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3日】我因不放棄大法修煉而被非法關押、被非法判勞動教養一年半。從看守所到北京市調遣處又到北京市女子勞教所,目睹了惡警的所作所為,看到了它們的真面目。

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寒冬臘月天一進門就要在雪地裏被罰站,光著腳站在雪地裏被惡警往身上潑50盆冷水。在經期用襪子代替衛生紙。惡警看見新被綁架來的大法弟子就像餓狼見了羊羔一樣從背後拳打腳踢、揪頭髮、用電棍進行毆打,打得死去活來。惡警沒收大法弟子的錢不開收據,沒收手機等貴重物品。賣給大法弟子的被褥是舊的,但照樣要收新被褥130元高價,掙大法弟子的血汗錢。有的大法弟子絕食抗議迫害,惡警就要叫來四個刑事犯強行將大法弟子按到床板上進行強行灌食。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後其家屬子女為救自己的親人不得不花上幾萬元,但就是這樣還被惡警以各種謊言進行欺騙,有的家屬花了錢邪惡也不放人。

到北京調遣處,首先進行幾個小時的罰蹲、罰站,然後讓大法弟子寫保證書。如不寫就找來兩個吸毒人員進行毆打,拳打腳踢,扭胳膊踩手,抓住大法弟子的手腕強行寫「保證書」,才讓其回班。否則不讓進班,不讓睡覺。有的大法弟子被綁架進調遣處在太陽下曝曬罰站、罰蹲,雙腿上起了大泡被感染住進醫院,一住就幾個月,傷口經幾個月後才好轉。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惡警的迫害,惡警就以找其談話為名找來吸毒人員連踢帶打進行「訓練」,低頭抱首,打個半死不活,而這時惡警就躲到別處讓吸毒人員隨意大打出手,甚至給學員戴上腳鐐手銬扔在光板床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惡警還惡毒地說「讓你舒服舒服。」有的惡警親自出馬打大法弟子,被揭發後上級對它進行「違規」處理,表面上調離了原工作,然而評先進時仍然榜上有名,仍然是所謂的先進人物。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惡劣,用心十分邪惡。到調遣處的人雖然住的是花人民血汗錢新蓋的樓房,可無不感覺到黑色恐怖時時刻刻籠罩著,時刻面對著惡警的謾罵、惡語和體罰,無限延長的強制勞動。在這裏無所不用其極。

到勞教所就截然不同了,為了達到給法輪功學員洗腦的目的,惡警精心裝扮了一副偽善的外表,將那些囂張的惡行藏到人看不到的地方,最終目的仍然是讓我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北京女子勞教所是花了大量財力於2001年蓋起來的,環境、設施比較好,到處乾淨整潔漂亮,但再好也是用老百姓的血汗錢蓋起來關押善良的老百姓的。

且看惡警的偽善面孔是如何表演的。每個隊像一個「大家庭」一樣,一個班有12張床,人員之間表面突出「友善」的氣氛,新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進班後就對其騷擾。如不寫「三書」,就開始實行兩面的手法,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由「幫教」人員灌輸謊言,看管你上廁所、洗臉、吃飯,晚間由兩名包夾人員看著你不讓睡覺,直到下半夜2─3點鐘才讓你上床,到5點左右就得起床,這哪裏談得上「善良」二字呢?!如果長時間不寫「三書」就由專門包夾人員看管,帶到無人的地方整天罰站,有的大法學員腿腫得像饅頭一樣。有一位大法弟子罰站了兩個多月後走路、上下樓梯都非常困難。而且整天吃的是苞米麵窩窩頭、鹹菜,受迫害長期精神緊張,就常常便秘,到廁所多蹲一會兒就要受到冷言冷語。有一位學員因長期精神壓力和心情壓抑患了精神分裂症,晚間大家睡覺時她大吵大喊,就被隔離由吸毒人員看管,而獄警後來卻召開全體勞教人員會議,叫我們對她的情況進行討論,意思是因為我們煉功而導致的。那她沒被關到勞教所時為甚麼不患這病呢?!這明明是強制洗腦被迫害所致,連惡警心裏都明白的,現在把人迫害成這樣了不僅不放人,還把一切罪過推向法輪功,推脫它們的責任掩蓋它們的罪惡,其惡毒用心昭然若揭。

寫了所謂的「三書」後,也就是被迫表示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之後呢,在生活待遇上就給予「優待」,不給窩窩頭給饅頭吃了,還給菜吃,有時菜裏還有點肉片,晚間可以看電視,有圖書室可以借書看,可以在超市買日用品等。並且在思想上進一步洗腦,互相可以說說話了,以這種對比強烈的畫面來摧毀大法學員的正念和意志;但是惡警仍然指使「幫教」人員對寫了「三書」的人實施壓力,繼續灌輸那一套謊言,並完全剝奪自由,一旦被它們發現思想有波動,那就馬上戒備森嚴,完全被隔離由專人看管,整天罰站,一切待遇又都沒有了,甚至送集訓隊遭受著非人的「待遇」。採取各種「假惡鬥」手段剝奪人的信仰自由和煉功自由權利,這就是它們的真實面目。

所謂「轉化」的人中很多人後來都有所醒悟,就傳手抄的師父的經文看。被發現後更是遭受迫害,有的被處分、被隔離,受著非人的迫害,其餘人不許串班,不許和別人說話,打飯都得必須是班長打飯,晾衣服一個班一個班的去求去曬,勞動強度也加大了。

迫害還在繼續,被迫害的真相還在被掩蓋。師父的教誨給予我重生的機會,讓我有勇氣面對自己並站出來講出我的親身所聞所見所經歷的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