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在新安勞教所的親身經歷揭穿電視劇《生命無罪》的謊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8日】最近,聽說電視上放映以新安勞教所為背景,反映警察如何「春風化雨」地「挽救」法輪功學員的電視片──《生命無罪》,我看了幾分鐘,被其中顛倒黑白的謊話所震驚。他們無恥到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對十幾億中國人撒謊,誣蔑法輪功、粉飾勞教所惡警摧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下面以我的經歷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謊言。

一、我的簡單經歷

在1999年7.20以後的日子裏,到天安門遊玩的時候,只說了一句承認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我就被非法關押;在朝陽看守所,惡警指使不是煉功的被拘留者,隨意打罵、凌辱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冬天將絕食抗議的學員綁在門板上插灌,並要當著眾人將褲子褲衩扒到腳脖子處示眾,一句「你們(指惡警)執法犯法!」就被搧耳光,暴徒們至今還扣著我的錢物不還;一天,我正在家裏和家人一起看電視時,片警說找我談談話,就將我騙走,送去非法勞教;在北京勞教調遣處,不寫「保證」,就被強制脫掉衣服抱頭蹲在雪地裏,被吸毒人員用縫衣針扎。同行的一位老大媽請求方便,惡警不許,她憋不住,拉在褲子裏了,後惡警聞到氣味,對她大罵不止。如此迫害手段,數不勝數。

二、新安勞教所的真實生活

到了新安勞教所(就是原天堂河勞教所)後,整個表面環境看似「文明」多了,到處乾乾淨淨的,也聽不到污言穢語了。可是,對待我們的手段就更陰險狡詐了,當面一套,背面一套,惡警背著大多數人,都是笑裏藏刀的偽善,留下的都是精神創傷。

在新安勞教所裏,基本沒有所謂的作息時間,是隨警察(裏面叫隊長)的情緒變化而實行的。要是哪天新來的學員「轉化」不順利或受了上級的批評就要受到迫害,惡警們還挑動其他勞教人員仇恨法輪功,憎恨堅定的學員,一會開會訓斥,一會逼看誹謗錄像,一會逼著樓上樓下的跑步,一會強迫寫感想(必須寫對法輪功轉化的認識,吸毒人員開始也要求寫,遭抵制了),一會強迫背「23號令」,一會不讓說話、不讓走動。而幹活的工作量一點不能少,加班加點都得幹完,有時就幹個通宵。大法弟子曾經被迫給雀巢公司做小兔子等玩具,粘布拖鞋,織毛衣手套和鉤墊子(據說是出口),卷上鋪蓋就著床鋪和地面,包筷子(就是一次性用紙包的用餐筷子,還不洗手,在調遣處更這樣),縫勞教人員穿的衣服。甚至還讓我們挖建禮堂的地基,兩三米深的大坑,讓我們一盆一盆的將坑裏面的土搬上來。不讓大法弟子煉功,強制讓跳所謂的「健身舞」。外面有人來參觀,就將堅定的學員藏起來,並威脅他們認為沒「轉化」好的不准隨便說話。有次聽說是有外國記者來採訪,讓我們把餐具放到從來也沒有用過的消毒櫃裏擺著,不開機消毒,就是擺著,說開機是耗電,這就是新安勞教所的真實的生活!

三、我是怎樣違心表態的

剛到勞教所的時候,警察貓哭耗子,說他們工作的不容易要我配合,還說家人可憐受我連累(後覺得這句話對他們不利就不說)等等。見我不妥協,就嚇唬說不轉不讓見家人,永遠別想出去。並派已經轉化的人來「幫教」。當時,我不明白甚麼叫「轉化」,怎麼轉,如何轉。它們誰也不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要求我寫「三書」,還欺騙我說到勞教所的人都已經轉了,並且不讓我睡覺、罰站,叫「熬鷹」,讓轉化了的學員以車輪戰來「幫」,不停地念著誹謗法輪功的文字。有多少學員都是經受不了這種折磨而迷失真正的自我本性,違心表態的,這也就是許多人不明白為甚麼在裏邊「轉化了」、「保證了」,出來後又回去了又煉上了的原因所在,他們用的都是謊言欺騙、體罰和精神折磨,而騙術是經不住時間和事實檢驗的。

回想當時的真實情況,我記得當時確實有點懵了,就像一個人在夜裏走著走著,忽然迷了路一樣。只知道自己要煉功是做人的一種基本權利,我沒有違反國家的法律,勞教我是一種錯誤,希望有人來解決問題、主持公道,並沒有弄明白勞教所這個執法機關它根本不做這樣的事情,就是強制你按它的要求做,不服從就是用暴力手段執行。當時就奇怪為甚麼見到的都轉了,轉哪去,而且轉化後她們要替代警察來做工作,說話不說實話,或閃爍其辭,或不著邊際神神叨叨的,與「轉化」以前的實在真誠大不相同。後來知道還有幾個堅定的,被隔離開了,或在集訓處單獨關著,整天受著非人的折磨,讓幫教人員圍著洗腦,關小號,基本沒有睡覺時間,十幾天24小時都不讓眨眼睛皮,把人整瘋了。實在不寫的,讓人代替寫「三書」還寫上你的名字,惡毒地對外面講是你自己寫的。

這裏,警察的轉化任務同工資獎金升職等掛鉤,有善良點的警察也是被他們的上級逼迫來做洗腦的,其實她根本不懂法輪功,也不想管這事,只是想完成任務,要求法輪功學員寫了「保證」就行,她就完成工作任務了;而有的就為了她個人的恩怨、好惡或見不得人的目的,失去理智的軟硬兼施,折磨堅定的學員,並逼迫已放棄信仰的去做洗腦工作。一個法輪功學員曾經是我同學,轉化後做幫教日以繼夜熬著,後來有病了都沒有讓休息一天(現在後悔了)。由於長時間的缺少睡眠,精神壓力超負荷,同時看到來給她洗腦的都是昔日的同修、同學,心裏十分難受和困惑,甚至感到對人那種不可改變的劣根性的一種絕望和厭惡,只想儘快尋求解脫離開他們,不要聽些自欺欺人的鬼話,因此而不能清醒思想,借坡下驢似的自己騙自己、自己放棄自己。我也是這樣被所謂「轉化」了。不負責任的說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不由衷的話,無形之中對邪惡的迫害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注]

四、所謂「轉化」是對人性的摧殘

冷靜思考後,做人的本性──良心告訴我,我錯了。是「轉化」二字迷惑了我,實質是讓我放棄學大法、放棄修煉,放棄做人的本性,也就是背叛我曾信仰的一切,沒有基本道德的甚至幹著欺師滅祖的恩將仇報、人所不齒的事。是師父和大法又一次挽救了我。背叛大法後,恥辱、自責和懊悔折磨著我,我覺得自己真是不可救藥啊!我就只是苟延殘喘地活著,自暴自棄,我覺著我的行為都不配為人,還有甚麼臉活著,還怎麼配學煉法輪功,從此在精神上被警察強制地套上了良知的枷鎖,這就是勞教所警察和江氏集團嘴裏的「挽救」!

記得在每月家人見我的時候,我總是在流著眼淚,可我甚麼也不能告訴他們,雖然我時時都希望告訴他們真實的一切。肉體的折磨難以忍受,而精神的摧殘更是傷及骨髓啊。在這種日子裏,想不開的時候,就記起師父的話「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是有罪的」,支撐著自己艱難地走過每一天。我不知道怎麼除去這精神污點,怎麼面對自己的良心,就是師父原諒我不計較,我怎麼能自己原諒自己呢?直到我走出勞教所的大門,得到師父的經文,感受到了師父洪大的慈悲,我才從內心戰勝自我、重新走入修煉者的行列。

五、迫害在繼續

讀者朋友和同修,我說的都是實話。我更想講具體些,但是這裏的環境仍十分惡劣,只好就此為止。想當初在迫害開始前後的日子裏,我寫信、去信訪、主動找警察、幹部、同事、鄰居說我自己煉功後的感受和變化,希望誠實、事實、善良能換來公正和和平,甚至在無辜的被拘留的日子裏,告訴警察我知道的真實的一切,目的只有一個,讓我們光明正大地修煉,公正地對待我們尊敬的師父,讓我們有尊嚴地活著。

今天,我告訴人們我真實的經歷。相信善良的人能夠辨清善惡,理解和支持法輪大法修煉者。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