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洗腦班堅強不屈的經歷使我更加堅信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6日】2000年元月一天,我在家裏接到村幹部的電話,叫我到村部一趟。在那裏我被鎮派出所和610歹徒綁架,他們要我上電視表態放棄修煉法輪功,並交「保證金」一萬元。我沒有答應他們的可恥要求,於是,他們就把我送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七天後,家人交給了他們一萬元後(派出所五仟元、610辦五仟元),他們才放我回家。

回家後只過了十二天,鎮派出所、610辦和村不法官員又到我家裏來綁架我去洗腦班。洗腦班設在敬老院裏,裏面關了30多名大法弟子,由各村抽調來的民兵連長值班,晝夜輪班監控,非常恐怖。頭幾天晚上,不許睡覺,不許說話,面牆站立。政法書記隨意毆打大法弟子,他們逼我罵大法,我不罵,政法書記就打了我幾十個耳光。然後他又逼問我,我說法輪功不是宗教,是教人向善的。於是他們像發了瘋的一樣,強行要我脫光上身,並要我跪地,四五個惡人開始對我拳打腳踢。政法書記把皮鞋側拿著在我頭頂、臉部亂剁,一邊嚎叫一邊剁,我沒有吱聲,心中默念「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洪吟》)他們打了我一個多小時,又罰我站,腳前掌落地,腳後跟不准落地的站式,站了8個小時,我還是沒說他們要我說的那句話。由於我頭臉被他們打腫了,中午咽不下飯和水,到晚上就好了,我知道這是大法的神奇。

第三天,他們就將我帶到離洗腦班不遠的刑警中隊,裏面只有兩個惡警。他們把我手反銬著,並把我按跪在地,一頓毒打後,其中一個惡警說「將狼狗牽來,叫狗咬他。」我心裏一驚,馬上就鎮定下來了,心想如果不欠那狗的,它就不會怎麼樣咬我,何況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於是我繼續默念《洪吟》。拴著的狗被解開了,可是它卻沒有聽主人的使喚,卻跑到廚房裏去了,兩惡警拿了棍子趕,狗還是不出屋。我聽他們在說:「真奇怪,狗為甚麼不咬他?」他倆還懷疑我會念咒,於是他們就變了花樣,強行要我吃了三個乾紅辣椒,並灌了我瓶白酒才罷手。我心裏明白,壞人真不如狗啊!這兩個惡警迷得太深。是大法的威嚴,我才沒有被狗咬。

第五天,惡人又想到了一個新招,讓被劫持來的法輪功學員站隊,願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站到一列,跟江××走的站一列。由於我站到了修煉法輪功的隊列,惡警氣急敗壞之餘揚言要判我勞教,命開來警車把我帶到了派出所。警察分四班輪流審問我,邊審邊對我施加拳腳,48小時不准我睡覺,不給我飯吃。還給我整理20多頁的黑材料,威脅要判我勞教,但我沒有害怕,心裏有空就背《洪吟》。我沒有按他們說的做,他們也沒能奈何我,還是把我又押回了洗腦班。

在洗腦班裏,惡人向每個大法弟子敲詐錢財,其中我被敲詐了13600元。40天後,我家人交了他們索要數目的現金,並在「保證書」上簽了字,才放我出洗腦班。

師父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在被迫害過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暴露出很多常人之心,同時我也體察到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所以我沒有消沉,反使我更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同時我也相信自己,在以後的修煉中,會逐步放下常人心,逐步走向成熟。

今天我正沿著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用師父賜給的神通、智慧,為證實大法、清除邪惡因素、救度眾生,做我此時該做的事,直至法正人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