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和勞教所的正法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2日】我把因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無窮,但只是因為上訪講實情就被抓進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而遭受的迫害經過寫出來,讓更多的有良知的人們不再被謊言、假象所矇蔽。

我於一九九八年八月得法。修煉後不久便收到驚人的奇效:原來患有的嚴重心臟病、腦神經衰弱和胃腸炎等疾病都好了。經過學法我認識到這是一部高德大法。我不僅獲得健康身體,思想境界高尚而且家庭和睦,親戚、鄰里關係融洽。

因為江澤民集團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一直污衊、迫害法輪功,於是本地廣大法輪功修煉者於2000年3月集體簽字上書「人大」反映真實情況,我也簽字了。半個月後,派出所到家裏抓人,把我全家帶走說是調查。到了派出所強行讓我寫保證以後脫離法輪功,我拒絕他們的無理要求,我說:「法輪功使我身心受益,為甚麼要脫離?」民警說現在「政府」如何如何,你就不能煉!我說:「正因為政府不了解情況,我才反映真實情況。法輪功在社會上弘揚七年,所到之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使多少身患絕症的人恢復健康,為國家節省大量醫藥費。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以前受表彰,獲得頒獎的好功法怎麼一夜之間就被顛倒過來呢?」警察說:「你們功法再好,威脅了XX黨的政權就不行。」我說:「人人都行善重德,對社會有益,怎麼能視好人為敵呢?害怕好人多的人那不是壞人嗎?」警察大喊地拍著桌子說:「XX黨可不管那一套,讓你幹甚麼就得幹甚麼。槍口可不認好壞人!」我堅決不寫保證。於是他們就讓我出賣大法弟子的名字,遭到我的拒絕:「我信仰法輪大法,我就要捍衛他,哪怕是失去生命,也決不做出賣大法和自己靈魂的叛徒。」因為我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和不出賣別的大法弟子,所以我被送進看守所。

一、在看守所裏

1、所謂的執法者懲善揚惡

剛進看守所,管教讓同號裏吸毒、賣淫的犯人用最污穢、下流、不堪入耳的話不停地辱罵大法弟子,沒頭沒腦地毒打、用腳踢、踹大法弟子。整大法弟子成了犯人的任務,誰整得越厲害,誰最能得到管教的獎勵(通常獎勵她們煙抽)。

2、剝奪講話權利

在監號裏不允許大法弟子講話,誰講話便會遭到看管你的犯人們的一陣毒打--抓住頭髮往牆上撞。(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被管教分配的幾個犯人看著)。然而犯人們每天卻可以談論不健康的東西,傳習賣淫經驗和犯罪手段。令我吃驚的是賣淫的犯人說,警察跟她們都有不正當關係(經常跟她們睡覺)。她們在勞教所中呆的時間長了,裏面搞的腐敗事情她們都能清楚地說出來。

3、不准有五官表情

無論大法弟子哭或笑,都會遭到同室犯人的奚落、耍弄和侮辱。

4.沒有上廁所的自由

大法弟子上廁所只有在看著她的犯人也想上廁所時才能去。如果犯人不想去,大法弟子即使尿濕褲子也不准去。

5、犯人們發洩的對像

犯人們時刻都盯著大法弟子並捉弄著玩。在這裏犯人們想罵就罵,想打就打,隨心所欲,大法弟子成了她們發洩、消遣的對像。剛進來的人被籠罩在監號裏恐怖下,即使不挨打身心也受到了摧殘。在這種恐怖下,我一直默默地忍受著這些對我精神與肉體的折磨,確實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心中無怨無恨的一個修煉人的標準。

6、集體絕食爭取講話權利

由於不讓大法弟子講話,我們便通過絕食來爭取。在絕食4天後,我被強行灌食(灌的都是白菜湯):有的掐我脖子,有的扳嘴,有的抓頭髮,有的按胳膊、腿,還有人對我拳打腳踢。雖然遭了不少的罪,但還是爭取到講一點話的權利。

半個月的看守所生活使我明白恐怖和腐敗遍及中國大陸。法律上規定的公民享有的權利與自由只是一個欺騙百姓的幌子而已。離開看守所時,管教訓話:「如果你還想吃窩頭就回來,你應該聽XX黨的話。XX黨是母親。」我說:「我不願意來這兒,是你們硬把我抓來的。如果我告訴母親我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無窮,母親會因此摧殘、逼迫我詆毀、玷污救命恩人嗎?她能因發洩私憤而讓自己的兒女重新病魔纏身,甚至失去生命嗎?」管教半天沒說出話來。

二、走上天安門

回家後,我看到電視、報紙所有的媒體天天都在誣蔑師父和大法,而且將所有能使人了解到真相的渠道封鎖了。邪惡勢力對師尊和大法的構陷越演越烈,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在不斷升級。我再也坐不住了,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本應是最有發言權的,可是卻沒有講話的權利和自由。在這種情況下,我於2000年10月毅然走上了天安門。在天安門廣場我打出橫幅並高聲喊出了壓抑在心底許久的話「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幾個男女便衣跑過來撕搶橫幅,把我連推帶搡地拖上了一輛大篷車上,車上的警察對抓來的大法弟子拳打腳踢、謾罵。有一位80歲左右的老太太高聲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一個年青的警察對老人家滿口髒話,讓在場所有人都看到這就是XX黨培養出的「人民」警察。

隨後我們被送到旅館,暴徒把我關在一個房間中,將我雙手背銬在暖氣上,使我既站不起來,又蹲不下,然後惡警用皮膠棒狠毒地打我,打累了就走,其它房間的大法弟子也遭到同樣的『待遇』。撕心裂肺的聲音傳遍整個走廊。在上廁所時碰到隔壁大法弟子,她被打得背部、臀部青一塊紫一塊,連褲子都提不起來。還有的被打得奄奄一息,生死未卜。

後來我被地方派出所領回去。在那裏兩天不讓睡覺,警察輪番審訊我,對我進行體罰。晚上惡警們在地上潑上涼水,讓我光著腳站在水中,不准靠任何物體。11月的夜間天氣很冷,他們想通過這種辦法使我妥協。於是,他們拿來幾頁紙,問我上面的要求能不能做到。我說,配合你們打壓、迫害法輪功的事我做不到!他們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用吊銷我獨生子的戶口和大學學籍威脅我,讓我放棄信仰大法。我說:「你們用盡一切手段也改變不了我對法輪佛法的信仰,我寧可捨去生命,也不會因貪圖安逸而出賣自己靈魂,決不做玷污師尊和大法的事!其實哪個黨派、組織、團體都討厭叛徒,我堅信法輪大法決不反悔。」他們無計可施,就把我送進看守所等判決。一個月後判決下來,把我送到了勞教隊。

三、在勞教所裏

剛到勞教所時管教企圖動搖我。我用悟到的法理把她的幾個站不住腳的問題一一駁回,他們妄圖欺騙我的想法失敗了,就把我分到普通班(也就是與賣淫、吸毒的犯人關在一起),讓她們看著並打罵大法弟子。

在勞教所裏每頓只給兩個小饅頭,食不果腹。如果還想吃,哪怕是別人吃不了剩下的,她們寧可扔掉饅頭,也不給大法弟子們吃。邪惡之徒們妄想讓犯人們從精神、肉體、限制食物數量上摧殘大法弟子,使我們沒有生存空間以達到她們的邪惡目的。於是先讓我嘗嘗被折磨摧殘的痛苦,但這些對我一點也不起作用,便把我調到關押背叛大法者的班(言行上沒有犯人們那麼暴力)。邪惡之徒想鑽我人表面的空子,希望換一個安逸的環境來麻痺我。我一進去,管教就交給她們任務使我放棄信仰,於是她們便圍著我對我進行洗腦。然而我堅信大法的心是用任何方式都無法改變的。我不聽她們的那一套,便問她們,是甚麼使你們被洗腦的呢?她們含著淚說,對不起師父,因受不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而違心寫的悔過書

管教見我堅強不屈,就把我又調到一個班,既有大法學員又有犯人。當時正趕上我消業,痛得直不起腰來。我在屋裏只待三天,就必須出去幹活。我忍著疼痛想爬起來,三次爬起,三次摔倒在地上。我心裏知道自己承受的業力已經很小了,師父太慈悲我們了,我一定要站起來,這時我的腰立刻不痛了,一下站起來了。我的腰痛不治自癒,顯出大法的神奇效力。大法的神奇功效勞教隊的人是有目共睹的,大法弟子身體非常健康。暴徒們為了全面迫害大法,混淆視聽,她們給大法弟子帶上手銬腳鐐,逼迫她們看病,並給每個人開藥吃,硬說身體有病。其中有一個弟子因抵制,邪惡之徒們就把她按倒在地,強行往她的血液中注射藥品,也不知道是甚麼藥。

每天的體力活是扛麻袋。把裝有豆子的麻袋往我身上砸,一次次將我砸趴在地,這時管教就問:「法輪功好不好?」我堅決地回答:「好!」銧!她猛地一拳打在我的臉上,又掄起巴掌打我耳光,把我打得身子轉個圈兒。然後又重複問我,我照樣回答大法好!一陣的拳打腳踢,女管教隊長打完後又讓男的接著打。到半夜讓我挑豆子,只看見眼前一片模模糊糊的東西,甚麼也看不清,就罰我站著,直到零晨3點才讓我睡覺,到5點又把我砸起來,繼續扛麻袋。瘦弱單薄的身體就這樣超負荷地被奴役著。

有時為了消磨我的意志,正值寒冬臘月,寒風刺骨,暴徒們讓我穿著毛衣毛褲站在風口處凍我,管教穿著厚厚的大衣都凍得直發抖。我雖在困境中,但心中有法,默背師父經文《洪吟》中的《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我感到全身熱乎乎的,直出汗。我悟到:這就是法的力量。

我始終站在法的基點上對待每件事情,在勞教所裏的分分秒秒都不放鬆,雖然環境惡劣,時刻都有觸及心靈的事出現,但我始終用大法來嚴格要求自己。到勞教所的第一個月無論犯人、管教怎樣打罵、欺侮、刺激、虐待、故意整我,妄圖摧毀我的意志和信仰,在迫害中我默默地承受、忍耐過來。

四、強迫寫悔過書,欺騙聯合國

每天下午幹完活,暴徒們強迫法輪功學員集體看由邪惡勢力精心編排好的誣蔑師尊的錄像,以及江澤民集團寫給聯合國的玷污師尊的「控告信」和悔過書等「揭批材料」。如果誰不寫揭批文章,邪惡的管教就發瘋似的用皮膠棍毒打、虐待大法學員並威脅說,如果不寫就是跟政府作對,就給你們加刑。她們採用恐嚇、打罵、體罰等手段強迫人背誦、複述灌輸的邪惡內容以達到給她們洗腦的目的。而且還恫嚇妥協的人一遍又一遍,沒完沒了地寫「揭批」師父的文章和悔過之類的東西,這是妥協的人每天要必須完成的所謂作業,每次寫完這些東西還要忐忑不安地等待結果。如果認識不深刻換句話就是說罵師父不夠狠,還要被罰寫多遍,直到它們滿意為止。背叛者寫完悔過之後回到監號都大哭一場,說:「對不起師父,實在因為受不了它們的毒打才違心地寫的。」天天強迫「學習」由邪惡勢力專門編造的污陷師父和法輪功的「白皮書」。

有個吸毒的犯人讓我看,我堅決不看,她就把書惡狠狠地扔到我的臉上。還有一位堅信大法,不向邪惡屈服,不寫悔過書的大法弟子,邪惡之徒竟然把她的雙手銬成殘廢,連東西都拿不起來。除了在精神上控制、摧殘外,每天還要超負荷的勞動--扛100斤重的麻袋。法輪功學員就在這種精神高度緊張地恐怖氛圍中生活。

有一天邪惡的管教們強迫背叛者寫悔過書時,讓簽名並按手印,現場還有錄像的。當時人們只是把這當成每天必須完成的工作,違心地應付著。後來得知邪惡的江氏流氓集團竟然厚顏無恥地把錄像帶送到聯合國做為繼續構陷、加害師父的「證據」。沒想到邪惡的觸角竟然延伸到了聯合國。邪惡不僅用盡心機利用宣傳工具構陷給上億人帶來美好、幸福的師父和大法,而且還輿論造假、欺騙、毒害世人,使人不知真相後它們又可以肆無忌憚地欺騙全世界人民。

五、恐怖的春節聯歡會

在2001年春節聯歡會上管教隊長讓大家發言,每個人都可以說幾句,有一個大法弟子剛想說,還沒等開口,就被管教一把抓過去,拳腳相加。聯歡會上本不熱鬧的場面頓時被突如其來的恐怖暴行打擊得蕩然無存,會場上的氣氛凝住了。大家萬萬沒想到:邪惡無孔不入地利用每時每刻迫害著大法弟子。它們的暴行顯然在警告在場的每個人:誰堅信法輪功,就是這樣對待。

因為過春節了,有一位大法弟子把一頓飯只發給她的兩個小窩頭放在碗中舉過頭頂,向偉大的師尊表示敬意,管教把她拉出去毒打一頓後,讓她身體兩頭對折(頭朝下挨到腳),豎直立著,撅著屁股,非常痛苦,整整折騰她一個晚上。她就是這樣度過除夕之夜的。

我看到很多學員的親屬子女來勞教所又哭又跪地哀求,讓母親早點回家,丈夫逼迫妻子寫悔過,如果不寫就跟她們離婚。管教說:如果大法弟子不寫悔過書,子女念書、就業都會受到影響。如果你已經上公安局的名單,你的親戚,他們就業、工作、當兵政審都要受到影響。你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別人著想啊等話施加壓力。把株連九族的招兒都用上了。此時我悟到:對人性無存,正念全無的邪惡,不能一味地忍讓,應該用偉大的佛法歸正她們的一切不正的思想與言行。就像師尊在經文《忍無可忍》中所寫「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但是忍不是寬容已經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法無天的敗壞眾生與大法在不同層次的存在,更不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

六、正法歷程

我決定採取另一種方式來證實大法,制止邪惡之徒們的倒行逆施、顛倒黑白、助惡打善,野蠻地迫害大法弟子。

(1) 懲惡揚善

犯人們欺侮、打罵大法弟子時,我非常心痛。邪惡的管教怎麼能讓犯人(人中敗類、渣子)欺侮道德高尚的大法弟子呢?我暗下決心,我要用宇宙大法賦予我的智慧糾正不正的一切。因為犯人們長期放任自己造成了她們時常犯錯誤,我就抓住這些小事指出她們的錯誤。我用我所學的法理啟悟她們的良知,使其去掉惡習。這樣一來她們都老實了,知道應該怎麼樣對待、尊重他人,從此以後犯人們再也不敢欺負大法弟子了。

(2)樹立正念爭取人權

在勞教所裏限定上廁所的時間。有時剛要解大便,管教就大喊時間到了,想解大便又憋了回去。通常10天才能有機會解出一次大便。為了迫害我,不讓我上廁所小便,憋到極限時也不讓去,急得我在地上打轉轉。對於這種滅絕人性的虐待,我不再採取忍耐的態度,我應該享有人最基本的權利--上廁所的自由。在我憋不住時,就在監號裏用盆接著尿。因為尿味熏人,別人都無法忍受,班長就找管教,管教也沒辦法只好妥協。從此我有了上廁所的自由,想去就去。

(3)堅定正念環境變

夏天天氣炎熱,扛麻袋幹活,又髒又累,又渴又熱,很需要洗澡。可是全班幾十個人只給一小桶水。班長利用職權,多用水,其他人只能分到一盆底的水。這還不算,班長竟讓大家用洗過屁股的水和撒的尿刷碗。天底下哪有這麼沒人道的做法,可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我上去就把班長的盆掀翻在地,管教來責問我,我說:「你們整天向我們宣揚XX黨法律有多好,可你任命的班長都欺壓犯人。你見過讓用洗過屁股的水和撒的尿刷碗嗎?就連生畜和動物都知道把乾淨的水與尿分開,怎麼XX黨的天下人還不如動物了呢?這就是你們所宣揚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共產黨政策和法律嗎?」在我強烈的堅持和大家的呼籲下,情況得到好轉。我可以到打水處隨便用水。這再一次展現了堅定正念環境變。

(4)正念除惡

因為我伸張正義,為大家爭取權利,管教認為我不好管,經常給我調班。一天把我調到別的班,這個班的班長是管教親自任命的一個叛徒。她在班裏負責做大法學員的洗腦迫害,手段極其惡毒。管教在班裏規定:白天不准躺著,只能坐著。她搞特殊,全班就她一個人總躺著,而且出去幹完活脫下的髒衣服讓別人洗。大家心裏有氣,不敢當她面說,都向我說,希望我伸張正義。我就對她說:你學法輪功是讓你到勞教所裏當官來了?她一句話也沒說,臉臊得通紅,跑到管教那去彙報。管教來了解情況,我對管教說: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從來都是正大光明的,我說的都是事實。你任用的叛徒當班長,她怎麼能這樣欺壓大法弟子和其他人?為甚麼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不這樣幹呢?是不是你們的政策、法律、體制自身出現了問題?這可是滋養腐敗和不正之風的土壤。班長聽後感到無地自容,還從來沒有人敢揭發她的醜行。在我的正念下,我所在的班不再有打罵大法弟子的現象了,而那個班長也被調到別的班。

(5)揭穿邪惡罪行

邪惡的管教在動搖大法弟子時總是罵師父和大法,宣揚XX黨如何好,如何「寬宏大量」等。我說:如果共XX黨好,它就不會誣蔑給予人們美好、幸福的法輪功。我師父說過「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圍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來決定的。」難道就因為煉法輪功的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連警察都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那為甚麼好人被抓被打?你們跟大法弟子無怨無仇,為甚麼要打罵我們呢?還不是因為你們要生存,端XX黨飯碗,就得按它的意志做事嗎?如果你不這樣做,就無法向上級交待,就得失去工作;哪個警察管轄的範圍裏有煉法輪功或因上訪被抓,這個警察就會因此被扣工資、罰款、開除等。你們有憑人性、正義、良知做事的權利和自由嗎?沒有!所以你們也同樣沒有人權!江澤民流氓集團不僅在迫害大法弟子,而且也在強迫執法人員犯法、犯罪,踐踏法律,同時也在毒害全人類!

有一次一個管教故意羞辱我,你都是快抱孫子的年齡了,還出來,真不要臉。我義正詞嚴地說;為了講清真相,堅持真理,弘揚大法,伸張正義,有甚麼不要臉的?江澤民流氓集團才真正無恥呢!它們採用輿論造假、移花接木等手段,在電視上泡製出一幕幕虛偽的「幫教場面」和獄中的「歡歌笑語」來欺騙聯合國和全世界人民。你看見哪個法輪功學員違反法律、貪污受賄、欺壓百姓?沒有。而XX黨幹部欺壓、奴役百姓的事怎麼沒在媒體上曝光呢?相反,媒體整天播的都是粉飾太平,給他們歌功頌德的事,卻不管百姓死活。

管教們還對我說,江氏在下達給勞教所任務時,說如果不能「轉化」法輪功學員將亡黨亡國。我說:亡國不是由人來決定的。如果法輪功不好,怎麼能在短短的七年時間裏傳遍全世界?怎麼全世界的人都說法輪功好?中國政府在這七年裏也承認法輪功是好功法,而且還頒發獎杯、獎狀?難道只有符合某些人的標準才是對的,世界各國和聯合國的標準都錯了?並非如此,只是因為法輪功太正,才顯出某些東西的不正。如果人們都學了法輪功,都放下個人名利,人心向善、重德,那不就沒有貪污受賄、腐敗等這些不好的東西存在的土壤了嗎?這時管教嚇得趕快把門關上,生怕被別人聽見。

(6)正念顯神威

因為我堅定大法決不屈服,管教就把我家人給我的錢扣壓下來,不給我。勞教所為了賺錢,日常生活用品的價格比外面高出好幾倍。她們不許我購物,又不許家人給我送日常生活用品,連牙具也沒有,來例假都得靠大法學員給我湊上一些衛生紙,就是上廁所的紙都是借別人的。過年了大家都可以買許多東西,然而我卻不行,大家就送給我一些,我一點也不留都送給家在外地的人。她們不忍心吃掉我送的東西。(因管教不給我錢,我就一直靠喝白菜湯維持生命)在我最需要營養的時候,我首先想到的是別人,而不是我自己,這就是大法賦予我的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高尚品德。管教和班裏的人都被感動了,管教把這些東西和家人寄給我的錢送到我的面前。

通過我的經歷證明了邪惡勢力在宇宙大法面前註定是要被滅盡的。因為師尊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邪惡的醜行被揭露出來之時,也就是它們奉行的假、惡、暴及國家恐怖主義被埋葬的開始。

大陸大法弟子 梅花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十二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