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般歹毒招術用盡後惡警氣餒地說「你自由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7日】2000年6月,我因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勞教。我在勞教所裏因不配合惡人,受盡了折磨。期間,我連續絕食抗議,兩個多月後被無條件釋放。

一天深夜,我正在家裏發正念,七、八個惡警把我家包圍了。我丈夫聽見外面有聲音,剛一開門,他們就闖了進來,三、四個惡警拽住我就往外拖。另外三、四個惡警拽住我丈夫不讓他動,兩個孩子嚇得啼哭亂叫。我堅決不跟他們走,他們硬是把我拖拉出去,把我的腰都磨破了。我被他們抓進了勞教所。

一進勞教所,我就開始絕食抗議,發正念、不報數,惡警就喪心病狂地打我,給我戴上手銬,一連幾天都是這樣。我沒有被他們嚇倒,繼續絕食,惡警終於停止了對我的打罵。我絕食一個月後,他們把我騙到一間小屋裏,三天三夜不讓我睡覺。第一天上午從八點多就開始迫害一直到十一點多,沒有停。他們用電棍電,用老式電話機連著銅絲纏住我的腳趾頭,一股勁兒地搖,讓我過電,我感覺就像抽筋一樣,直到機子壞了,他們才罷休。以後兩天多的時間裏,他們時電時休,但始終無法改變我對大法的堅定信念。

幾天之後,惡人又把我帶到勞教所的田野裏,用電棍電,讓我說師父不好。我說師父沒騙我,師父叫我做好人,我不放棄修煉。就這樣惡人沒有辦法,只好讓我回到監室了。

還有一天晚上,惡警把我領到墳灘上,那有幾個老墳,離不遠是一個水溝。他們站在水溝那邊,把我雙手銬在水溝這邊的樹上,讓我跪在地上聽他們用復讀機製作的令人害怕的聲音和鬼話,但我沒有絲毫害怕的念頭。過了一會兒,來了一輛小車,從車上下來兩個人,他們對我拳打腳踢,用棍子打,他們還把我帶到水邊,按住我的頭說,如不放棄修煉就把我扔到水裏淹死。我牢記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正念十足,他們又一次以失敗告終。

但是暴徒們還不肯罷休,當天晚上,他們把我帶回去,把我的衣服脫掉,把冷水澆在我身上,讓我坐在地上,用電棍電。當時正值冬天,我冷得直發抖,但一句話也沒說。一個小時過去了,他們這一招沒有起作用。第二天他們更是狠毒,用棍子抽打我的膝蓋,用腳踢我的腿,整條腿腫了好幾天,不能上廁所。惡警還把我的頭髮都剃掉,又兩次把冷水澆在了我的脖子裏、衣服裏,並用電扇吹風,把瓜子皮扔在衣服裏,用煙頭燙我的人中,撬開嘴往裏吹煙火。他們還強用電棍電,又說省裏要兩個名額,如不放棄修煉要走「大刑」。不管惡警怎麼說,我就是堅定信念不背離大法。最後他們實在沒招了,說休息幾天,再考慮考慮。三天以後,惡警們氣極敗壞地說:「想不通,用甚麼辦法你也不轉化,從今往後,不談轉化的事了,你自由了。」

過了兩天,他們就把我轉到了唐山。在唐山,我仍然不配合惡人的指使和要求,絕食兩個多月後,無條件釋放。我深深感到堅定正念的重要,感到大法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