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日夜:在任何環境中都可以做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在被關押的日日夜夜裏,每天面對的不是警察就是犯人。警察憤怒時拍桌子厲聲大叫不讓睡覺,說我要不是個女的,他一個巴掌上來我就得打幾個滾;犯人們管我們叫「新來的」,整日厲聲惡語,讓我躺在濕淋淋的地上睡覺,還讓我在房頂滴漏污水的地方睡了兩天。

我一直牢記著師父的教誨:「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在這樣特殊的環境中,我在維護師父、維護大法、維護一個修煉者的尊嚴的同時,紮紮實實的做一個好人。我對審訊我的專案組的警察們一再陳述我的觀點:你們盡可以把我當敵人當犯人,訓問我,呵斥我,那是你們在你們的角度做工作。但我從沒有把你們當做敵人,我堂堂正正的修煉,本本份分的做一個好人,我沒有任何違犯憲法的行為。我也不把自己當犯人。我可以和你們談話,談我修煉過程和體會。在談話中我和你們是平等的。」經過20多天這種訓問與談話式的交流,我偶爾聽他們背後議論:XXX這人真不錯,上面要處理她,咱們堅決不答應。

當他們評論師父及大法時我心裏特別難受,為師父為大法也為他們,我就善意地對他們說:「以前一直是你們教訓我,我也誠懇地對你們忠告,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你們真的無法理解她那博大的法理,我不說你對大法妄加評論對你的生命產生的永遠的影響,就是做為一個人,一個善良的人,也不能落井下石,牆倒眾人推呀!」拘留一個月後他們把我從看守所提出來放在派出所裏監視居住,碰上心地善良的警察值班時,就把我從監裏放出來活動,我就掃院子澆樹洗汽車,還幫助做飯菜的大爺下廚房。有人開著玩笑說:「這不像煉法輪功的呀,電視裏播的煉功人都不幹活,家也不管了,地也荒了......」。我在看守所的一個「迎國慶嚴管月活動」中每人必寫的保證書裏寫到:「每年國慶前夕我都會用工作成績向國慶獻禮,但我堅信在任何環境中都可以做一個好人,在看守所這個特殊環境中,我會善待每一個人」。

我幫助值日的犯人擦地刷廁所,替有病的犯人值夜班,閒時我就跟她們談我修煉的體會及做一個好人的道理。有一個新來的農村婦女不識字,要求三天內背熟監規,指派教她的人教了一天就不幹了:「號長,我XX的受不了了,讓『真善忍』來教吧。」我因為白天要被提訊,就利用午飯後,晚點名後的時間一邊給她拉家常一邊一句一句教她,一句話上百遍她也學不會,有一天我也急了,我當時很難受,我一個修煉的人,人家犯人都叫我「 真善忍」,而這點小事上我卻沒有善也沒有忍,真是處處有漏。20天後終於她會了,她常拿好吃的感謝我,我說我是修煉的人吃不吃無所謂,這些東西對你就很重要,你留著自己用吧。她感歎說:「哎,這麼好的人也住監獄。法輪功這麼好,我以前怎麼就沒有聽說過,我出去一定煉這個功。」

在此之前犯人們大部份沒有聽說過法輪功,我進去之前她們都根據輿論宣傳的導向寫的認識,我進去後她們看到我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好人,我還不斷向她們介紹修煉的真實情況,她們由開始的好奇到逐漸地了解,發現電視宣傳都是假的,竟有一半多人表示想修煉大法,很多人跟我學打坐,我也覺得有意思,我煉了幾個月才能盤上幾秒鐘,她們大多數能盤得很好。師父說:法度有緣人。無論她們以前做過甚麼。

難得生逢大法弘傳之世,我真的希望她們能夠在大法中修煉 ,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挽救一個人的生命。在我以後又進來過5個「新來的」,她們都沒有受到欺負,一個做值日有6~7個幫助。犯人們基本上已不罵人不說髒話了,我臨走時一個犯人指著我對大家說:「她不會罵人,我在她跟前不敢罵人,想罵人臉就紅,不好意思罵不出口了。」上課時我旁邊坐著的女孩天天與我聊天,她說:」人們都說,好人進了監獄也得學壞,我在裏面卻學會了如何做好人。」

法輪大法學員
1999.9.2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