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上講真相 正念走出駐京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8日】在我的心中一直有個願望:到天安門去證實大法,為師父討還清白。2002年1月18日,我終於踏上進京的列車,去天安門了結心中的願望。第二天清晨,我來到天安門廣場,很多人都在看升旗,我也在人群外圍觀。這時只聽見一位大法弟子高喊「法輪大法好!」我也跟著喊起來,證實大法清白。這時,兩個便衣衝上來,把我綁架到警車上。與我同時被綁架的還有一個同修。我在車上向警察講真相,警察就用帽子抽打我,嘴裏還罵罵咧咧地滿嘴髒話。一會兒,車開到了天安門分局,鐵籠子裏已經關了三個同修,我們也被關了進去,之後,警察給我們照相,同修抵制他們,惡警狠狠揪住一同修頭髮使勁往後拽,強制照,給我照時,我低著頭,閉上眼睛發正念,後來又搜身,把經文、金屬類東西、鞋帶、帽帶、褲帶沒收,我就喊「法輪大法好!」同時發正念。我身上100元錢和真相條幅被他們收去。到傍晚時,鐵籠子裏已關押了十一名法輪功學員。

警察對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不斷逼問姓名、地址。他們問我甚麼,我都不回答,只向他們講真相,這期間,不斷地有各地駐京辦的人來認人,後來,他們把我們裝上一輛車,拉到一個派出所,又重新照相、按手印。我抵制他們,惡警說:「你不按,用刀拉你。」他們又要給我銬背銬,我仍然抵制他們,最後,只銬住一隻手。惡警手拿一尺長的尖刀把我手拉了一個半寸長的口子,照相時,在我脖子上用麻繩掛上一把刀(意思是手上的口子是我自己弄的),之後,又對我搜身,連內褲也搜了,然後,又體檢,又編號。他們問我甚麼,我都不說,他們就用腳踢我迎面骨,開始時,我疼痛難忍,我就請師父加持。

晚上,警察讓我蹶著,我不服從,他們就往下摁我。因我不報姓名、地址,他們就準備給我灌藥。一個局長說:「你不報姓名、住址,就把一袋給你灌進去。」他們拿來一片綠色藥片硬往我嘴裏塞,我發正念讓他們塞不進去,結果,藥片碎了,也沒灌進去。接著,他們拿來一種半截藍、半截白的膠囊往我嘴裏塞,我發正念不讓他們灌進去,結果,他們沒灌進去,卻把膠囊弄破了,藥面兒粘了一牙,我使勁往外吐。他們灌不進去藥就讓我蹶著,我不蹶,他們揪著我的頭髮,擰脖子,摁著讓我蹶著,惡警還用牙籤、別針扎我手。時間長了,按我的惡警累了,就用凳子壓我腰,並不斷地踢我迎面骨。我一直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

後來,他們咋踢我也不疼不腫,牙籤、別針也扎不著我手。這樣,他們一直折磨我幾個小時。大約後半夜2點,他們把我兩手分開,銬在床欄杆的上方,只能站著。他們睡覺去了,那時,我已三宿沒睡覺,並且被綁架後一直沒進食、水。我感到一陣頭暈,心裏很難受,一下昏了過去,不知甚麼時候,他們拿涼水把我潑醒,這回把手銬銬在床的下方,我能夠坐在地上,惡警又踢了我幾腳。天亮後,他們給我打開手銬,一會兒,又開始逼問住址、姓名。我不回答,他們又狠狠地踢我迎面骨,我疼痛難忍,請師父加持。大約中午,我又被送到一駐京辦事處,我進去就跟工作人員洪法,他說:「不是我反對你,是上邊反對你。」吃晚飯的時候,只剩下一個人看著我,把我帶到最裏面的會議室看電視,一隻手銬銬在暖氣管上。這時,看著我的人接電話去了,我看機會來了,就請師父加持,發正念脫下手銬,迅速來到走廊,這時聽到接電話的人回來了,我就閃進一個屋裏(沒有人),那人往回走幾步,又回去接電話了,我趁機走出樓門,心想:大門怎麼開呢?這時,一陣風將大門吹開一條縫,我就從大門走脫。重新融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