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腦時學員暴露出的種種對法理的誤解和心性問題(四)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7日】(接前文)

(二)怕「轉化」

一些學法不深的學員一聽到「轉化」一詞就如同談虎色變。他們在面對「轉化」時首先想到的不是維護大法、糾正自己、糾正別人,而是包藏著很多怕心想問題。「可是修煉就是為了提高,你已經能捨此執著了,那麼為甚麼不把怕執著本身也捨掉呢?捨它個無漏其不是更高的捨嗎?不過修煉者或常人連根本的捨都做不到,也談及此理,那是為執著心不放而找藉口亂法而已。」(《無漏》)無私才能無畏!每一個怕的後面都包含著為私為我的因素,展現在世人面前也給大法帶來一些負面影響。正法中我們要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

1.怕生病

有些人是因為祛病健身來煉功的,或修煉後身體變好了。面對「轉化」時首先想到的是怕「轉化」了師父又把業力還回來、自己還要生病。為甚麼要先想到被轉化呢?不是缺乏正念的表現嗎?而且,師父傳大法這麼大這麼神聖的法不是用來給一個常人治病的。師父幾乎為我們「承擔了歷史上的一切,」「今天在個人修煉中幾乎沒吃甚麼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那是看到我們當初在宇宙很變異的情況下還能發出純正的一念要助師正法。不能忘記了我們當初是來幹甚麼的,否則機緣一過,真的會迷在常人的生老病死中永遠超脫不出來了。而且你有怕心,舊勢力反而有空子鑽。為甚麼不冷靜地加強正念、堅定地抵制轉化、甚至給做轉化工作的人做轉化工作呢?修煉人是超越常人的,常人不好的思想在修煉人強大的正念之場面前甚麼也不是。

2.怕失去圓滿的機會

有些人非常執著時間和圓滿,甚至隨心而化看到一些景象。他們怕「轉化」了失去這馬上就要到來的圓滿機會,一定要等到那天,想走捷徑,有一種很強的人的投機心理。

神與人的一個重要的區別是神就在圓滿之中,根本不會想到還要去圓滿,也沒有想要往更高去的心。所以強烈地執著自己想要圓滿的人肯定是沒達到圓滿標準的,因為人心太重、身體太沉。在《北美巡迴講法》以及以前的一些經文中,師父都告訴我們執著自己的圓滿與時間都不是正法弟子應該有的思想。「圓滿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結束,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圓滿對於大法弟子來講只是個回歸的時間問題了,而正法是留給未來的。不同層次眾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來其實是不存在的假象,……」(《甚麼是功能》)

如果你真的相信師父,師父說你能圓滿那就是遲早能圓滿,還用費心去想自己的圓滿問題嗎?而且作為個人修煉我們已經圓滿了。作為正法弟子,我們更應該考慮的是如何不辱「使命」,做好師父一再強調的「三件事」(學好法修煉自己、發正念、講清真相),否則自己理解不好師父傳法的用意與大法的真諦,就會被「不存在的假象」迷惑。就像「遙視功能」所講的情況,當你還在自我之中時,「就是看他自己空間場範圍之內的東西」(《轉法輪》56頁),「你空間場上的一切,都聽你的大腦意識去支配,……只要稍一動念,看到的都是假的,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隨心而化。」(《轉法輪》203頁)所以歸根到底還是一個信不信師父和信不信法的問題沒解決。

對於這個問題,我們應該看看《肅清魔性》:「一部份抱著執著心聽法的人說修煉要結束了,」「這是嚴重破壞大法的行為,是魔性的大暴露。」「大法是嚴肅的,怎麼會像邪教一樣的做法。你還有甚麼魔性,要放出來,為甚麼非要走到大法的對立面上去,你還能是我的弟子就立刻停住你那被魔利用的嘴。」「我們的圓滿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等等。

我們是被師父造就中的「千百萬個敢於走真理之路、敢於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於為救度眾生而獻身的耶穌、釋迦牟尼。」(《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正法修煉中我們由師父加持救度眾生。經過我們講真象,現在世上的幾十億人都知道法輪功是正的、是被邪惡迫害的,從而擺放了自己在未來中的位置。現在有些人在邪惡謊言欺騙和舊勢力的左右下已經不能得救了,但還有多少世人在等著被大法弟子救度!那麼現在你自己得救了就想一走了之,這是多大的自私和不悟啊!新宇宙能讓你帶著這麼不純的東西去污染他嗎?

「目前一直還有學員說我的法身叫其如何如何做的,從而走入極端,我多次談到假的法身才會直接告訴學員如何做的,而且,總是在有學員強烈的執著著甚麼事時才會有假法身的出現。」(《理性》)那種認為哪一天能走、就保持狀態坐等到那時的心理就是常人中很不好的賭博心理。一些人明白後才回想起自己在執著狀態下看到的「法身」顏色、相貌與正常情況下的都不太一樣,是自己的執著使自己當時寧願相信那是真法身。

3.怕失去自己的眾生

也有些人說「我不是為了自己的圓滿,我要是轉化了我的眾生怎麼辦?」這好像是放下了對圓滿的執著,但「我的眾生」不還是在「我」中嗎?仍然像舊勢力一樣維護著自己圈子裏的利益,還是不能從宇宙的宏觀考慮正法。誠然,我們在正法中的確是在「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但如果心不是無私地為了新宇宙的安全,而是為了人心想像中的自己空間的豐富,還是有求的,仍然不會有「無求而自得」的結果。其實當你無所求地純純淨淨地就是按照師父的法的要求去做時,你該有的一切,師父都會給你安排,只能比你現在想像的好無數倍。但是你現在執著這執著那,結果修不到師父給你準備的最好的境界中去,到頭來你求得的不只有損失嗎?

4.怕失去法輪和保護

有些人是帶著極強烈的逃避劫難的想法來練功的,把大法當作保護傘,認為只要自己喊著李洪志是師父,師父就會給自己下法輪和氣機,自己就能修上去。這種心態比《轉法輪》中提到的花錢買法輪的情況還要骯髒。

「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地實實在在地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警言》)那種一味依靠師父的人,怎麼可能成為救度眾生的偉大覺者,又怎麼可能在正法修煉中圓滿?

「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建議》)

甚至有人不把李洪志師父當作自己唯一的師父,就像《大法不可被利用》中提到的情況。在正法中他們認為自己沒有救度的責任,就是利用大法使自己得到圓滿。這種人即使被關押,因為不「轉化」而延期,用法理衡量,也不是正法弟子。大法修煉不講「皈依」等宗教形式(專修弟子除外),我們「拜師」是「棄其表面只見人心」,你心裏想的是甚麼,師父能看到,「有為法如幻泡影」,最後甚麼也得不到。「其實也真有這樣進來的一部份人,徹底改變了原來的認識,成了堅定的大法實修弟子。」(《大法不可被利用》)法正人間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不要與大法失之交臂,還是快放棄那些陳舊的思想,跟上正法吧。

5.怕當人

這種人往往是以前在人生中有各種不如意,帶著消極避世、尋求解脫的心態走進大法的。

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舊勢力對我們的整個人生都進行了安排。它們讓我們在人生中經歷了各種苦難,表面上是為了給我們消業,好使我們突破一般人的障礙,有了想出世的想法,能夠學大法。但實質上我們經歷了很多痛苦的、惡的還業方式後,生成了很多觀念,這種物質在更深層、更微觀存在。我們的一思一念都不是偶然產生的。「其實就是在人類成長過程中所積累的經驗在頭腦中形成的表面觀念」(《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在面對「轉化」時,這些觀念(其中很多都是對人的根本執著),就成為了不能用正念對待的嚴重障礙,也使自己不能真正同化大法、順應師父的正法。舊勢力看到這些執著,就利用人間敗類造謠說師父利用祛病健身、成佛過好日子、對社會的不滿等來誘惑我們。

當然我們能被舊勢力這樣安排是因為我們有業力造成的。但既然我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不能再用這些觀念思維。怕當人、想成神,好永遠逃脫老、病、死、苦了,永遠享福了,這還是「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得好,過得舒服。」(《轉法輪》125頁)仍然是用人心想天上的事。

如果怕當人,耶穌、釋迦牟尼就不會下世度人;如果怕當人,師父就不會來拯救宇宙;如果怕當人,我們當初就不會來到人間!經歷了那麼多苦難和艱辛,好不容易到了「正念顯神威」的時候,怎麼反而倒怕當人了呢?師父給我們「一個了解法的過程,所以有的人是抱著各種各樣目的進來的,」「一部份是抱著人的東西不放,不能精進的。」「其實他只能是人。」「師:(自語)在人世中,他們真的迷得太深了,最後只能是這樣了,就怕最後連人都當不上啊!」(《和時間的對話》)對人的根本執著不去,還會有更糟糕的結果,我們應該好好學學《走向圓滿》這篇經文。

一個生命是不是大法弟子,一定要用法來衡量。經過這場邪惡的考驗,許多學員都被錘煉為正法弟子了。「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弟子們的思想已經在神的境界中繼續昇華,但現在表現在常人中就是一個好人,別忘了那是師父給「「好人」一文」(《也三言兩語》)加的評語。由常人變成修煉人,還要通過修煉不斷提升境界直至圓滿,停在半路不敢繼續修了,那不是對法對師缺乏正信的表現嗎?其實還是放不下自己人中的東西,因而不敢進一步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那不是與不願滯留在常人社會中的願望正相反嗎?

6.怕聽「幫教」

一些人面對「轉化」時低頭不語,或惴惴不安地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實質還是怕自己會被對方誤導、走向邪悟。還是對自己、對法沒有信心。有人直接就說「我先保全自己再說。」人的自我保護的心理溢於言表,而不是一個修煉人應有的正念。一個修煉人難道自己修的是甚麼法直到今天心裏還不清清楚楚嗎?修煉人在任何時候不能清醒理智地做好自己該做的,邪惡就會鑽空子。你心裏信念堅定、主意識很強時,根本不會跟著明擺著是來動搖和轉化自己的人的言詞走。何況,怕和迴避能幫助你抵制轉化嗎?不能。所以讓怕心左右自己反而等於給對方市場。

正法修煉中我們是通過救度眾生建立起偉大的威德,決不是靠保全自己而圓滿的,正法弟子應該走到哪正到哪,環境是自己開創的。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面對做「轉化」工作的人,反過來向他們講真相呢?

*******

一般來說,帶著強大的怕心的人的空間場中都有邪惡生命存在,有人看到後就認為是附體,使一些邪悟者更加邪悟。其實這些東西還不能說成是附體,它們是逃避正法而躲在這些人身上的,就像病業處「在更深的空間當中有那麼一個靈體,」「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得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轉法輪》251頁)是這些學員不正確的思想給這些邪惡生命提供了躲藏的條件。

總之,我們在面對「轉化」時一定要深挖私根,把利用大法達到個人目的的想法、對人的根本執著甚至各種神的變異發現後去掉。也就是反過來利用轉化找到自己的執著與觀念,快速純淨自己,但大前提和結論是堅定地修煉到底,一修到底,而不是因為發現執著就不修了、走向師父和法的對立面了,否則就是接受了邪惡勢力的迫害。就按照正法與救度眾生的主線想問題才能不給舊勢力迫害的藉口。操控人間邪惡之徒的舊勢力在其他空間,你執著甚麼都是一目了然,所以你用維護大法與救度眾生為藉口來掩蓋自己的執著只能讓邪惡迫害你時更有藉口。我們不妨好好讀讀《再認識》:

「佛性與魔性的問題,我已經講得再明白不過了。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可是你們一次一次地用各種藉口或用大法掩蓋過去了,心性沒得到提高,機會一次一次地錯過了。

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三)消極承受

有些人在面對「轉化」時還用以前的認識看待,那些認識並沒有錯,但只是在某一階段的認識。「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在各個層次要求來衡量自己。」(《和時間的對話》)如果不能放棄以前的認識又成了障礙,致使一些人長期處於魔難之中,一難過不去,下一難又上來了,就更難過了。「你們為甚麼就放不下那顆常人之心哪?就不願再向前一步哪?」「都知大法好,為甚麼就放不下呢?」(《再去執著》)

1.用人情對師父

有很多人由於從大法中受益,對師父感恩戴德,結果面對「轉化」時陷於矛盾中不能理智的考慮問題。「為情者自尋煩惱,」(《做人》)那樣偉大的覺者會要我們這份人情嗎?我們的執著造成舊勢力利用人間敗類造謠說我們的師父搞「教主崇拜」。尊敬師父是應該的,常人中還講尊師,更何況宇宙中的生命本來就是有等級的,但我們的師父做任何事都首先考慮別人,心裏根本不想別人對他怎樣。用人情來維護師父,和宇宙的法理就擰了勁兒。為了我們的提高,師父早就指出過這個問題:「我傳大法已經四年了,有一部份學員心性、境界提高得很慢,還是停留在感受上認識我與大法,總是從身體的變化和功能的體現上對我的一種感恩戴德,這是常人的認識。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警言》)

師父傳給我們大法,並不是為了得到我們的感激,是希望我們能同化大法,成為新宇宙的保衛者。所以我們只有拋開一切感情因素全身心的投入正法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能在法上認識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圓滿。執著於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是橫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師父對大法學會「關於嚴格清理私自流傳非大法資料的通知」的評語)

2.不能用神的一面看問題

還有人長期處於魔難之中仍不能深刻向內找,說「我也沒有辦法呀?」或依賴喊師父得救。這還是把自己當成了人,忘記了大法弟子和常人的本質區別。

師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告訴我們「作為一個個人修煉來講,你們已經走過了修煉的過程,你們是在為大法而確立的生命,最後的路是在向先天你們各自的最高位置昇華。」並讓我們立掌發正念。師父已經把我們當作覺者對待了,我們主觀上不應該再依賴祈求師父的保護(當然客觀上師父仍然在保護著宇宙眾生、特別是弟子)。現在是我們要全身心地用神的正念正行去完成證實大法使命的最後關頭。如果仍然人心太重,是很難跟上正法進程的。

「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道法》)

3.想到死亡時仍然出惡念

許多學法不深的學員被抓時想的是「牢底坐穿」,有的想「死了就是圓滿了」。這些都不是大法中的內涵,任何一本大法書籍中沒有讓人這樣修的。從法理上看,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應該被世間的邪惡之徒打死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種邪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轉法輪》164頁)以前我們誤以為政府就像曹操一樣糊塗,我們為他好,告訴他內部某些人鎮壓法輪功,會像毒瘤一樣會害了他,他反而把我們送進監獄,結果最後自己被那個毒瘤害死了。但後來才明白,邪惡之首就是被舊勢力安排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我們不是沒有給它留過機會,但2000年秋天它在紐約訪問通過世界著名媒體CBS的名牌主持人的訪談,向全世界說謊,在電視上大肆誹謗法輪功創始人、誹謗大法之後,它就徹底選擇了自己與大法對立到底的位置。因此我們絕不能對它抱有任何幻想。

大法弟子要「助師世間行」(《助法》),「用人相行於世,用人言示法理」(《神的誓約在兌現中》),「法理撒遍世間道「(《如來》),所以人身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都被關押或失去了人體,人間沒有足夠的正法弟子做證實大法、救度世人的事,那不是正順應了舊勢力想要更多銷毀眾生的目的嗎?所以我們如果已經走過了貪生怕死的階段就應該為了正法愛護我們的人體。放下生死是放下人對生死的迷惑和恐懼,是徹底放下人的各種執著,而不是真的去死。「特別是一些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學員最容易產生想離開人間、快些圓滿的念頭,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你們已經走過最艱難的時期,在最後一個執著中千萬要放下心。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去掉最後的執著》)

還有人為了自己的圓滿而希望快點去世,這是一種非常自私的想法。當初趙金華等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並不知道「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大法堅不可摧》)他們只有堅持真理的正念,那麼他們的犧牲肯定會是一定境界上的圓滿。個人理解,師父講出這個理也是鼓勵那些人的怕心不去的人,但有人看到後反而執著起這個理,為了圓滿而求死,死了也是執著死的,「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大法堅不可摧》)舊勢力很清楚地看到了這個執著,就借人間敗類的嘴說:「你想死,沒那麼容易,死也死到你家去。」然後採用體罰等讓你活不舒服又死不了的做法迫害。一些人承受不住,就反反復復地違心「轉化」。玷污了大法的嚴肅。

4.氣功態

有另一種極端,有人一聽到師父說我們是神了,不是用神的境界衡量、要求自己,而是到處對人這樣說。還帶著急切的心把自己從法中得到的天機、玄機講給人。人接受不了,也造成了一些迫害。師父告訴我們當你修成佛的時候不要對人講,以免產生不必要的誤解。師父傳法是「本著對社會負責」(《轉法輪》1頁)的態度做的。「同時我們的修煉要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也要對自己負責。為甚麼就不能堂堂正正地符合常人社會而修煉哪!」(《肅清魔性》)

三界是為正法而存在的,所以這裏的理也是不能破壞的。師父說,「常人社會也是宇宙無邊大法在這最低一個層次中的體現,常人社會中的一切表現形式,也是這法給予的,開創的。」(《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符合常人的社會狀態,也是維護一層法的表現啊。」(《圓容》)

「在正法中,你們只是用人的語言用人類能夠普遍理解的論理去證實法,就按照人類現在能夠認識到的好與壞、是與非去做就行。」(《北美巡迴講法》)如果把天機講給人,「常人他能相信得了嗎?後來他明白了,這些應該擱在自己心裏,不能說,擺正兩邊關係以後就好了。」(《轉法輪》192頁)

5.割裂地看大法

有人只學或記住法的某一部份,特別是得法晚的學員,往往只對後期經文記憶深刻,造成一些偏激的理解,偏激的做法,使自己承受了一些迫害。其實師父講的是一部法,我們學法的體會是後期經文中的法理,哪怕是那些用人話講出來很玄的法,在早期講法中師父都講了。而所有的法又都涵蓋在《論語》與《轉法輪》裏。所以要按師父的要求多學《轉法輪》,圓容的理解法很重要。

6.對親人的不圓容

還有一個突出的問題是圓容不了自己的家庭。這在流離失所和被關押的學員中普遍存在。當被問及親人在為你承受痛苦怎麼辦時,很多人想的是「可能你得道的時候,將來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這樣一來,有很多人替你承擔一份。」(《轉法輪》115頁)將來修成了再福報他們。講這個理本身沒錯,但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是像耶穌和釋迦牟尼那樣救度眾生。

我們的親人承受的痛苦當然是舊勢力的迫害造成的,那些邪悟者和邪惡的鎮壓者說是我們讓親人承受痛苦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但問題是親人們對我們都是有情的,舊勢力正在通過迫害我們而使我們的親人痛苦,使他們當中很多本來不反對大法的人誤解大法甚至仇視大法,這是在毀滅眾生!「常人就是為情而活著。」(《轉法輪》205頁)對於我們的親人來說這沒有錯。但修煉人有情不去就會鑽在舊勢力安排中出不來,而怕自己有情同樣是執著於情,也會生不出能熔化鋼鐵的慈悲。

這次師父要最大限度的把一切生命都善解,即使我們的親人真的是來阻礙我們修煉的,我們也應該反過來善解他們。所以我們不能把他們對我們的情當成「魔」去過甚麼「情關」,而應該在堅持修煉原則的前提下包容他們對我們的情,善意理解親人們,幫助他們理解、支持修煉、支持講真相。「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轉法輪》205頁)而無情的實質是怕有情,境界仍在三界中,在私中,這是對慈悲的誤解。情去掉了,這塊兒不應該是空的,取而代之的應該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那麼如果沒有覺者的慈悲、無情對待親人,那是甚麼?舊勢力看到我們這個漏洞就讓人間敗類造謠說大法傷害親人。

我們有些學員已經流離失所四年了!「修正法就要被迫害」是舊宇宙的理,我們應該證實修正法的人可以過一種正常的家庭生活。做不到原因眾多,也包括親人的反對,「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擾著他們,反過來他們也干擾著你。」(《北美巡迴講法》)「修內而安外「。「圓容」才能「無漏」。這些年很多親人為我們承受了太多的痛苦,我們決不能再讓他們為我們落淚。不是因為他們是我們的親人,而是因為他們是非常珍貴的眾生,是應該得到救度的!我們切身體會到當我們的慈悲一出,親人們反而會支持你,幫助你。這才能證實「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然而這上億的人哪個沒有家屬子女,親朋好友,這是一億人的問題嗎?那麼反對的可能是更多的人。」(《我的一點感想》)這些法理。

7. 怕形神全滅

形神全滅當然很可怕,是人的思想想像不出的可怕。但是怕有甚麼用?抱著那麼強烈的怕心,只能形成執著,讓你修不上去;不明白法理,關鍵時刻配合了邪惡甚至走向反面,那不是還得面臨被毀滅的結局嗎?所以關鍵是要明確如何才能達到法對生命的要求,按照法理的要求去做,從而讓自己絕對不會走向形神全滅的結局。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