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農村老大媽在逆境中堅持修煉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日】這位樸實的老大媽是個普通的農村婦女,70多歲了,大媽有三個女兒,其中兩個和大媽一起都修煉法輪功。迫害前,大媽還自願當起了輔導員,帶著村裏其他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在大麥場上煉功。

99年7月,一場鋪天蓋地針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開始了,一時間天昏地暗。在強大的壓力下,村裏很多人都不敢煉了。大媽也被當地政府不法人員逼迫放棄修煉,大媽不堪其擾,到了外地的女兒家。但是,對這樣一個善良的普通農村老太太,當地政府不法之徒竟然不惜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專門派多人去抓捕大媽,硬是從外地的女兒家把大媽抓了回來。抓回來後,就用各種手段恐嚇大媽放棄修煉,說如果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把她送去勞教所。70多歲的老人,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僅僅想修煉一個對自己身心有益的功法竟遭到如此的身心折磨,大媽一時害怕,違心的說自己不煉了。回到家後,想起自己修煉這幾年來的諸多受益,大媽淚如泉湧,覺得對不起師父,對自己說了假話悔恨萬分。大媽橫下一條心,不管前面是被抓還是被殺,她都決心說真話。大媽給當地政府寫了一封信,講述了法輪功是個好功法、自己煉功後的受益和以前在壓力下說了違心話的情況。然後大媽就坐在家裏等警察來抓她。但是一天天過去了,也沒有人來。後來得知,有很多警察其實都知道這些修煉人是好人,但是上面有任務,他們也沒有辦法。收到大媽的信他們也不願管。而大媽知道自己做正了。

隨著迫害力度的不斷升級,法輪功學員的環境也越來越艱難了。大媽的兩個女兒由於堅持修煉被迫流離失所了,惡警就三天兩頭地騷擾大媽一家,想乘兩個女兒回家的時候突然抓捕她們。大媽家白天經常有警察和政府不法人員光顧威脅,要大媽交代女兒的去向,夜裏也不得安寧,經常有警察像土匪一樣翻牆進入屋裏隨意搜查。就這樣反反復復一年多,直到在別處抓到了老人的兩個女兒。兩個女兒都被送到了邪惡的勞教所,雖然受盡折磨,她們依然很堅定,不放棄修煉。大媽後來說:這一年多來,由於一直沒有女兒的消息,她一直覺得兩個女兒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女兒在外面一直在向世人講法輪功的真相,而大媽也知道,江××已經下令對發真相材料的法輪功學員可以開槍打死,各地還有幾百個學員被警察酷刑折磨死了。

由於警察不斷光顧,在普通農村人眼裏,大媽一家好像成了壞人,村裏有些人對她一家側目而視,有的人怕受到株連,也不敢和她講話。老伴由於受到警察多次驚嚇,各種疾病都出來了。他受不了這一切,也要大媽不要再修煉了。大媽對老伴說:「你親眼看到我修煉後身體變好了,人也更好了,我怎麼能不煉呢?」老伴聽後就不說甚麼了。大女兒和女婿由於受到牽連也不讓媽媽煉,大媽知道家人受到的迫害都是這場鎮壓造成的,修煉「真善忍」沒有錯。

大媽身邊還發生了類似文革中的故事。同文革一樣,漫天的謊言宣傳使人們對法輪功學員就像當年對「右派分子」一樣充滿了敵視。由於怕受到連坐和株連,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親友在江××集團的煽動和壓力下,毆打自己的親人,將家人送入精神病院折磨等等。江××就是這樣抹殺一切是非黑白,用利益、用威脅恐嚇,在人們心裏播下仇恨的種子,讓人喪失理智,變得暴力和血腥。大媽被抓的兩個女兒的丈夫,一個受不了株連被迫和妻子離婚了,另一個丈夫把所有仇恨的怒火都對準了大媽,喪心病狂的準備買殺手殺掉大媽。村裏的好心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悄悄告訴大媽夜裏警醒些。大媽心裏並沒有害怕,因為她知道自己做的是正的,自己是個好人、問心無愧。結果甚麼也沒有發生。後來才知道,那個被邪惡謊言迷了心竅、喪失了人性的女婿由於沒錢,殺手也沒有動手。

一年多來,對女兒的擔心,警察和壞人的各種驚擾,還有親戚鄰里的諸多壓力與不解,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就在這樣巨大的壓力下堅持著真理,堅持著修煉。在那段受盡煎熬的日子裏,大媽說,她想到的就是學法,能堅強得走過來靠的就是大法。大媽晚上抄大法書。大媽只有小學二年紀的文化程度,開始抄的時候很費勁,字也歪歪扭扭的,抄得也很慢。就這樣一晚一晚的抄,一遍一遍的抄,大媽抄了整整一大摞,大媽的字也寫得越來越工整漂亮了。農村通訊很落後,沒有條件拿到新經文,一次當有學員把師父的新經文給大媽送去時,大媽的眼淚嘩嘩的流了下來,久久的抓著學員的手,一看到經文就哭個不停。農村學員條件很苦,很難拿到經文和資料。

大媽那裏早已沒有地可種了,都被不法之徒沒收了,每月說是給幾十元生活費還常常沒有。大媽家裏人擔心大媽出事,從不給大媽一分錢。大媽想看學員給她的真相光盤,但沒有機子可以放,家人也不給買。一次,村裏一下發了拖欠幾個月的生活費,大媽手裏有了幾百元錢,70歲的老大媽立即買了一張車票,到當地一個大城市買了VCD機。大媽花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才學會了播放,這次旅行也把大媽的錢花的差不多了。

幾年過去了,大媽善良、堅忍的言行在逐漸影響和感化著周圍的環境,周圍的人也開始清醒了。村裏許多人開始主動和大媽打招呼、聊天。老伴也變了,不僅不反對她煉,還經常督促她看書。老伴還愛看真相光盤,如果吃飯前沒有看完,吃完飯後就會馬上坐到機器前,等著大媽給放剩下的內容。大女兒和女婿態度也改變了。大女婿由於工作緣故經常不在家,大女兒和孩子在自己家裏老是很害怕,但一住到大媽這裏就很舒服,還對大媽說,媽,不知怎麼的,我在您這就不害怕了,睡覺踏實,乾脆我住您這不走了。大媽一笑,心裏明白,修煉的人的周圍都有一個場,在這個場中的人都會舒服和受益,女兒當然感到安心了。

幾年的風風雨雨中,大媽也鍛煉的更堅強了,大媽盼望被關押迫害的女兒能早日回家,更希望人們不要相信那些污衊宣傳,這場針對千萬好人的無端迫害早日結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