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團河調遣處、新安勞教所惡警暴行:小哨監控 地下室施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5日】我因堅修法輪大法,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於2000年5月被非法關押,勞教,我親身經歷了和親眼目睹了惡人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

北京公安局和勞改局為了達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在團河勞教所秘密成立了調遣處,用以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我在調遣處所見到的女惡警們都是經過專門訓練的兇狠無比的女人,它們擅長使用電棍。每個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到這裏後,首先要經過「小哨」(即勞改犯)搜身,女惡警們手持電棍在旁邊監視,看誰不順眼,就在你身上亂電一氣。特別是在搜身中被搜出經文的大法弟子,這時惡警的電棍和小哨的打罵一齊上來。搜身後不許進屋,強迫站在天氣炎熱的太陽下曝曬。有的從早上一直曬到晚上,有的被曬得昏了過去。到晚上吃飯時,才允許大法弟子進入房間。進房後也不許坐凳子,更不許坐床上,強迫站著,有人一直站了七八天,才讓坐下。

我們也被逼站了四天,我的腳都站腫了,一直腫了二十多天才消。這裏每天有「小哨」24小時輪流監視法輪功學員。他們不許法輪功學員交流、說話,不許隨便動,連法輪功學員對笑一下也不允許。我因與同修笑了一下而被惡警看到了,於是強迫我蹲在地上五個小時。這裏沒有法輪功學員的一點自由,而真正犯罪的勞教人員卻可自由地說話,走動。法輪功學員在這裏出去打飯和上廁所不許抬頭看惡警及其他法輪功學員,不許隨便看各間屋子。如誰抬頭看了,立即就會有惡警兇狠地叫喊,隨即便有「小哨」過來打頭。每天上廁所、洗臉、刷牙就給兩分鐘時間,還始終在「小哨」的監視和叫罵聲中。必須得按時來,按時回去,即使沒來得及上廁所也得回去,等待下次上廁所時間。

在炎熱的天氣裏,每天只得到少量的水。每天上午和下午各給一次水,每次8個人的屋子只能用吃飯的碗打兩盆水。不許法輪功學員洗澡,不許在洗臉時擦身子,更不準洗衣服。有的人在洗臉時偷偷地洗內褲,如被「小哨」與惡警們發現,輕者強迫學員蹲在一塊小方磚上還不許動或者強迫面朝牆,鼻子挨到牆上站著;重者強迫一屋子人不許洗漱。在這裏「小哨」與惡警相互勾結,有的「小哨」因按惡警的要求迫害法輪功學員而獲得惡警的獎勵,給她們改善伙食,或上報獎勵,提前解除勞動教養。

有一北京郊區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要求煉功,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惡警們就讓「小哨」把她綁在凳子上灌食。老太太反抗的叫聲讓人聽了如同到了渣滓洞,令人毛骨悚然。看到同修被迫害,有的大法學員也絕食要求煉功,惡警立即先用電棍電。惡警為了不使醜行暴露,她們把法輪功學員帶到一間屋子裏,那屋子的窗和門都封閉得很緊,關上門後她們問你還要不要求煉功?你要說要求煉,立即有惡警將人摁下,便開始電,電一陣,問你煉不煉功?說煉,她們繼續兇狠地電你。我因要求煉功,被惡警兇狠地揪住頭髮,摁住,先是用三根電棍電我的脖子和腋窩處,見我仍說煉,繼而增加到五根電棍。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她們摁住,把電棍夾在胳膊下,大腿根部和乳房等隱蔽部位,以掩蓋罪行。在調遣處那段時間裏,有兩人要求煉功被電得最重,被電得昏死過去,醒來不能走路。惡警怕醜惡行徑敗露,她們把電得昏死過去的法輪功學員先抬到「小哨」們住的房間,待到能走動時讓其回來。有一次給法輪功學員開會,惡警講完話後,讓大家鼓掌,因只有一點聲音,回來後,惡警惱羞成怒,立即強迫法輪功學員蹲下,一蹲就是很長時間。由於大量關押法輪功學員,調遣處上下鋪只能住八個人的小屋住了十幾個人,床底下都住人,由於天氣熱、人又多,又不許洗澡和洗衣服,屋裏的空氣十分渾濁。有的人身上長了包。

12月份的北京已進入寒冬,但惡警們不許每間屋子關門,還強迫學員們長時間地每天幹十幾個小時的活,包筷子(餐館用)。有的法輪功學員因為每天不關門被凍壞了腳。調遣處的存在本身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見證,調遣處惡警的惡行是數不清的。

在調遣處是第一步,然後把法輪功學員送到新安勞教所。有的法輪功學員是帶著在調遣處受的傷到勞教所的。在去新安勞教所的路上,惡警們把法輪功學員兩個人銬在一起,上車後強迫法輪功學員面朝車尾跪到車廂內,不許抬頭,目的是不讓外邊人看到。從外面看車廂裏面無人,路上善良的老百姓看不到惡警們迫害法輪功的行徑。一路上前面有警車開道,後面有警車護送。這同時也讓人們看到惡人的內心對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懼怕已到了如此心虛的地步。

新安勞教所是繼調遣處後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來到勞教所,先經過惡警們的搜查,然後惡警讓法輪功學員洗衣、洗澡,醫治在調遣處受的傷,它們這樣做的目的是動搖學員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也證明警察自己對調遣處慘無人道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心知肚明的。接下來惡警們便組織惡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圍攻式的迫害,如不放棄修煉,便不准睡覺,強迫看誣陷法輪功的材料,或逼著面牆而站,一直到早上要起床時,惡警才讓去睡覺,剛躺下就叫起床了。有時因法輪功學員不放棄修煉,惡警會指使吸毒犯狠打法輪功學員,或把法輪功學員送到地下集訓室,實行24小時電視監控。在地下室,惡警們可以對煉功的學員任意地施刑。因為地下集訓室是不能隨便進的,外來人也不知道。法輪功學員在地下集訓室煉功被發現的話,監視人員便召來男惡警兇狠地迫害。因為沒人能看到,他們用電棍電學員的嘴和臉,讓她們的臉腫得變形。如果法輪功學員仍舊很堅定,惡警們會派人一步不離地監視,並延長非法的勞教期。

因為惡警賣力迫害法輪功,得到了高升,因此向全北京市公安兜售她們迫害法輪功的「經驗」。對外宣稱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裏生活的很好,「每人養一盆花,一條魚」。其實那金魚有許多是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家屬探望時帶去的,用這樣卑劣的手段掩蓋罪行。

以上是北京團河勞教所調遣處和新安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