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 重視安全問題與不為安全而安全的辯證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1日】前段時間幾處流離失所的同修租的房屋被惡警非法闖入,多名同修被非法綁架,損失慘重。造成的原因另文分析,這裏我只想談一談個人在這個事件發生後的體會。

當這一事件發生後,同修的表現各不相同。流離失所的同修幾乎全部撤離了原來的住所。一些在家弟子聽到這一消息,拒絕和流離失所的同修接觸,認為會給自己帶來危險。

我的心也有了波動,和我同住的同修(姐姐)和我交流了她的想法。她說了許多,但我沒有記下來,唯有兩句話對我觸動很大,刻在了我的腦子裏。她說我們住的房子在另外空間看也是一個生命體,我們的心就是這所房子的心臟,我們的心不動,任何干擾都是外來因素,動不了實質的東西;我並不害怕同修守不住正念時將我供出去,而是「害怕」如果自己被綁架,一定是自身存在問題,自己卻沒有意識到。我「怕」的是自己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變異因素。

同修的話對我觸動很大,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坐下來靜靜的想了想自己。一直以來認為自己沒有多少怕心,即使在某件事情上暴露出了怕心,但都能夠以法為大,即使硬著頭皮也會去做。

曾經在被跟蹤的情況下,用正念正視惡人,將邪惡滅盡;有時一邊發正念一邊採取反跟蹤方法(也就是反過來跟蹤特務)將惡人嚇跑。曾經面對惡警時,為了讓同修少受迫害,用身體擋住惡警的拳腳(當時心跳得也很厲害,但是我知道一個大法弟子應該怎樣做);曾經明知道是國安局的特務擺的鴻門宴,但為了救度眾生,也心態坦然的面對,講清真象後,安全返回。

然而「怕心」仍然在我的心裏忽隱忽現。

問一問自己到底怕甚麼?怕牢獄中的寂寞難熬、怕酷刑加身時肉體的痛苦、怕親人在精神上承受更多的壓力。這些都是人的後天觀念佔主導時的想法,都是自身沒有修去的人心在起作用。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在不斷的同化法的過程中精進的修正自己,在向內找的過程中同時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舊勢力的黑手,同時在我們人間表現形式上做到理智、慈悲,做好我們能夠意識到的因素。師尊講過有意識不到的因素,那就不是我能預先左右的了的,如果出現了意識不到的因素和執著所造成的情況時,如果正念很足,能夠做到放下生死、金剛不動,也能破除邪惡舊勢力的安排。

重溫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解法》中有這樣一段講法,我意識到,在我的思想深處始終有一個讓我沒有意識到的變異思想。當我在做某項正法工作時,我就會想到,我要做到理智、智慧,而且要不斷的精進的修正自己,我才不會出現問題。我對「安全」有強烈的執著,總是在法理和實踐中不斷的探索著安全與正念的問題,希望自己在這一問題上成熟起來。當有同修出現問題時,我就會在心中衡量:哦,他是那種悟法,看,出問題了!我馬上在心裏總結經驗、教訓,目的是讓自己避免犯同樣的錯誤。我好像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而做事,心沒有完全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上。說到底,還是「怕」自己不安全,沒有真正達到「做而不求」,有了明確的目的性,就像有的學法不深的學員不吃藥是為了師父能將他的病拿掉一樣。

師尊說:「還有我們許多學員哪,在思想中顧及的很多問題啊,這些事那些事的,其實一想就已經是掉了境界了。甚麼都不要想,甚麼都不用管。」(1)「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2)當然,理性和實踐中的成熟也是修煉的一部份,但不是像我這樣帶著人心用大法當保護傘,為了一個明確的目的,而這個目的又是為私為我的(為了自己安全)。真正的成熟是在心性上、在理性上不斷的同化宇宙的正法理,在實踐中不斷的去掉人的這層殼,生命不斷的向先天的最高位置昇華。

師父還講過,生命往下掉,在高級生命的眼裏就是變「沉」了,我個人理解就是生命在往下掉的過程中,每一層次的因素都注入到了這個生命中,越往下掉注入的東西就越多,生命就越沉。對於一個生命來講成熟不是指更加老練、處事不驚、沉著冷靜,而是不斷的將不同層次在生命中注入的因素去掉,不斷的擺脫不同層次、不同境界對生命的束縛,向更高的位置昇華,不斷的達到更高境界的標準。這在高級生命眼裏看這個生命不是在變「沉」,而是在變「輕」,越來越「輕」就是越來越成熟。而隨著自身的昇華,人間的行為就自然的展現出成熟、理智。正行的前提是正念,只有有了正念才會有正行!我個人認為正念的前提是「正悟」,正悟師父講的法理;正悟的前提是「正信」,因為一個生命對法根子上不堅信的話,那甚麼也談不上。

在法理上,很多同修都明白了,師尊白紙黑字說的十分清楚,關鍵是實踐中如何去做,如何在實踐中要求自己心性的昇華,這是最最關鍵的,這才叫修,這才是悟。

當傳出我的住所也有可能被邪惡掌握時,我的心開始波動了,坐下來靜靜的向內找,確實找出了自己許多的不足,坐在那裏自責了許久,跌倒了爬起來繼續往前走吧!

在這件事情上,姐姐平靜的心態給了我很大的鼓勵,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只有在遇到問題時才能看出一個人心性的位置,那才是一個生命境界的真實展現。在沒有邪惡壓力的情況下,誰都能說出一套一套的理論,真正在實踐中能否做到,才是心性位置的體現。在其他同修全部撤離的情況下、在一些資料點相繼被破壞的情況下、被通知極有可能暴露的情況下,姐姐和我在住處平靜的生活著、忙碌著。是啊,我們就是這所房子的心臟!有時,我也看看自己是否存在僥倖心理。當然,如果確認房子被暴露或自己被跟蹤,就要理智的轉移。

有的時候有的同修樓下停輛車她就認為是蹲坑的;警車一響 ,就認為是抓她的;燈泡一壞或下水道一堵,就認為是點化,趕緊搬走,有時甚至連大法書、師父法像、價值上萬元的設備也丟棄不管。一出現上述情況就東躲西藏,到哪兒都感覺布滿了抓她的邪惡,其實都是自己那顆心在起作用。我們有人心在,邪惡就覺得有希望,利用了她的怕心干擾她,同時也干擾其他大法弟子,讓她們在大法弟子中散布各種令人恐懼的言論,使一些在這方面心性有問題的同修不敢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象,即使走出來也給自己設了各種框框。我認識一位同修,她的怕心始終不去,一感到有情況就跑。最後一次跑到了省外,結果卻被當地惡警抓捕。

我們做大法工作,一定要重視安全,強調安全意識,但是不是為了安全而安全。躲、藏、跑不是辦法,自己修好的一面要敢於正視自身不純正之處,下決心修去那些心,任何一顆人心都不能帶到天上去,不要讓自己的人心積攢的太久,總有一天你要去面對它,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意識到沒有修正的地方就努力把它去掉。古典名畫中耶穌的弟子在面臨餵獅子、餵老虎的境遇時,臉上放射著聖潔信仰的光彩。他們還是修的如來法,我們這些大法徒難道還不如他們嗎?

有的同修天天必須學三講《轉法輪》、看經文、到整點就發正念。可是一遇到問題就迴避自己那顆心,不是注重自己心性的昇華,而是採取人間的手段迴避問題。有的同修就是為了保護自己別被邪惡迫害而學法、發正念的。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有一種想法:只要精進的學法,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不會被邪惡迫害,而且他們將邪惡的迫害單純地理解為坐牢、上刑。這不是有求嗎?

「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3)

我不是為了去怕心而留在住處的,而是在這件事情上心態坦然的表現。

其實,一切的表現形式都是外因,人心才是真正起作用的內因。邪惡可以在人間隨意演化出各種表現形式,它們的藉口就是大法弟子自身不精進修正的漏洞。有許多同修出現問題後向內找一語帶過,實踐中不是嚴格要求心性的提高,而是強調外在的表現形式:手機、傳呼容易出問題等。這次的事件發生後,乾脆誰也不見誰,手機、傳呼都不用了,說要「用意念溝通」。有的同修始終找藉口來掩蓋自己的怕心。

師父在法中一再強調:常人社會的狀態是不允許破壞的。「用意念溝通」這種情況不是絕對不能夠存在,因為我們有修煉好的那一面。大法弟子都有過這樣的體會,當我們需要見誰時,如果符合正法的需要,師尊的法身就會安排。但是如果我們想用大法超常的一面掩蓋自己的怕心,那麼法的威力就不會展現出來,因為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就是個「人」!當然要符合人這一境界生命的標準,如果我們在這一問題上真正達到了不同層次、不同境界生命的標準,大法超常的一面是會展現出來的,但是,那不是求來的,是生命達到那一境界法的威力的自然展現。

以上僅為個人這一階段的體會,有不符合法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引號處內容摘自:
1. 《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2. 《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3. 《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