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大法,罪不容恕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9日】前些天發現自己竟然有利用大法的罪惡心理,心中震驚。

平時我也在做正法講真象的事,也在發正念,也學法煉功。但是其基點是利用大法,利用師父得到提高、圓滿,而不是維護法,維護師父,證實法救度眾生。

師父在《大法不可被利用》一文中講:「那麼就帶來一個問題在常人中表現出來,如有一些原來反對大法或對大法不相信的人也來學煉大法了。大法可以度一切眾生,我不反對甚麼人來學,我就是把大法傳給眾生的,關鍵是這些人心裏並不認為我是他(她)們的真正師父,學大法的目的是利用大法來保護他(她)們自己心裏放不下的東西以及宗教中的甚麼,或他(她)們心中的神。這是竊法行為。想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但是他們當中有一部份人,人的這一面思想並不十分清楚,所以我一直在看著他(她)們。」

回想起來我原來曾屬於那種反對大法的人。早在96年夏天就在一個同學那裏看到過師父的煉功圖解,當時我不相信氣功練幾個動作有甚麼用,又帶著人的觀點,認為圖解印得不好看,在思想業的支配下罵師父。然而師父並沒有扔下我不管,97年初我聽一個學員講師父超過了釋迦、老子,我才生起敬畏之心。當時看了《轉法輪》覺得挺好,但各種執著放不下,權衡得失一個月才開始煉功。有很多根本的執著帶進了修煉中,特別是利用大法之心帶進來了,但「人的這一面思想並不十分清楚」。師父在99年3月剛發表《大法不可被利用》時,就點給我這個問題,當時我沒有收到這篇經文(此前我都是及時收到經文的),一個月後才從同修那裏得到。但是當時我想自己心裏沒有放不下宗教中的甚麼,或心中的神,自己也確實沒有不二法門的問題,所以想來想去不認為自己在利用大法。

「其實也真有這樣進來的一部份人,徹底改變了原來的認識,成了堅定的大法實修弟子。但是也確實還有一部份人,他(她)們不想改變,長期以來在大法中混事。為了大法在世間的穩定,我不能再容忍他(她)們繼續下去了,那麼他(她)們就將真的失去機會。我講過,表面的改變那是給別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變與昇華,那裏不變就提高不了,甚麼也得不到。實際上你們由於看了《轉法輪》,從而在人體表面上得到一些福分外,其它甚麼也沒得到。抱著這樣不好的心,又能得到甚麼呢。」(《大法不可被利用》)。

除了剛得法的半年時間裏,有那種「得者喜之」的喜悅之外,此後的6年裏我都修得很苦,心裏覺得苦,表現有:長期學法得不到提高,很多時候看完一遍《轉法輪》沒有任何變化;很多執著想去而長期不去;知道要精進但總不能精進,情緒波動大,很多時候因為心情不好而不能煉功,「長期以來在大法中混事」;心裏在和師父討價還價:「我精進了,或做了大法工作,你就應該給我提高層次等等,我要是不精進了,師父就不會管我了等等」。其外在表現有:同修都認為我很差勁;躺著看書或聽法,對法不夠尊敬;家人反對大法,反對我學法;「7.20」後遭受了很大魔難,走了很大的彎路。

從99年「7.20」直到2001年底,是我修煉路上最黑暗的日子,一方面是自己只想從大法中得到,而不想付出,師父不好管;一方面是舊勢力無情地所謂考驗,其間的孤獨絕望非人所能想像。舊勢力利用我的執著藉口毀掉我,給我設置巨難(多次被抓進精神病院、看守所、洗腦班,多次被迫離家出走),都沒有讓我認清利用大法之心。

從2002年初開始,我比較積極地做證實法的事,發傳單、寄郵件等等,情況雖然好多了,但是基點還是在「我要提高、我要修煉」上。這次能夠認清利用大法之心,是因為把「我想要提高、我想要修煉」看得淡了一些,平時注意圓容常人這層法,注意做好常人中的事,比較注重向周圍人講真相、揭露邪惡。在經歷了6年7個月之後,我終於認清了自己內心深處的利用大法之心。

利用大法之心是罪不容恕的,比如在睡夢中色關沒有過或者因為睡過了頭而不能煉功,利用大法之心就會怪師父。比如一想到自己將甚麼也得不到,利用大法之心就會怨師父、怨大法(極易把它和思想業混淆)。「7.20」後電視上鋪天蓋地地誣蔑師父,認為這只是考驗我對大法是否堅定,誣蔑師父的人想毀滅自己就毀滅吧,關我甚麼事,並沒有想到要維護大法、維護師父。有時還會有罪惡一念:如果師父回國來我該如何表現,基點完全站在「我要提高」上,而沒有一點維護師父的念頭。「關鍵是這些人心裏並不認為我是他(她)們的真正師父」。

利用大法的本身和舊勢力的表現很相似,舊勢力也對師父佩服得五體投地,師父也給它們講了很多法,但它們「心裏並不認為我是他(她)們的真正師父」,而是利用師父和大法達到它們的目的。下面兩段文字我覺得也涉及到了這個問題。

「舊宇宙的生命在壞滅時期仍然有佛性,然而大穹的解體是其中任何生命都不可逃脫的,是在劫難逃。因而對舊宇宙生命的佛性而言,不可能帶來其生命自我延續的希望。……是師父帶來了舊宇宙生命的生之希望,是師父賦予了舊宇宙生命進入到和其自身歷史沒有任何關係的未來以可能。」,「因而舊宇宙的生命、舊的宇宙所形成的這個勢力,以其狹隘、變異了的智慧和思維,在衡量著師父和大法,始終擺不正和師父、正法、大法、大法修煉者的關係,甚至於左右師父、嚴重阻礙正法,要強加給全新的大法它們所想要的。」(明慧網文章《讚頌師父和大法》)

「再有一個問題,就是在個別學員中最近出現了一些不正確的狀態,問題也是很嚴重的。也是因為多種原因造成的。其中有一個主要原因,大家層次提高了,師父講了你們將要成就的果位,膽氣也壯起來了,覺得自己硬實起來了,我只能用人這很低下的語言形容,因為沒有恰當的語言去形容。所以有的人就提出:我們不用尊重師父了,我們只要遵照法就行了,以法為師。」「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說白了就是未來宇宙的選擇,就是未來宇宙的需要。(鼓掌)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舊勢力不是這樣幹的,它們是把它們的選擇作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為為它們所要的那一切圓容,整個反過來了。我不想給它們定太大的罪,此時我不想說出甚麼罪名來。但那是絕對錯的,絕對不能夠那樣的。」(《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就我的情況而言,是因為放不下「我要提高、我要修煉」這顆私心而利用大法的。「我要提高、我要修煉」是非常隱蔽的執著,是新宇宙所不能允許存在的私心,需要細心體悟才能分清,比如家人在我學法時要我去做事,「我要提高、我要修煉」就會不高興了,但它不是真正的自我不高興。比如時不時會擔心「610」會來抓我,其實是「我要提高、我要修煉」在擔心,擔心承受不了會被轉化,從而前功盡棄。

認識到上述的情況後,怕心少了許多,周圍的形勢也在發生好的變化,家人也不那麼反對我學法了,這幾天講真相效果比較好,幾個比較頑固的人的思想也轉變過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