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腦時學員暴露出的種種對法理的誤解和心性問題(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3日】以下是我們長期以來的一些認識,感受頗多,這樣長的篇幅仍不能表達我們全部的思想。暫時寫出這些,全部是個人境界上的認識,與同修們探討。

在被強制洗腦過程中,被洗腦者有各種各樣的邪悟,干擾著一些大法學員。被迫面對洗腦的大法學員中也有各種不良心態,給大法帶來一些負面影響。下面舉出一些事例。希望那些誤入歧途者能珍惜自己和別人的生命,從新做出新的正確的選擇,希望面對強迫洗腦的學員少走彎路。

一、形形色色的邪悟

邪悟的內容很多,共同的特點就是缺乏正信。他們對大法師父和法輪大法部份不相信、全部不相信甚至「全盤否定法」。這些東西在正常環境也許容易分辨,講出來同修們聽了可能會驚訝,會認為「怎麼可能這樣想呢?」但在壓力之下,一些人「自以為是」的致命問題解決不了,就會走向各種邪悟。但只要對師父和大法有足夠的正信,就都能不被干擾並看出問題產生的具體原因。舉幾例。

1、邪悟理論:「跳出真善忍」

這種認識往往是邪悟一段時間以後才又產生的,早期「轉化」的學員中有一些,後來也出現過。這種人在所有邪悟的人中是最自以為是的。他們自認為自己修得非常高,已經「跳出了真善忍的框框」,其實那是他們極端追求個人層次提高的心所演化的一種假象,還斷章取義地說:「李洪志不是說他不在真善忍之中嗎?」接觸過所謂「國家機關工委幫教隊」謝宇鋒和從馬三家回來的劉紅(音)等人的人,一般都聽說過這種邪悟理論。這些邪悟言論,對學法不深、長期帶著崇拜層次的執著又很自以為是的人影響很壞。

修煉是要靠師父度的,修煉的層次是修煉者心性所在位置的表現。連尊師都不懂、連師父都可以背叛的人他的心性位置在哪兒?連常人中的道德之士都不如。如果修煉的層次是人想到哪兒就在哪兒,那豈不是天大的便宜、多少人打破腦袋也要來撿了?這種想入非非、自我膨脹完全背離了修煉的內涵。

「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轉法輪》) 任何想要和師父攀比,和師父平起平坐甚至超過師父的想法,都是嚴重的自心生魔。師父是來正宇宙的,他所在的境界是我們永遠無法探知也不應該知道的。是師父造就了真善忍宇宙大法,然後又用真善忍造就了宇宙和萬事萬物。我們作為被大法造就的一員,怎麼存在「跳出真善忍」的可能呢?如果真的那樣,你面臨的將是解體而不是人心想像與執著的「偉大成就」。

「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 (《轉法輪》)對於我們來說,只有先順應真善忍,然後再達到同化真善忍,我們才能如意的運用一切能力,這才是真正的大自在,而這種和宇宙特性完全合拍後不被制約、甚麼都能幹成的玄妙與美好的感覺也是我們很多人在修煉中已經初步開始體會到的。

正如《論語》所說:「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象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我們要跳出的「框框」不是別的,正是那些不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不同層次的觀念。而「跳出真善忍」的人也感覺「自在」,但卻是失去了心法約束後的放縱與不負責,後果是可悲的。他們實際是把自己的感覺當作是衡量好壞的標準。「你的感覺算甚麼?甚麼也不是。」(《轉法輪》)師父這次是來正法的,「是因為宇宙的眾生都不符合標準了。」(《大法堅不可摧》)你也是宇宙中的一個變異生命來到人間,在人中形成的觀念不去除,生命本質的變異不改變,就算回去也是在污染宇宙。你既然還在人間修煉,就說明還沒有徹底改變,那麼你在變異觀念的作用下能作出完全正確的結論嗎?只有用法去衡量才是對的。

有些一味追求個人修煉到高層次的人很容易受這種人的干擾。其實追求修煉到高層次仍然是用人心想天上的事兒,還在為私為我之中,真正高境界的生命根本不會去想自己的高低,只會去一味的為法、為別人付出、對正的因素負責。

這種干擾不僅來自被洗腦的人中,據我所知,97年就發生過,進入正法後也出現過,有一些表現上對法理一直悟得很快的學員會突然在某一天對別人說他(她)自己才是宇宙的主,他(她)那個宇宙如何好,師父在他(她)之下,真善忍很低……,讓別人放棄師父信他(她),等等。說話時還淚流滿面,好像非常慈悲。其實大法弟子差不多都是一定宇宙天體範圍的主,而且有一些人來源非常高。我們都用同樣長的時間修煉,那麼在他的修煉中可能就悟得非常快,而有人又是漸悟著修,也許他有一天就會看到自己是宇宙的主,其實只不過是自己的那個小宇宙的一點表現。但因為執著於自己、執著於層次而產生自心生魔,又會導致演化出種種假象,而師父那無量無際的洪大的一切他根本就看不到。

其實無論你是誰,都是從真善忍宇宙大法中修出來的;你現在所證悟的只不過是真善忍涵蓋下的小小一部份,而大法洪大的內涵是我們永遠無法全部探知的;你的天國再大再完美,也不過是一粒宇宙塵埃。如果不是師父把我們從地獄裏撈起來洗乾淨,我們還在常人中不可自拔呢;「如果不為宇宙眾生承擔一切,他們就會隨著歷史的過去而解體」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哪還有你自己的宇宙?所以,我們是通過修煉大法才有所得,怎麼能又因為我們見證的這些而去否定真善忍宇宙大法呢?這也就等同於否定了你所證悟的一切。

而那些被這種情況干擾的人主要是想要逃離人間、尋求被救度的心太強烈,才會上錯了船。師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不是害怕面對人間苦難的懦夫。人才會想著如何能得到救度,而正神只會去救度別人。正法中只要我們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被救度便是一個自然的結果,根本不用去想自己能不能得救,這還是有求,還是對師父的不信任。而想要依靠師父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使自己得救的想法也是自私的。

上述的情況應該如何對待,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自心生魔」和「顯示心理」中講得非常清楚。

2、邪悟理論:「無好壞分別之心」

這裏所說的「無好壞分別之心」與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所講的「分別心」是不同的。如果只度自己世界的眾生或不容許其他的神度自己的人,甚至把普度眾生的神釘在十字架上,都是為私為我的,也是舊宇宙中一種神的變異,這種表現在學員中也有,比如有些人講真相時總認為遇上的都是自己世界的眾生,讓同伴發正念,自己多講點,別人幫他彌補不足時會很生氣,等等,效果不一定好。我們作為法粒子是一個整體,分工合作共同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無需去分你的眾生還是我的眾生,得救後去你的世界還是我的世界,只要能有救度他的機會,我們就應該慈悲救度。

但邪悟的人所說的「無好壞分別之心」是覺得:「存在的都是有理由的,魔也是大法造就的,所以無所謂好也無所謂壞,看甚麼都無所謂,自然也就心靜如死水。魔也能得到救度,XX黨雖然變異的很厲害,但它的理論是人中最高的,將來能統治世界,甚至認為該黨的某個領導人是師父分體轉生的,師父是正負兩面同步在做。」有些人還很羨慕這種人,認為他能達到心不動,修得很高。其實還是把個人修煉放在第一位,完全不知道正法是甚麼。

我們必須明白正法中的「魔」指的是甚麼。正常的宇宙中本來就存在正負兩種物質,神與魔都是大法造就的,都是符合他們所在層次的理的。 「老、病、死也是一種魔,但這也是維護宇宙特性而生的。」 (《轉法輪》) 只是魔王做事不講善。「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 (《大法堅不可摧》),當然是正負生命都要救度。這是師父的慈悲,而且將來如果只有正的生命,甚麼事一做既成,生命活著也沒樂趣,所以新宇宙中還有相生相剋的理,但是會發生變化。而正法中的「邪魔」並不是這種普通的魔,而是指舊勢力。一個生命如果干擾師父正法,比如執意要按自己認為對的去安排,不管它本身是神還是魔,都站在了大法的對立面上,是我們要清除的是正法中的「魔」。

那麼這時你覺得「甚麼都無所謂」還是正的嗎?「你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衡量,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轉法輪》)如果舊勢力肯聽從師父的勸告,放棄它們的安排,一切都可以直接善解,我們也就真的可以碰不到殺人放火的事。「可是這邪惡的魔難發生了。」 (《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師父在宇宙行將解體之際,帶領我們開創一個新宇宙,這是眾生能否獲救的唯一保證,「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還有比這更大更徹底的「殺人放火」嗎?在《忍無可忍》裏師父更明確地告訴我們如何對待。

至於說「心靜如死水」也並不是甚麼了不得的境界,只是我們在本次修煉中起碼要達到的。如果混同於常人中的麻木與冷酷,就更可悲了。師父曾經講過「死水」:「發現一個看不到物質粒子存在的、那個靜靜的,通常我們一般把它叫做死水,也叫本源,沒有生命的水。你扔進一塊東西,它不會有漣漪體現,聲音的振動也不會使他發生波動,完全是靜止的。」(《在美國講法》)師父講的是法理而不是物理課。一個神的境界當然要達到像「死水」一樣,能承受一切打擊,能化解一切矛盾而又不會被邪惡帶動。即使是這次正法中,在對師父與大法無端的指責面前,我們也要保持清醒的頭腦,用理智、善心與慈悲做事,不能憤憤而為,面對任何人與事都保持一顆慈悲祥和的心態,不就是心不動嗎?並不等於分不清好壞,正相反,一個完全同化了佛法的生命,其修成的一面已經是佛法在不同境界的偉大的神,「他能區分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論語》)。

但正法中師父卻看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連我們的物質本源(死水)都是變異的。「宇宙裏邊的生命全都敗壞了,它們生命構成的本源因素都不純了,因素的因素都不純了,這些是它們自己都發現不了的」(《北美巡迴講法》)。師父在《轉法輪》中也講了這個問題:「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個層次極高的大覺者大道聯在一起。……我還做著有為的事情,度人的事情,心在度人。可是他們那顆心靜到甚麼程度啊?靜到一種可怕的程度。你要一個人靜到這種程度還行,四、五個人坐在那裏邊,都靜到那種程度,像一潭死水甚麼都沒有,我想感受他們感受不了。那幾天我真的心裏頭很難受,就感到那麼一種滋味。」師父的境界決不會為自己的痛苦而「難受」。師父講過很高層次的神的意志是天象,還有比主佛的意願更高的意志嗎?師父的心在度人,而這幾個自認為很高的覺者卻不動,根本達不到大法對神的要求:為宇宙的真理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這是在正法中固執己見明哲保身的為私為我心理。所以在正法中以否定師父和正法為「不動」的人,「修」得再高又和舊宇宙的神有甚麼區別?

至於認為用邪惡方式考驗大法的舊勢力、邪惡生命與人間的某個組織與個人堅持它們的做法還能在新宇宙中被保留,根本就是舊勢力那種認為給大法提供考驗的生命也能圓滿的變異思想在人間的體現。關於它們之所以不應該這樣幹與它們面臨的惡果師父在多次講法與經文中,如《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等都提到過,不重複了。師父講的是法,持這種觀點的人應該考慮一下是以自己的好惡判斷問題還是用法來衡量。

另外,有很多邪悟的人認為無神論者做好人是完全無求的、境界高,卻忽視了無神論完全是建立在錯誤的基點上的。蟲蟻禽獸也沒有人的「求」,它們是高級的生命嗎?我們本次修煉也不是簡單地做好人的問題。知道了神的真實存在也並不等於就要求神或求當神,這正是舊宇宙的變異,是要糾正的。而用講無神論的方法去表現自己沒有求圓滿之心是自欺欺人,掩耳盜鈴,還是在向外求,從形式上做文章,不能對照大法找自己的心。有人認為雷鋒很無私,境界比我們高。雷鋒不以善小而不為的優點是實踐中國古代傳統道德教育的結果,修煉人只要按大法要求做,這些都能做到,而且能做到人做不到的大善。雷鋒在特殊的歷史條件下形成的強烈的階級仇、民族恨是改變不了的,而我們修煉人通過修煉大法產生的洪大慈悲是超越人類一切界線的,我們真的能做到不把任何人當敵人。大的東西去掉了,剩下的小小不言的就好說了。在個人修煉中沒修好的東西,也能在正法修煉中得到根本的糾正。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中表現出的是大善大忍之心,是真正的「聖者」:「其人賦天命於世間、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懷大志而拘小節,博法理可破迷,濟世度人而功自豐。」師父是不需要「濟世度人而功自豐」的,這還是大法對我們的要求。所以我們可以成為「比雷鋒還好」的人。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