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 堂堂正正走出萬家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5日】我是一個退休職工,是黑龍江法輪大法修煉者,於1996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修煉以後身心受益,身體健康,精力充沛,心性得到極大的提高,從內心感到法輪大法好,我能修煉大法是我今生的最大福分。修煉必修心,法輪大法直指人心,讓我們提高心性,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而且教人向善,做思想道德高尚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我正是按著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

2000年2月,只因我說還煉法輪功,派出所不法惡警就強行把我送進拘留所,這也是我第一次因煉法輪功做好人被迫害到拘留所。就在春節的前一天,就是因為說煉,30多名大法弟子遭到非法拘禁,而且沒有任何手續。在拘留所住的是冰冷的屋子。我們是修煉人,必須學法煉功,因屋太冷,沒有被子蓋,根本睡不著覺,便很早起來煉功。剛開始煉,一幫管教就大打出手,邊打邊罵,我們沒煉成卻遭到一陣毒打。從那以後,只要背法、煉功,惡警就用各種手段折磨我們。惡警張XX、楊XX用小白龍(一種澆地用的硬塑料管)抽打,用棍子打,我們每人身上都傷痕累累。他們還用手銬子把我們扣住雙手鎖在鐵窗上,一站就是幾天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大冬天用冰冷的涼水澆我們,從頭澆到腳,被子、衣服都濕得水淋淋的,然後開窗戶凍我們,這真是人間的地獄。為了不讓惡警再迫害我們,大法弟子整體絕食絕水。絕食6-7天,經歷了種種魔難,最終贏得了煉功環境。但是這裏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們要求立即無罪釋放。最後一直非法關押70天之久才放人,並索要1000元保釋金。

6月,聽說在拘留所裏大法弟子絕食有生命危險,我和好多大法弟子去看望她們,並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派出所惡警又非法強行將我送入拘留所,同時還拘禁了好幾十個大法弟子。這次拘留所所有大法弟子整體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回家,再一次絕食抗議。絕食四天要灌食,我們齊喊無罪釋放不灌食。所長領著全所管教從我們屋開始拽人,可是一個也沒拽動,因為大法弟子已經形成銅牆鐵壁。沒辦法,它們把110警察調來。我們就是不配合,但它們人多勢眾,有的是從地上硬拖走的,有的是幾個人給抬走的,連踢帶打,整個看守所亂成一片,連喊帶叫。就在灌食期間,天空電閃雷鳴,下起大雨,灌食結束雨也停了,連刑事犯都說迫害大法弟子天都怒了。那幾天天特別熱,再加上灌鹽水和玉米麵,口乾舌燥,身體像冒火一樣烤著,還有惡警的踢打,身體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我們絕食抗議十天,最後所長答應我們提出的條件可以研究。在這黑暗潮濕的監舍裏又被關押45天才被釋放,公安局索要「保釋金」1000元,廠公安處索要3000元。

11月,我心裏帶著堅定的正念去北京正法,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打開「真、善、忍」橫幅,高呼:「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被天安門廣場惡警綁架,關進前門派出所大鐵籠裏。因我不報地址和姓名遭到殘酷的折磨。天黑時,警察用大客車把我們拉到很遠的北京郊區甚麼地方,其中我們四個女大法弟子被不法惡警關在男重犯的屋裏,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在那黑暗邪惡的地方呆了1天1夜,後被送到駐京辦,9日晚我單位來人接走到單位。由於自己當時怕心出來了,就寫了一個不進京的保證[注],單位公安處索要3000元罰款才放我回家。

2001年1月單位公安處勾結河東派出所又一次讓寫保證書,我堅決不寫。因我不放棄修煉,又一次被非法送入市第一看守所。50天後被非法判勞動教養1年,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分到洗腦班被包夾強制洗腦,不讓接觸大法弟子,不讓上飯堂吃飯,囚禁起來。隊長、管教、叛徒整天圍著你說個不停,目的是讓你放棄修煉。這時我心中只有一念:有師在,有法在,你們誰也動不了我。我頭腦中不停地背法,背經文,背《洪吟》,時時在心中告誡自己主意識要強,心要正,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決不背叛師父。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一定能闖過難關。這樣她們的輪番轟炸在我這兒不起作用,都被義正辭嚴地揭穿,謊言、欺騙在大法的威力下敗下陣來。在勞教所裏我時時以法為師,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不怕苦,一切艱難險阻都踩在腳下,很快闖出洗腦班,和大法弟子在一起。

3月末全體在萬家勞教所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寫訴訟,要求無罪釋放,但是檢察院的人不受理,對法輪功不講法律。我們開始絕食抗議,要求無罪釋放。絕食幾天後,獄警又開始迫害灌食,我們堅決不配合。醫院的男惡警和囚犯就大打出手,專往頭部、臉上打,滿口出血,打蒙過去了,還是不放過,硬是插鼻管。因他一插我就嘴裏吐出來,他們就用惡毒的手段,鼻子插管用手巾捂住嘴,那一瞬間真上不來氣了,感覺要死了,那時真的是師父在幫我,心裏呼喚不能死,突然它們手都鬆開了,險些被迫害死了。我們絕食承受著身體上、精神上種種極大的痛苦,確實感化了許多管教,喚起了她們的良知,承認我們都是好人。這時我們就給她們講真相,告訴她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這樣絕食抗議堅持了二十幾天,我們每天都在心裏背法,破除邪惡對自己的迫害,悟到在勞教所多呆一天都是對我們的迫害,決不消極承受,要公開學法,煉功。一班好幾個管教整天不離屋看著,再加上房間還有監控器,只要一屋有煉功,全樓管教都來制止,並大打出手。因為煉功,他們把我關進小號禁閉,一關就20多天。那裏管教更邪惡,整天讓你光著腳站著,那裏陰冷潮濕,一點陽光進不來,吃喝拉撒都在那不足兩平方米的小屋裏。我既然是修煉者,在哪裏都要學法煉功,我堅持煉。它們就把我雙手用警繩綁起來,吊在門上。我說你綁不住,繩子動一動就鬆開了。我多次煉功被綁,這時我心中想著師父,念大法,力量倍增,千難萬險擋不住我,我該在法上提高上來,修出大善、大忍、大慈悲心,多和管教接觸,講真相。大法弟子都是無辜的受害者,你們管教也是謊言宣傳的受害者,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告訴她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大法弟子堅強的意志、金剛不動的正信正念令邪惡迫害在我身上不起作用,這樣我從小號闖出來了。

6月中旬,在七大隊被關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面臨著嚴重的迫害,大法弟子堅決不配合惡警的要求,甚麼走隊列、報數、勞動,全部否定不參加。接著惡警又開始一場殘酷的迫害,體罰、打、罵,一切無恥的手段都來了。6月19日,獄警讓每個大法弟子填寫「保證書」放棄修煉,叫囂不寫的就讓到新成立的男集訓隊。大法弟子沒有被嚇倒,反而更加堅定大法,堅不可摧,堅決不寫保證。由於整體都不寫,只有個別幾個人寫了。這時魯、史兩個惡警所長兇相畢露,叫囂要採取最嚴厲的迫害行動,從老三班下手。6月20日晚,老三班三名同修被迫害致死,具體情況我們都不清楚,因為封鎖消息。老三班同修的死使邪惡的迫害有所收斂。我們不參加勞動,整天從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覺一直被強迫坐在塑料小板凳上,被嚴加看管。天氣又非常的熱,好多大法弟子身上都長了膿包、疥和乾疥。我腳上也長了膿包,不能走路。後來全身長膿包、疥、乾疥,每日渾身如針刺般痛癢,晚上睡不著覺。邪惡使絕了招兒迫害我們,就是要毀掉我們的意志,達到他們逼迫我們不煉的目的。可是我們是師父的真修弟子,是堅定的正法粒子,無論邪惡怎麼迫害都動搖不了我們金剛不破的堅強意志。在極度痛苦、難以忍受的情況下,我堅定的發正念徹底清除破壞我身體的邪惡因素,清除了身體的一切敗壞物質,身體恢復正常。2002年1月我闖出了萬家勞教所。

現在在萬家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還在受著邪惡殘酷的迫害。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必將受到歷史的審判,善惡必報。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