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中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通過這四次實踐,我深深體悟到:如果你是一個因為堅定大法、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環境,除了去向面對的人「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正一切不正的」( 師父經文《大法堅不可摧》)外,(因為師父在經文《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說:「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那裏的一切一律不配合。因為我們是好人,我們沒有做壞事,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法輪大法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修煉法門。非法關押是強加給我們的不公。「在面對無理的傷害、在面對對大法的迫害、在面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時,是不能像以往個人修煉那樣對待、一概地接受,因為大法弟子目前處在正法時期。」(師父經文《正法與修煉》)。要做我們應該做的。如:可以逐級寫申訴書、上訪信、揭露酷刑的材料、洪法信等。因為我們這些信也都是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就是正法。必要時我們絕食、絕水,用自己寶貴的生命抗議,結束這場迫害。要求無條件、無罪釋放。其實這個基點還是正法。思想一定要純淨,不應該有一思一念其它目的。更應該明白清除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是生是死一切由師父說了算,真正地放下生死正法。「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師父經文《道法》),「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就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四次實踐,深有體會,正法主要是正自己,自己符合了法的要求,邪惡自滅,環境就變了。「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師父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

下面是我在市看守所的一段小故事。

2001年8月7日,我經過了兩天兩夜的嚴刑拷打,非人折磨,一個字都沒答它們,它們就把我非法關押進了市看守所。剛到了看守所3號監室,我就和同號的同修切磋了一下。大家都很快地認識到了,我們每個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應該正法、修出去。「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我們悟到,雖然有幾個功友因配合了邪惡,說了不該說的,準備勞教了,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因為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她們決心從新做好。第二天辦案單位就非法提審她們,她們就全否了以前的所說、所寫並同意和我一起絕食、絕水,在外面喊大法好……正法。但是這次絕食,由於種種執著,都沒堅持到最後,幾天就吃飯。我到第18天時,發現自己也有執著,思想不純了,而且總覺得看守所這裏還有我要做的事,正好一同修和我商量摘鐐的事。於是我就和隊長商量給我一本《轉法輪》,摘鐐吃飯。(她們都是吃飯摘鐐)(六七十斤重的三角勾鐐,還被關進了大鐵籠子)。就這樣,三號的四個同修再也不想絕食了,不久她們都被勞教走了。三號只剩下我一個人。三號的環境我們已經正過來了。號長帶領所有刑事犯,讓我們煉動功。過了兩天隊長又把我調到了2號監室,那裏我們共有四個同修,我們共同切磋,並很快和其他女號取得了聯繫。通過切磋,各號由配合號裏的一切,做到不配合,同修們慢慢地都悟到了。緊接著各號的刑事犯由不理解我們攻擊我們,打、罵我們到理解我們。並紛紛對我們法輪功有了正確的認識。有的(兩個)成了真正的大法弟子。一位在得法後堅信大法,到公判大會上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善良的人們快學法輪功吧。我要是早學了法輪功,我不會殺了我愛人的(誤殺)。有的得了法走了。我們又及時把各自寫的許多申訴書、洪法信、酷刑材料遞了上去,我想這多好啊。還有人幫我們弘法,往外送。其實這些信都經過了各個隊長、所長的手,他們看完後,都交上去了,是起到了鎮邪的作用。

從此以後她們真像變了人一樣,隊長還幫我們給男號同修送經文,那幾天都感覺天像變了。各號的環境都變好了,這裏也就不需要我們了,於是我悟到,我們應該到需要我們的地方,外面更需要我們助師正法、救度世人。於是我想和各女號聯繫起來切磋一下,下一步絕食、絕水的事。我們就發正念,讓隊長把我們寫好的和同修切磋信直接送到2號監室。就這樣我們各女號同一天絕食抗議,決定用自己人生最寶貴的生命抗議,結束這場迫害。在絕食期間,隊長兩次把我們各女號大法弟子調到一起切磋,有一次還調過來一個男功友和我們一起切磋。當然她們目的是讓我們吃飯,可是我們都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堅不可摧》)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非法關押就是不正的,就這樣18天後我被無條件、無罪釋放。讓常人看,誰出來我都出不來,可是,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我又回家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