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內幕:24小時監控、剝奪睡眠強制洗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4日】

我在拘留所、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的遭遇

我剛進拘留所,就看到有位法輪功學員被抓進來時全身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頭上被打得裂了一個口子,後來縫了四、五針。只因她不說姓名,就被前門的女惡警折磨了一夜,還專門往要害部位下手,號裏人聽了,都流下了眼淚。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不配合邪惡,被惡警把手腳連在一起捆,頭上戴著鋼盔,只能蹲著,上廁所要一點一點挪出去。為抵制迫害,她絕食抗議,遭到惡警野蠻灌食,痛苦不堪,最後送往醫院。

邪惡的拘留所採用一種株連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只要有人煉功,惡警就威脅號裏其他被拘留的人:他們再煉,你們都不許睡覺,都坐板。其目的是讓其他人怨恨法輪功,借在押人員之手打罵、折磨大法弟子,企圖動搖修煉者的正念。

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簡直就是人間地獄。剛一進門就被要求抱頭蹲下(兩手放在脖子後),眼睛不能看別處,不配合就用電棍電。對低頭不合要求者,兩邊的所有女惡警一起上來揪頭髮,用力往下摁。對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的,惡警立即用筆惡狠狠地往臉上戳;惡警大隊長用電棍一次次電大法弟子並威脅說:你們不寫,我們有的是招兒對付你們。並找來幾個勞教人員強行按手印,再不配合的就把人打暈過去。

進到院子裏,讓我們在牆邊蹲著抱頭,不許說話,「小哨」(擔任值班的其他勞教人員)在旁邊看著、隨意打罵,一蹲就兩小時,直到惡警睡足覺為止。一位六十歲的法輪功學員拒寫保證書,惡警讓她在院裏低頭抱首蹲著,「小哨」在旁邊看著,稍一動「小哨」就動手打。到了午夜十二點,繼續罰蹲不讓睡覺。凌晨四點,有個值班的說,這幫人真夠狠的,那麼大歲數,一蹲就一宿。天亮怕別人看到,惡警把人拖到值班室裏去,老人都不會動了。

晚上一說就寢,除「小哨」站著,其他人都得躺下,尤其對大法弟子,被幾個其他勞教人員包夾看住,相互隔開,睡在地上。

有位法輪功學員向惡警講真象,被惡警綁在床上呈大字形,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中午「小哨」拿饅頭硬往她口裏塞,不吃就拿饅頭往其胸口砸。

一位法輪功學員堅持不寫保證書,被強迫做二百個「報告、到、是」(包括動作:不斷重複蹲下、起來,要求動作快、聲音大),稍慢點,就會招來一頓拳打腳踢。(註﹕希望同修在艱難的環境下加強正念,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

調遣處把我們當作幹活的機器,不停地打大包、包筷子。長時間不讓洗澡,衣服都漚得臭了。晚上洗漱、大小便總共只有三分鐘,有人大便乾燥不得不用手摳。即使這樣,還有人躲不過「小哨」的拳打腳踢。

北京女子勞教所五大隊的暴力折磨、強制洗腦手段

到了新安勞教所(現北京女子勞教所)五大隊,表面上好像是比調遣處好一點,其實都是假象。上了宿舍樓後,不讓剛被關押進來的人進班,在通道或水房站著,念勞教所的規定和司法部23號令,然後讓四、五個叛徒「幫教」人員分上半夜、下半夜給強制洗腦。她們開始裝出說話、做事挺有耐心的樣子,以迷惑法輪功學員放鬆警惕,其實這是在邪惡控制下的一種表面偽善而實質邪惡的洗腦方式。

晚上就開始熬夜了,只要法輪功學員一困,幫教就捅,不讓睡;捅煩了,就讓站著。幾天下來不妥協,就罰站、罰蹲、罰飛(頭朝下,背貼牆彎下去,兩手臂從背後向上貼在牆上)。這些都被惡警隊長默許、假裝看不見,以推卸責任。

大法弟子楊小京堅定信仰,隊長就讓其他勞教人員看住她,不許接觸其他人,每天朝牆站著,只睡三、四個小時。
李秀玲曾在壓力下妥協,後來她醒悟到自己在修煉的路上犯了錯誤,被惡警隊長關在隊部罰蹲、罰站,腿和腳都腫了起來。
張桂玲堅修大法,每天都被逼在隊部朝牆站著,只讓睡五個小時,常常睡倒在地。後來被送到集訓隊遭到非人的折磨,她腳後跟的肌肉已開始萎縮。
劉豔在調遣處不配合惡警,不穿勞教服,被打得渾身是傷、行動不便。到勞教所後被關在隊部罰蹲、罰站。四個幫教輪流看守不讓睡覺、還打她、讓她中午在大太陽下拔草等。
盧寬從家裏被騙到洗腦班,三次洗腦不成被惡人送到調遣處,蹲了一天一夜,被捆在床上一天。到新安勞教所後在隊裏經受折磨,後又被送進集訓隊。在高壓迫害下寫了保證書,自己認識到錯誤後又重新堅定正念,被延期迫害十個月。

在這裏,法輪功學員不但承受著身體的痛苦,精神上也在遭受迫害。幫教們每天都在對法輪功學員強制灌輸扭曲的言論和思想。班裏的其他勞教人員也說些諷刺話。勞教所惡警為了控制我們,不讓相互交流,要各隊成立所謂「民管會」,在各班選他們認為可靠的人當委員。其實被選者自己都說:「甚麼民管會,就是一個小特務、間諜,監視你們的一舉一動,好向隊長彙報。」

在這種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壓力下,張愛茹被逼瘋了。我們怎麼也想不到這位熱情開朗、樂於助人的退休工人被折磨得神智模糊、思維混亂。警察把人迫害成這樣還不罷休,又讓「幫教」劉小燕對她嚴加看管,導致張愛茹病情加重,後才被保外就醫。

勞教所裏的新安集訓隊最邪惡、最殘忍。那裏的大法弟子在各隊雖已遭受到各種手段的折磨,但仍堅持正信,不向邪惡妥協。惡警們把她們送進集訓隊,讓她們遭受更加非人的折磨。集訓隊的每個小屋都有監視器,吃、喝、拉、撒、睡全在監視之內。並且給煉功人制定了許多懲罰項目:蛙跳、拔軍姿(一站就是幾個小時或一整天)、蹲著行走、俯臥撐、騎自行車(雙手做扶把姿勢,雙腿分開半蹲站立)、開飛機,……等等。

在四隊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杜榮芬在新安勞教所早上升旗時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被幾個惡警捂住嘴,暴力卸下頜骨,連拖帶打送進集訓隊,在那裏承受著比四隊更加殘酷的折磨。大法弟子陳鳳仙,惡警冬日裏逼她在院子裏凍著、不讓睡覺;夏天在太陽下曝曬、不准動。一次幫教人員打她胸口,差點把她打背過氣去。自從到集訓隊每天只允許睡兩小時,在中間台階罰站,站著時間一長就犯睏,就會從台階上摔下來,摔得鼻青眼腫,邪惡的幫兇們就在旁哈哈大笑。由於長時間站著不許坐,她堅持不住坐在地上。叛徒幫教就倒一圈水圍住她,不久衣服就會濕透。惡徒還不解氣,繼續逼著她拖通道、打掃水房、衛生間。踢、打、罵、踹,對她來說是家常便飯,並被延期十個月。

我親眼看到以前曾經想要修煉的人被惡警法西斯式折磨、洗腦後,變成了助紂為虐的劊子手。我們真是不明白,為甚麼江氏集團要把善良的好人「轉化」成會罵人、打人的惡人才算達到目的呢?

每當有人來採訪或檢查時,大隊就不安排勞動,組織學習甚至放錄像電影,有時還組織到室外去做活動,用這種假象來迷惑外界,對外面來的人做假宣傳。所謂電影《生命無罪》中的東西完全是愚弄老百姓、掩蓋惡警血腥手段的謊言。

北京女子勞教所五隊電話:60278899轉5501
惡警:
魏秀紅
林翠瓊
大隊長陳××
邪惡幫教:
張永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