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三大隊惡警野蠻折磨大法弟子並進行性侵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7日】我曾經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原名:新安)勞教所三大隊,現在將經歷和所知道的情況告訴所有的世人。

勞教所三大隊把所有新分入隊的法輪功學員,首先分別單獨隔離到各個房間,強迫洗腦。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持續遭受非人的對待:

1、剝奪睡眠。
2、不允許洗臉、刷牙;不允許換衣服。
3、不允許上廁所,很多學員被迫弄髒了褲子,膀胱和腎臟疼痛難忍。
4、不允許喝水、吃飯。
5、同時惡警進行超長時間的體罰。站軍姿(腳尖鼻尖貼牆);蹲著(半蹲);開飛機(頭彎向地,雙臂向後展開);踢正步;
6、酷刑:惡警把大法學員捆綁後,為了避免學員因痛苦而出聲,將骯髒的擦地抹布或者骯髒的內褲塞進嘴裏,然後惡警與眾多叛徒圍住學員用棍棒,特製的高壓電棍長時間毒打;有的學員被雙手在背後反銬,用繩子吊起來,毒打,經常是幾天幾夜,人昏死了有時也不放,弄醒了接著毒打。

有一個北京朝陽區姓闞(音kan)的女學員,被長時間的吊銬毒打,雙手手腕骨折,生活不能自理,治療了很長時間。

2002年,有一天,總也見不到的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張亦潔出現了,可是她的身體大面積損傷,面部大面積的黑紫,全部腫起,眼睛成了一條縫,幾乎封上了。惡警和叛徒們無恥地大聲喧嚷:「這是她自己做美容做的!」

2002年4月的一天半夜一點鐘,惡警關閉了所有樓道的鐵門,惡警焦學先(三大隊大隊長)和惡警霍秀雲夥同五六個叛徒打手惡毒摧殘大法弟子郎東月,它們扒光郎東月的衣服,拳打腳踢,棍棒交加;更為卑鄙無恥的是,這些禽獸用牙刷對郎東月進行性摧殘,它們把牙刷捅進陰道,亂挖亂鑽,極盡使郎東月痛苦;惡警吃著餅乾把渣滓吐在郎東月身上,焦學先穿著高跟鞋拼命的跺郎東月;禽獸們還在郎東月的身上寫滿了辱罵大法弟子的髒話。

2002年的一天上午,天氣很冷,惡警焦學先(三大隊大隊長)心懷鬼胎,把三大隊的學員全拉到操場上織毛衣。將近四個鐘頭後回宿舍,看到三大隊三班的房間裏一片狼籍,滿地雞骨頭,滿地都是水,五個叛徒圍打陶學玲,暖氣被打漏。陶學玲的胸腹部被打壞,不敢呼吸;陰部嚴重損傷,長時間上廁所困難。但是打人的叛徒張述、張翠芬、韓繼偉、姚明明等人都被勞教所「表彰」,減刑提前解除教養。

2002年7月15日深夜1點,惡警柏潔和吸毒人員馬駿、田靖把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帶到一座無人的空樓裏,施用酷刑。

北京女子勞教所每天強迫在高壓下違心妥協了的學員無償工作最少15個小時,經常連夜加班。除此之外的剩餘時間就是精神上的折磨,清早5點半起床後,勞教所開始播放鬼話連篇的高音喇叭,伴隨著惡警的謾罵,開始了一天。

勞教所不允許大法學員自由說話,它們生怕自己的罪惡流傳出去,被外界曝光;它們每隔一兩個星期就要進行搜查,讓學員脫光衣服,檢查是否有它們害怕的文字。

中國大陸的勞教所是比二戰時期的納粹集中營更要邪惡萬倍的地方,使每一位法輪功學員精神與肉體上受到深度的摧殘,尤其精神上的摧毀難以描述。

請全球的大法弟子正念清除勞教所的邪惡因素。請所有善良的人們譴責並制止邪惡,國際人權組織深入檢查勞教所。

惡警:焦學先(三大隊大隊長)、霍秀雲、柏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