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領事館前集體發正念、講清真相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人上訪」的第二天,多倫多的大法學員就去中國領事館申訴和集體煉功。隨著江××集團打壓法輪功的不斷升級,三年來學員們把中領館作為一個向中國政府和平申訴及講清真相的場所:向世人講清真相、遞交請願抗議書、燭光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二零零零年十月開始堅持每天在門前煉功、發資料,到二十四小時連續靜坐七天,每天十二小時靜坐一個月,接力絕食,每天二十四小時輪班靜坐等等,在這裏風風雨雨的洗禮錘煉著我們對大法的堅信,通過我們的展板、真相資料、和與人們的傾心交談,喚醒了很多人的善念良知。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體會。

一、衝破領事館的阻撓,破除另外空間邪惡的一切干擾

中國領事館被江氏集團利用來向海外散布欺世謊言、毒害海外華人、甚至妄圖干擾外國政府和人民對大法的支持。在實修中我們切身體會、理解了在這裏集中清除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剛開始提出到領事館前煉功、發資料、講真相時,我們認識不一致,有的同修認為是搞政治。我們通過集體學法和討論認識到我們應該去,我們在那裏的存在能讓很多中國人了解大法,也讓邪惡勢力感到壓力與恐懼。果然,中領館的一些害怕讓人們知道真相的人千方百計想趕我們走。他們收買一些不明真相的社會無業人員,騷擾我們,如高聲爭論、大聲謾罵,向我們吐口水、甚至破壞我們的展板。他們還發動不明真相的社會團體煽動仇恨,還所謂的聯名向加拿大政府和省市議員寫信誣蔑大法,妄圖限制我們的活動。領事館甚至發信給一些小鎮的議員攻擊法輪大法,但都沒有得逞。相反,加拿大政府和人民通過我們講真相而對大法廣泛支持,向顛倒黑白的造謠者清晰的傳遞出這樣的信息:我們絕不會在加拿大這片自由土地上也像中國江××政府一樣對一個合法的、平和的社團進行打壓。

中國領事館為了達到趕走我們的目地,還不斷的投訴,甚至達到了可笑的成度,連被風吹過來的一些紙屑都要投訴。當然這些現在已經不存在了,我們每天都把我們看見的在領事館外圍的垃圾收拾乾淨,下雪時學員主動把雪清理乾淨並撒上鹽。我們所做的一切他們也都看在眼裏。警察也明白,也認為領事館是麻煩製造者,只是例行公事把他們的投訴拿給我們看。

造謠不成,投訴不成,他們又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就在我們煉功時突然噴水,學員被噴的一身濕,我們依然堅持把功煉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年學員絲毫不動,渾身濕透仍然鎮定煉功。我們的堅定與堅韌贏得了行人的同情與支持,這一下反而讓所有過往的人看清了他們的無恥與陰險。

一天上午,我們照常在噴水的情況下煉功,一對年輕的中國夫婦看到這種情景被驚的目瞪口呆,看了好幾分鐘才反應過來,主動過來把所有大法的資料各拿一份。一位西人老先生說:我知道你們說的都是真的,在加拿大的土地上他們都敢對你們這樣,在中國他們還有甚麼不敢的?

中國領事館一計不成又施一計,二零零一年九月,以翻修綠化為名把圍牆外的草坪用八尺高的木板圍住,企圖不讓我們煉功,那天,他們站在門口譏笑的看著,以為這樣就可以把我們趕走。自從那天起我們就開始了二十四小時的靜坐,每個整點發正念。我們還用木板做了更大的展板和標語,使行人和過往的車輛一目了然。邪惡的破壞在大法弟子們的正念面前又一次破產了。

他們曾經造謠說我們有專車接送,有錢拿。他們怎能知道大法弟子的高尚胸懷,為了世人(包括使館的工作人員)了解真相,大法弟子們拿出自己的錢印資料、刻光盤、廢寢忘食的來中領館前向世人講清真相。師父在《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說:「學員所做的這一切,對於正法來講,對於師父來講,都是最好的,因為你們真正的表現出了對這場邪惡的抵制。」

二、克服個人困難,共同參與,整體提高

我們每個人所走的路不一樣,所遇到的魔難不一樣,但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願望: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堅決抵制在中國及國外的針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參與的過程中,我們克服了不同的個人魔難,去掉了自己許多的執著心。真正的走出來了,我們知道這是偉大的師父為我們承受了無數無數而剩下那麼一點讓我們過的關,想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自從二十四小時在領事館前靜坐以來,很多學員自願參加日夜值班:有退休的老年人,有上班的人,有單身的也有有家庭負擔的,有的住在很遠的郊區。大家都為了做好這件事,默默的用自己的真心參與著,有功友搭起禦寒的小棚子,有功友負責給用來照明取暖的電池充電,有功友經常更換展板,現在我們的展板長三十二尺,高六尺,圖案設計、配色、組裝都是同修親力親為、廢寢忘食趕製出來的,而且我們的展板越來越美觀、大方,極具感染力,震撼人心也震懾著邪惡。

有一位老媽媽,每天提著錄音機來到領館前煉功,不管是零下二十多度,還是下雨、下雪,從不間斷;另一位老媽媽主動負責安排功友來值班,有誰來不了她就主動頂上。我們每個人都在默默無聞的做著證實法的事,對大法的用心大小,事事處處、點點滴滴都體現在我們的行動中,哪怕是拾起一片小小的紙屑、與人保持慈悲的微笑、整齊嚴肅的煉功,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把大法的光輝形像展示人間。當我們在零下幾十度的冬夜打坐在冰雪之上,當我們站在盛夏的烈日下散發真相資料,當我們渾身上下透濕的站在大雨中發著正念,那一刻有多少人的善念被喚醒,又有多少破壞大法的邪惡因素被清除。

三、連續不斷的發正念清除邪惡

我們約定好每個整點發正念。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提到當前正法時期要做的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和講清真相,師父後來也提到近距離發正念的重要。有的學員把這裏比作正邪較量的「戰場」。當中領館噴水時,我們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縱人幹壞事的邪惡因素,結果有時水勢大減,有時水喉轉變了方向。領事館的人還以為我們做了手腳,投訴警察,警察來查看後,發現不是我們的問題,對我們平和的忍受反而更加同情。我們就是要堅決抵制、正念清除干擾破壞。在我們正念的作用下,領事館的工作人員不知不覺改變了態度,有的主動與我們交談,有的暗中向我們招手,有些還向我們樹起大拇指。

四、講清真相,喚醒人們善念,廣獲民眾支持

中國領事館的工作人員雖然有些是受謊言毒害很深的,但我們把他們當作一個個等待救度的生命。他們有明白的一面,也有受矇蔽的一面,由於工作的關係,還沒有機會和我們詳細的交談了解,但學員和他們短暫的接觸也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他們。一位同修對領事館的工作人員講:「我們比你更愛國,現在中國好人受迫害,正義不能伸張,你們還助紂為虐,是把中國推向災難的深淵,你是甚麼愛國?我們揭露邪惡,抑制邪惡,是在救中國,我們才是真愛國。」他無言可對。

我們也不忘經常向加拿大警察講真相。起初由於領事館的不斷投訴,警察對我們比較嚴格,但經過我們不斷向他們洪法、講清真相,以及看到我們所做所為是那樣平和、自律和善良,他們更看清了誰是誰非、誰正誰邪。有一位住在附近的警察跟我們值夜班的功友講:「你們的情況我都知道,我支持你們,祝你們好運!」

我們也獲得了周圍鄰居的支持。領事館噴水時,一個小伙子為了表示抗議,把衣服脫下來在噴水的草地上打坐,全身濕透。有一位還給我們帶來議員的姓名、電話叫我們可以跟他申訴,有些還要送錢給我們,來往的汽車司機向我們招手,鳴笛致意,有些熱心人在寒夜裏送來熱飲和食物。有一天我們正在煉功,有個人專門買了一束鮮花送給我們每一個人。我們非常感動。其實這鮮花應該獻給我們最尊敬的師父,是師父使我們有幸得法,是師父領著我們在正法中一步一步提高,是慈悲的師父為我們承受著無數無數,我們才有今天。

五、心中只有法,才能走正我們的路

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每當我們做的不好時,就是因為我們沒學好法,沒有用法來指導我們的一切,人的東西,人的觀念冒出來了。比如在噴水問題上,有人就提出可以晚點來煉功,讓他們噴完了水再煉;也有時面對領事館的無理干擾,有學員會感到憤憤不平,態度不平和,這樣很容易被魔鑽空子,忘了師父的教導「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有時我們也表現出一些怕心,比如二十四小時靜坐,我們有這個機會在中國領事館前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又有能力做,就要做好。以前有的學員怕見陌生人,認為可能是探子或特務,怕人家照像。其實我們所遇到的任何人,包括一些想利用大法達到個人目地(如想辦政治庇護的),我們都會給他們機會去認識大法,來了解真相,對他們生命的將來都有好處。

經過三年多的參與,我們在風雨中魔煉,在困難中增長我們的智慧,在魔難中走向成熟。正如師父所說:「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讓我們更加精進,穩健的走好正法進程中的每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