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京為大法,坐牢也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 我媽媽和另一個功友被我們這兒的公安局處以拘留十五天的處罰,原因是她們上北京了。以下是她們這次去北京的情況敘述。

我倆是二十八日到的北京,在一個招待所住下了,半夜派出所來查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說是就帶走,從半夜審到天明。因為我給女兒寫了封信,還未發出,上面寫了我地區來京人員的情況,還寫了一句:頭可斷,血可流,大法不可丟。所以就被做為〝重點〝關進了某看守所。當時從天安門抓來的人太多,關不下,就把男號改成了女號。

抓我們的公安人員說:你們那個經文我都讀了4遍了,你們的好多話我都知道。我們這是在給你們考試呢,給你們發考卷。一個老警官說:我們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但中央已經宣布了,就是給你們平反,也得有個過程。 看守所的一個看守也說:你們都知道,我們根本沒有把你們當犯人,我們拿著國家的工資,我們得聽政府的。

去看守所的路上司機就說了:現在你們全國各地的功友都來了,你們進號子裏去切磋吧。進了號子一看編進我們房的全是大法弟子,主要是東北三省的,其它各省也有。我們一共十二人,他們另派了三個老號看管我們,三個都是小姑娘。

當天夜裏睡到半夜,管教在門口喊叫著:誰想回家去的報名。沒有一個人吭聲。她又扯著嗓子喊:不想走,都起來煉功。一個東北的功友說:大家聽見沒有,管教叫我們煉功了。我們嘩一下都坐起來開始煉功。管教急了,去把錄音機打開放音樂,我們不動心,堅持煉完靜功又煉動功直到天亮。管教也不管了,說:你們可找到地方了,跑這兒來煉功來了。

第二天夜裏換了一個很兇的管教值班,而且電視也播定性的內容。本來那三個姑娘已對我們很友好了,表示願意了解法輪功。一看電視她們態度馬上大變,加上這個管教吼了她們,她們就說:今兒個晚上你們甭想再像昨天晚上那樣了,你們都不知道,以前從來也沒有這樣過。半夜的時候,有幾個學員開始打坐了。管教正好路過,她就叫三個姑娘把一個東北的功友腳搬開,可她們三人怎麼也搬不開。管教就叫她下來,到牆根蹲著。三個姑娘就把她抬到地下,她就在地上打坐。三個姑娘又去抬第二個功友,她說我自己來。嘩一下全部都下到地上打起坐來。管教沒有辦法就去把排風扇打開,號子裏的排風扇就像泵在發電一樣嗡嗡的,可是大家不動心,堅持打坐完。後睡了一會兒我們又開始煉功,管教過來看見了,叫了一聲:抽瘋!一個功友跟她擺擺手,她再也沒有吭聲,輕輕地走過去了。

在看守所的兩天三夜,我們就像進了一個學習班出來了,天天在一起交流,學法,那個提高之快呀!有一個學員夢見在一個大圓柱子上攀登,非常艱難,師父就對學員們說:手拉手,一齊上!在這種艱難形勢下,學員之間的相互鼓勵的確很重要。我們號裏有個老學員跟過師父五個班,從七月二十一號就被抓,到現在沒在家呆幾天,幾乎就是這個監獄出那個監獄進,她當無名氏,怎麼審她就一句話:我不想說;有一個學員被戴上腳鐐照樣拉上雙盤;有一個學員手反背帶上手銬,管教說:你今天要能把手拿過來我就服你了。她就輕輕地把手拿過來了。我們號裏還有一個江蘇的學員,她們從天安門拉到豐台體育場凍了一夜還戴了手銬,四天沒吃飯,臉色白裏透紅,精神飽滿。我們還碰見一個北京密雲的功友,他才學法一年,四。二五和七。二二他們都是全家出來了,這次他又出來了。還有兩夫婦帶著五歲的孩子關進了拘留所,把一家三口分三個號關,他們悟到這一切都是為了修煉提高,了斷這個情。

我們離開看守所時,聽見管教們互相在問:那個局長(大法弟子)接走了沒有?有回答:接走了。還有地委書記大法弟子走出來的。還有大學教授、大學生等等,每天天安門都有幾十輛警車在專捕大法弟子,只要一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回答是就抓走。他們認為沒有甚麼活動的就直接轉各省駐京辦,認為嚴重一點的就送拘留所。

三天後我們被送到我市駐京辦事處,當時從各個派出所和看守所轉過來的有二十個學員。我們又在辦事處進行了集體學法煉功和交流。

我市有二十多個無名氏因上訪被關在宣武門看守所,他們絕食爭取學法煉功的權利,被看守強行從鼻孔裏打進鹽水。一個功友就說我自己來。接過來就喝下一大杯(自來水管接的冷水加一大把鹽)。那看守就從頭頂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口裏惡狠狠地罵道:他**,我把我剩的這點德都給你。某縣去了五十多人上訪,被抓後有一半當了無名氏。某縣去了三十多人。某縣站長楊**從7。22出來至今下落不明,她的妹妹是個得法不久的新學員,卻毅然走了出來護法。

交流中學員們談到:有的功友天目看到關押大法弟子的牢房在另外空間就是一座大廟。還說有一個學員元神離體到了天上,天上的佛道神都問他:你是怎麼上來的?他說 :我在家堅定實修。佛道神們說:大法在人間遭到如此浩劫,我們想正法可沒有機會,不允許我們動。我們求師父,師父流了淚,說:我還想再等一等!說著一道白光把他打了下來。

我們從監獄裏出來的學員都是精神飽滿,對大法充滿了信心,沒有一個人是灰心喪氣的。 現在我們又被關進了當地公安局,當地公安人員勸我們說:你們這樣太不值得。我們就給他說:比方說你的父母親被人辱罵,被人傷害,你能無動於衷嗎?他說:你們這麼說我就理解了,你們把你們師父當爹媽,我的父親要是被人侮辱我也不幹!我們說:那就是了。我們不管關在哪兒寫的〝供詞〝都是:用生命捍衛宇宙大法,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決不回頭!

大陸學員
1999年11月3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