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幾次被酷刑折磨的經歷:手腳腫如饅頭 頭髮一把把被揪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6日】我今年22歲,是大陸大法弟子。2001年8月,我在天安門廣場打完橫幅後,被抓進派出所關進鐵籠裏。10時左右又相繼關進5個大法弟子。我們席地而坐,立掌發正念。其中一男大法弟子蹬斷一根鐵柱,發正念時對面辦公室的門也關上了,看籠子的警察也走了。到了下午2點半,我們六人鑽出了鐵籠,但經過門口時警察出來了。幾分鐘後,由於心裏害怕,我們又被抓了回來。當時我在往外衝時,挨了一個窩心腳,仰面倒地,後腦正好墊到一個人的腳面上,我立刻就起來了,甚麼事都沒有。再被關進鐵籠子,警察逼問怎麼出去的,還要拉出去問話,我們一個拉住一個,不配合,警察就抽出大法弟子的皮帶亂打。一男大法弟子的眼鏡被打碎,額頭流血,被惡警強行拖進辦公室暴打一頓後,送進來銬在了木椅上。當天傍晚我們被送去看守所。

這一天,雖然我們沒有衝出去,但我深刻體悟到大法的威嚴、正念的力量。師父給我們機會,可我們在緊要關頭卻暴露出人的觀念,正念不足,讓邪惡鑽了空子,變本加厲地迫害我們。我也親眼看到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的威力。雖然挨了不少拳腳,但不覺得疼,其實全身很多地方都已青紫,幾處已蹭掉了皮。

我到調遣處,因不寫保證書,吸毒者在警察指使下,抓我頭髮,掰我手指,威逼利誘不好使,就用拳腳。最後,我的手腳腫得像饅頭,一摸頭髮就一把一把的掉。我們集體抵制迫害,我被關進了倉庫,吊在木板床上三天三夜,廁所也不讓上。第四天被拉到辦公室,兩個吸毒者又將我暴打一頓。兩天後因我不背監規,在單間又被逼抱頭蹲地兩天兩夜。後來我被押往一個勞教所,一撥一撥地換「幫教」想要給我洗腦。在一個班裏我告訴她們新經文,並說:「誰也『轉化』不了我。」果真她們沒了信心,沒精神說話了。當我們心地純淨、正念強時,說出的話就有制約作用。四天後,一個犯人拉我到她任班長的班裏,當著全班十四個人,連續搧了我五、六個耳光,讓我在後門睜眼面牆。她罵一句,我就說一句「法輪大法是正法」,然後她就搧耳光和揮拳頭,連續幾次,最後我告訴她,打人失德,德少要飯都要不著。她就在我脖子上掛一條白衛生紙當圍巾,戲稱江姐,推到門口示眾,晚上在陰冷的水房裏,又打我耳光,往我臉上吐唾沫,而門口來回走動的警察也不管。她還抓我胸前衣服,用腳尖使勁踢我的小腿骨,一邊罵,一邊踢,時而還碾我的腳趾,並揚言要脫光我的衣服。

下面是我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內經歷的事,現寫出以揭露其邪惡的內幕。

1、一次,除隊裏兩三個患高血壓的老太太外,80多人在樓道裏罰站。因為一大法弟子堅持不妥協,惡警就用「株連」的辦法不讓其他人睡覺,惡警輪番進行「轟炸」,逼她寫「三書」,幫教也一個接一個的罵。凌晨5點左右,她不忍這麼多人受罪(很多都是老人),寫下保證,這些人才得以睡覺。上午,她又聲明被逼迫違心寫的「保證」作廢。幾天後,我們看到她眼眶烏黑,在單間罰站。後來有目擊者說,四、五個犯人心狠手辣,將她狠打了一頓,並專打人最軟弱的地方,特別下流。大法弟子還被羅織罪名,延期10個月,至今在集訓處蹲小號。

2、一天半夜,我看到班長正揮拳打剛來三天的大法弟子。班裏另一大法弟子制止她,她才不敢再打。事後警察找那位制止暴行的大法弟子,威脅她不許管閒事。邪惡最怕曝光,如果伸張正義的人說一句話,它們就不敢再逞威。在那種環境裏,能做到這一步都是非常不容易的。

3、一未婚大法弟子因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在單間遭吸毒者的猥褻。後來許多人以不同方式抗議,此吸毒者才被警告處分,調到其它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