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腦時學員暴露出的種種對法理的誤解和心性問題(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4日】以下是我們長期以來的一些認識,感受頗多,這樣長的篇幅仍不能表達我們全部的思想。暫時寫出這些,全部是個人境界上的認識,與同修們探討。

在被強制洗腦過程中,被洗腦者有各種各樣的邪悟,干擾著一些大法學員。被迫面對洗腦的大法學員中也有各種不良心態,給大法帶來一些負面影響。下面舉出一些事例。希望那些誤入歧途者能珍惜自己和別人的生命,從新做出新的正確的選擇,希望面對強迫洗腦的學員少走彎路。

一、形形色色的邪悟

邪悟的內容很多,共同的特點就是缺乏正信。他們對大法師父和法輪大法部份不相信、全部不相信甚至「全盤否定法」。這些東西在正常環境也許容易分辨,講出來同修們聽了可能會驚訝,會認為「怎麼可能這樣想呢?」但在壓力之下,一些人「自以為是」的致命問題解決不了,就會走向各種邪悟。但只要對師父和大法有足夠的正信,就都能不被干擾並看出問題產生的具體原因。舉幾例。

(接上文)

3.邪悟理論:「師父騙了我」

像這樣對師父自身的來源以及師父的功的來源的說法雜七雜八,有些甚至是辱罵。這些人之所以會產生這些想法,主要是因為他們不接受修煉的基本要求(無所求而自得、不能有所求、要無私無我等),求個人圓滿的心太強烈了,並執著到為此可以赴湯蹈火。但最終等來的不是自己追求的超常利益──圓滿,而是被冤、坐牢,於是內心極度不平衡──「有的人不悟,求佛不行,就開始怨佛了」(《轉法輪》)。自認為自己已經按師父說的「做了一切」、到頭來卻吃了大虧,在這種巨大的私心驅使下,他們不但不能靜下心來對照大法查找自己的錯誤,反而把圓滿不了的原因歸咎在師父身上,認為是師父騙了他們,又傳了這麼大的法,他們這次修不成也不能再修了。變異的心裏想的全是他個人心目中的所謂圓滿與修煉。

師父講過,有的人知道了真修大法不需要吃藥就能祛病健身,他不吃藥,也告訴別人不吃藥,心裏想著「只要我不吃藥師父一定能把我的病治了」,還是當作病,在求師父治病,結果死了。同理,有些人表面上也在做正法的事,他也知道不這麼做圓滿不了,為了圓滿而做,心性根本沒有達到正法弟子的要求,與師父要求我們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相去甚遠。結果出事了,又都賴在別人身上。這不是變異的思想方法、現代人身上常見的惡念嗎?

有些邪悟的人因此說師父是「最大的借功」。全宇宙都是師父的,但師父甚麼也不要。全宇宙的生命,只有師父有功身,宇宙中的任何生命還能借給主佛功嗎?這不是本末倒置嗎?要說借,倒是師父給我們還差不多。一上來師父就為了我們能修煉,給我們下了法輪與上萬不止的氣機,正法中發正念師父又直接加持我們。是師父把他的功無私地用在我們身上,看護、演煉著我們的身體。

4.邪悟理論:「《轉法輪》是本變異的書」

當初我們全是舊宇宙的變異生命,在人中又形成了很多常人的思想,偉大的主佛沒有嫌棄我們,而是包容了我們的執著,用與我們思想最接近的方式啟迪我們,跨出修煉這一大步後再引導我們繼續提高,真是苦心救度!

那當然要結合我們當時最熟悉的人類社會敗壞後的一些情況與一些舊宇宙變異後神的真實表現來講。隨著我們修煉的提高,明白了更多的法理,境界也提高了,但如果不學大法,我們很可能根本放不下對人世名利的追求,還在學別人的樣子摸獎券、拿毛巾頭呢,而現在通過學《轉法輪》我們卻明白了如何真正放下自我去善待他人,這正說明是大法潛移默化中改變了我們的變異思想,怎麼能因為在學《轉法輪》時心性符合了法在一定層次的要求從而得到字面背後佛道神的提示、明白了更深一些的法的內涵,卻反過來說《轉法輪》是變異的呢?

還有人覺得師父明明可以善解,為甚麼要選擇接受矛盾與考驗呢?說堅持考驗大法的是舊勢力啊。這是用人心想像宇宙中的複雜情況,用人心追求人概念中的「善解」。師父正法,最大的一個願望就是善解一切從而救度一切眾生。世上的人是眾生,舊勢力也屬眾生範疇之列啊,而且是更高境界中的生命,也是師父苦心救度的對像。但如果師父為了三界內的生命直接去做,等於一上來就放棄了宇宙中無量無計生命的20%,所以師父「就把它們幹的這一切當作是遊戲吧。你們願意玩兒我就陪著你們,」(《北美巡迴講法》)先全盤利用舊勢力的安排,錘煉了弟子,也爭取出時間還在不斷的給舊勢力和眾神講法,使一些生命放棄了他原來固守的東西,然後再對無可救要的舊勢力全盤否定,這也是為宇宙與眾生的安全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禍患。這是師父洪大的慈悲,寧願自己多承受,也要救度眾生,哪怕是那些長期固執給師父正法製造障礙的生命。所以怎麼能說是師父變異呢?這種亂下斷言,不正是自己對師父沒有正信的表現嗎?

師父就是師父,師父所做的、所想的,永遠不是學員、弟子能夠都知道、全明白的。如果因為不知道、不理解,就誹謗和否定師父,只能說這樣的人心性太差了。

變異的是舊勢力,宇宙中的眾生與我們自身在內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變異。就像人類社會的道德在一瀉千里的往下滑而人卻感覺不到,頂多覺得別人變壞了,其實每個人都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當時在舊宇宙中也沒有任何一個生命知道自己變異了,只有師父在最高最宏觀的地方看到了這一切問題的所在。如果沒有師父告訴我們變異的問題,我們根本都不知道有變異這回事,到現在還分辨不出甚麼是變異呢。

5.邪悟理論:「《轉法輪》是『小學課本』」

那甚麼是「大學課本」呢?《轉法輪》涵蓋了師父的「法之全部」。師父講過:「有那個時間你要是把這個法輪研究明白了,太了不得了,甚麼也沒有他大。」(《在悉尼講法》)當初師父在講法時會場裏層層空間眾生都在聽;都是師父的主體在人類這個空間講出來的同樣的話,我們在常人的層次面上理解的理與那些不同層次佛道神理解的能一樣嗎?「到了天國之後,發現上面的《金剛經》和下面的《金剛經》每一個字都不一樣,意義都不一樣。」(《轉法輪》)在我們的修煉中,我們隨著境界的提高,對《轉法輪》的理解也在發生著變化。

比如說,「呂洞賓有句話:寧可度動物也不度人。……人的主元神最難度,而副元神他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所以人家想了:我何必度你主元神呢,他也是你,我度他不一樣嗎?」(《轉法輪》)我們當初在個人修煉中用一個人的思想想我可千萬別這麼迷,一定要在師尊頭一次度主元神時得度。而進入正法修煉,我們去救度眾生中,我們又用一個神的思想認識到,神要度人就像早先純正的人知道要自覺符合做人的道德標準一樣自然,這是我們的責任,認為從那些只度動物或副元神的「神」身上看到了不慈悲、拈輕怕重的神的變異。但其實那些神處在變異後的宇宙中也有它們無能面對的變異的理控制著,相生相剋的理已經敗壞到極端,做一件好事就有同等的壞事等著,耶穌做了度人的好事,卻要被殘忍地釘在十字架上痛極而死,超出自己能力的事神也做不了。這還是我們知道的萬分之一二,其餘的複雜情況我們在有人心、境界有限的情況下根本想像不出來。

而師父當初在《轉法輪》中只是概括地揭示出過去宇宙中存在的這樣一個真實情況,並沒有多說,剩下的相關的法理要靠我們在實修中不斷地用正念去正悟。就像師父引述過佛說的「眾生皆有佛性」,很多人聽了就沾沾自喜:我們都有佛性,都是好樣的,孰不知如果引申下去,下半句是說眾生也皆有魔性。如果自己不能從講出來的法理中正悟,那只能說明學者的悟性太差,心性侷限性太大。如果因為自己悟不到,反而否定師父的法,那只能說明自己雖然得到了大法,卻抱著根本執著不放,未能樹立對大法和師父的正信正念。

再比如,「常人這個社會誰來誰害怕,腦袋一洗誰都不認識。」(《轉法輪》)傻子就把自己弄殘了來,不造業,還得德。我們當時學後在產生了想要超出人世的想法的同時,也用人的思想想自己也得傻點,甚至有人會走極端,想我怎麼不是傻子?可師父說的是:「當然也不是真的傻,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得淡,而在其它方面,我們都很精明。」(《轉法輪》)如果真是傻子,那也不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修煉主元神呀。我們修煉人這時應該想的是如何能體現出神的慈悲、智慧。等等。當我們不再貪戀人生,在淡化和去除人的名利心過程中,我們會看到一些人雖然名義上修煉了,但利益之心不去,不貪世間的物質了,卻貪戀另外空間的物質「德」,怕失去自己的眾生與果位,也是為私為我的。結果投機不成,反錯過了修煉的機緣。可這是大法叫他/她那麼做的嗎?正相反,大法讓層層人放下,而不是執著追求這個、追求那個。自己達不到法的要求就否定大法,這是正信的表現嗎?正信在修煉中至關重要。如果連基本的信都沒有,很多事是根本無從談起的,因為沒有正確可靠的基礎。

師父講過宇宙空間的構成。層層宇宙構成了天體,但跳出天體後發現甚麼都沒有,生命也不能承受物質的一切,就解體了。但如果到一個更廣闊的空間看,在更遠處還有天體,他們又組成更大的宇宙。那麼如果你在《轉法輪》裏看不到更多的內涵,一定是自己需要提高,而不是反過來否定法。

「只要你修煉,這個法我是結合著不同層次在講,今後你在不同層次修煉當中,你會發現它都會對你有指導作用」(《轉法輪》)。所以在我們離開人間之前,所學所用的都是這本《轉法輪》。在我們的出世間法修煉中,他仍然會指導我們在神的不同境界中提高。

6.邪悟理論:「師父為了暴露我們的執著心而傳邪法」

這種人自以為非常了解師父的意圖。他們也認為師父很偉大,有大能力,但自說自話地認為「因為我們太自私,所以師父就傳了一部為私為我的邪法,目的是暴露我們的私心貪慾」。

事實是師父從沒教我們作自私的人,只是在我們從常人中剛剛起步時,為了讓我們不被人類社會所迷,包容了我們的執著,把另外空間的一些真實情況告訴了我們,讓我們至少先不要做錯事。

比如「一舉四得」(《轉法輪》136頁)是邪悟者尤其反對的,認為失去是為了得到,而且是吃小虧佔大便宜,是自私的理。但這只是你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的認識。自私的不是這個理,而是你在人中的利益損失後用這個理來找心理平衡的心。

「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私為我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如果站在客觀公正的立場上看,或由人的思想變為正神的思想再看,「一舉四得」只是宇宙在一定範圍存在的一個理,因為宇宙是公平的,任何生命都不可能做壞事而不受約束,任何生命也不必因為自己受了傷害而「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境界》)。這就與無神論認為人可以做了壞事逃脫法律後不受處罰、導致道德滑坡有本質區別。

有些人認識到我們當初是從變異人類的認識上起步,而不是正常的做人標準後,就說「師父只是騙了我們一下,讓我們發現當初自己多麼自私,人是不能修煉的,人還沒做好呢」。至於說我們有些人看到另外空間是因為「師父有能力,想讓你看到甚麼就讓你看到甚麼,利用我們的私心逗我們。」這也是對法缺乏正信造成的。師父早就告訴過我們,這部法不但能讓人做到成為常人中的好人,還可以讓人成為比常人中好人還好的人、超常的人,直至不同境界中的覺者。對師父講出的法,無論眼下個人能理解多少,你真的相信嗎?不相信法你怎麼修煉?

師父傳的是最大的宇宙之法,大得我們永遠無法想像,傳這麼大的法難道就讓你作個常人中的好人?

至於說我們身上還能看到一些不符合好人標準的東西,那是我們自身修煉狀態的反映,是我們自身的不足在修煉沒結束之前得到了大法的包容、寬諒,而不是大法讓我們所為。我們修成的一面總是被隔過去保護起來,那一面是純純淨淨完全符合所在境界法理的要求的,而人的一面則總是帶著人的東西並且能反映到表面來。「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師父講過在過去一般的修煉中是一上來就從人的表面的分子結構開始改變,剛改變了表面一層,就可以穿牆,人就會把你當神仙,你也就不能在常人社會中呆了,失去了提高的最好環境。所以別看他們表面上挺好,修了千兒八百年也不如我們大法修煉者。針對以前的修煉方法,在一定意義上我們這次可以說是反著修的,「從上往下修圓滿。」(《轉法輪》)

又有人認為是「法正人邪」,我認為也不對。我們不應該去評價宇宙大法,否則還是包含著對師對法的不信任,還是站在局外人的立場去評價大法,沒有「溶於法中」。我們只有無條件的按真善忍的要求衡量自己,同化於法才能全面成為合格的法粒子。至於說「人邪」,客觀的講,能在此時修大法的人普遍是現在社會中道德水準較高,至少還有向善之心的人。當然我們也有很多變異,所以才需要修。我們必須要糾正我們自身邪(變異)的那部份,並不是我們整個人本質都邪。大法修煉就是要修掉和歸正一切不正的,包括修煉者身心中不正的物質和因素。

由於當前還處於正法弟子的修煉階段,舊勢力會不遺餘力地暴露我們的執著,而一些做洗腦的警察為了他們的「工作」,會在大法弟子面前儘量表現他們好的一面,形成一個反差(其實他們自己人之間勾心鬥角,與社會也有很多矛盾)。致使有人認為我們是舊勢力,是「負面得法」,而那些做「轉化」工作的警察是「正面得法」。首先,師父本次正法不存在「負面得法」的概念。連被舊勢力安排給法製造障礙的(比如那個警察)也要在明白真象後放棄考驗別人的做法去正面得法,並償還罪業之後才能圓滿(對大法造成嚴重迫害的不在此列,因為大法的原則不允許)。發現問題後改正問題是應該的,但不能從自高自大的極端又走向妄自菲薄的極端。

7.邪悟理論:「師父講的有真有假」

有人說師父講的東西是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經,這是人心不放,對「真真假假重在悟。」(《悟》)的斷章取義。他們說只有真善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自認為能這樣認識是「上士」。這是對大法的彎曲。

我理解師父講的「真真假假重在悟」是早期各種氣功的存在看你進哪個門,現在各種謠言與邪悟看你接受哪個等,是對能夠堅信大法與師父的悟性的考驗。「弟子們切記,所有法輪大法的經書都是我講出來的法,」(《驚醒》)各種書都是輔助《轉法輪》學習的,都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論語》)。師父講的每一句話在不同層次都會有不同的理解,但決不等於以前的認識是假的。這是一種非常不圓容的認識。就像在天目問題上,有人要麼不承認有天目,要麼開了天目又「認為自己這一層次中看到的東西才是對的。」(《轉法輪》)既不能包容比自己層次低的認識,又「超出這個層次的真象他就看不到,也不相信」。所以我們需要用每一層的理來衡量每一層的事,上下兼顧,圓容地理解法,圓容地做事。

有很多人就是從否定了師父講的某一部份法逐漸發展到「全盤否定法」,所以對這個問題一定不能掉以輕心。無條件地相信師父與全部的大法,才是對大法的正信與堅定。

8.邪悟表現:帶著「轉化是對的」的觀念理解法

有些人雖然「轉化」了,但內心並沒有放棄大法。可是卻形成了一種「轉化就是對的」的觀念,帶著觀念去學法,產生了很多亂法的錯誤認識。

比如有人看了《在大紐約地區的講法》把師父說的「其實我們的路是很窄的。」理解為「越走越窄」。這是曲解大法。師父說「窄」,可沒說越來越窄。我理解師父的一層意思是要走最正的路很難,對法理解不全面,自己的心不純正等很容易偏激,不是左就是右。修煉中我們一些人往往從法中理解了某一部份的理就偏激的去做,總也做不正。只有我們圓容的理解法理,才能歸正本身,走中正之路,才能有境界上的突破。

還有人看到師父說以前的修煉是修副元神,我們是開天闢地頭一回修主元神,給未來人留下了成神之路。就認為「我們在法輪功裏修的是副元神,必須『轉化』去修主元神。」完全是對大法的歪曲理解!上文所提到的那些理解了一些法的內涵就否定表面的白紙黑字都是錯誤做法,更何況《轉法輪》表面的白紙黑字本來就是教我們「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明明白白吃苦」(《轉法輪》)修的是主元神,從沒讓我們修過副元神。等等。

這種認識的人往往是在痛苦的矛盾中想尋求解脫才「轉化」的,而這種迴避困難的做法才真正成了副元神的修煉方法。所以不要再帶著自己的私心貪慾用「轉化是對的」的觀念在法中為自己的執著找藉口。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