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觀念 在正法修煉中共同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日】正法的進程是如此的迅猛,我們在大法的各項工作中不斷地修煉成熟著,不斷地突破著人的觀念。下面就談談我最近參與做一些政府工作的體會。

因為英語不好,我從來不提做政府工作的事,99年7月的一天有人叫我也去幫個忙,我去了,可是最後並沒有給我安排任何事情,我的自卑心不由生出來了,從那以後,更覺得政府工作與我無關,我只要盡力向中國人和西方老百姓講真相洪法就行了。近幾個月來,我開始反省自己,我從來沒有覺得做政府工作的功友努力不夠,而是開始慚愧我三年來對做政府工作的冷淡,也許我和一些功友的不關心就給舊勢力鑽了空子。在法理上我完全明白地處美國首都華盛頓DC,做政府工作有著如何的特殊重要意義,可是因為幾年來沒能突破自己的執著。後來又聽了不少做政府工作學員的心得交流,大家一再強調的是那顆心。於是我開始留心我們當地的政府工作,在與做政府工作的學員的交流中我覺得羞愧極了,那麼多的事需要做而參與做的功友卻少得可憐,其實有些事情我也是可以幫著做的,比如打個電話,申請一個約見時間,送份材料之類的,而三年來,我從沒有想過這些事情。

一天做大使館工作的功友在學法結束後提出需要人幫忙送材料,我終於鼓起勇氣對他說我可以試試,沒想到那位功友二話沒說,馬上就給我準備好材料了,回到家我幾乎有些激動,原來功友們並沒有認為我的英語不太好是個障礙,第二天我第一次自己憑著一本地圖開車去找各國大使館,好容易找到第一個大使館,卻發現換地方了,這時我不由得笑了,萬事開頭難,雖然我平時最怕找路,但憑這就能嚇倒一個大法弟子嗎,我輕輕地微笑著,平靜地查地圖找新的地址,因為開車技術也不行,轉了五圈我終於在一個警察的幫助下停好車了。走訪了十幾家,我很驚訝原來跟大使館的人員講基本的大法真相這麼容易,他們還願意聽,在這過程中每當遇到磨難時,我就問自己,如果因為怕吃苦就可以放棄做大法的工作嗎?當然是不可以的。

最近一、二個星期,做美國政府工作的功友叫我和她們一起做國會工作,我答應著,卻依然擔心功友們因為我的英語差而瞧不起我,只是為了不打擊我的積極性而已。幾次之後我發現原來他們是真的歡迎我加入他們一起做政府工作,碰到不懂的地方,他們就耐心地告訴我,有時為一件小事打幾次電話他們也沒有煩我,相反是不斷地給我鼓勵。想起不久前另一個功友講:我需要你們明確的支持,現在我自己深深體會到了功友之間的鼓勵和支持是多麼重要,也許這就是我們現在強調整體的意義吧。這其中我暴露了自己很強的疑心,其實功友無論對你的態度如何都是為了做好大法的工作而不是他自己,我們真的應該相信別的功友,應該做到寬容大度。

我的擔心終於一點點放下了,於是也就做得越來越主動了。首先我打電話希望能就冰島黑名單的事跟議員助手約見,連打兩個都約上了,後來聽功友說有時一兩天都約不上一個呢,我心裏明白,這是因為自己動了要做政府工作的這一念而受到師尊的鼓勵。我也非常感謝引我上路的功友,她雖然暗暗為我高興卻並沒有過份誇我,由於功友之間過份的誇獎而產生的歡喜心一樣對於我們的修煉和大法的工作是沒有好處的,這是我對師父《取中》經文中一個層面上的理解。

我與別的功友相比有個優越條件那就是我剛畢業還沒有工作,白天有時間。我看電話約見太慢就決定親自到議員辦公室去直接約見。這一想法得到了功友的支持。跑了兩個房間,碰到一位從紐約來的功友也來見議員,我發現她的經驗非常豐富,於是我就跟著她學。她幾乎是做政府工作的專家,但我們交流得更多的是對做政府工作在法理上的交流。她首先就說這次她明白了,最重要的是向議員辦公室講真相,不然,即使別人暫時幫了你,但是有限的,不是發自內心的,跟她跑了兩天,我得到了做政府工作最生動最有效的培訓。我們倆都驚嘆怎麼安排的這麼巧呀。她走後,我對做政府工作有信心多了,也深刻地意識到工作的好壞完全是看自己用心的大小,那位功友之所以做得好,是她背後花了我們難以想像的用心呀。

不久前,另一位也是從來沒有做過政府工作的功友的嘗試使我們的政府工作向前推動了一大步,三天下來,我們約見議員助手,甚至有機會見到了議員本人,和10個以上議員助手親自談了,經常一談就是半個小時。我發覺,當我們沒有觀念地和別人交談時,真的沒甚麼可擔心的。我們是光明正大的,從冰島黑名單的事入手,我會講到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和我母親修煉的親身經歷,我的母親在中國是受到如何的迫害,我甚至告訴對方我不擅長這種交談,並且英語不好,但在中國發生的事讓我不能再沉默,我必須站出來用我的心來向你講述這些真實的故事。結果我一再受到了對方的鼓勵,過了兩天我去給一位議員助手專門送他想要的《見證》圖冊,一進門那位接待員竟然就知道我要見他,他見到我非常熱情地與我打招呼,並且說要把我對他說的一些話與他的議員分享。

在交談的過程中我也發現我們的講真相工作做得不夠,我想我們需要更多的約見爭取把真相給他們講透了,也許情況會好得多吧。

我還想交流一點做政府工作與學法與正念的體會,最近一個星期,我幾乎就像在國會上班一樣,早上去,下午6點以後才回家,晚上還要準備材料,似乎學法煉功時間很難保證。但是我想無論多忙都要抓緊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學法。比如有時等一個約見,我就先找個地方學法。

最後一次送資料時,有別的功友說我看起來很成熟了,想起來也是不奇怪的,因為我們大法弟子無論做甚麼都是發自內心去做的,而有經驗的功友又是無保留地給予指導,這是在常人中通過甚麼培訓也無法做到的。

回想做政府工作的這兩個星期,我內心無比的感慨,其實就因為我動了要做政府工作的那一個真念,師父甚麼都給我安排好的,同修的鼓勵,從外地來的功友親自來教我,還有議員助手與我的緣份,我再次深深體會到師父要的就是這顆純淨的心,期盼我們的就是我們的真念。師父已經為我們開創了無比珍貴的修煉機緣,就等著我們用純淨的心發出我們的真念。但願我們攜手同行,無論在做甚麼大法的工作上都用我們修出來的純淨的心發出助師正法的真念。

(2002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0/2506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