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精進 整體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30日】我得法修煉已有5年多了,最初的兩年是個人修煉時期,心性的提高、法理的悟道、過關好與不好,自己了然於心了。自從1999年邪惡迫害以來,在這三年中,自己是被正法的洪流推動著向前進,從個人修煉邁進了正法修煉,從新學員變成了老學員,對法的理解不斷地成熟。在洪大的正法之勢中,自己的一切顯得那麼渺小,個人的得失與執著已是微不足道了。

常人中講:江山易改,品行難移。而我在大法的熔煉中,卻脫胎換骨。在三年的時間裏,我接觸了前半生加起來都沒有那麼多的社會各階層的人。在參加徵集簽名、派發真象資料、見議員的講清真象活動,以及表演、採訪、播音等媒體工作中,不斷地突破著心理上和技術上的障礙。記得第一次去中國城發資料。我拿著資料的手都在抖,心跳得很厲害。看看周圍的人總覺得這個面目兇狠,那個年紀老邁說不通;心中其實怕被人拒絕和謾罵的難堪,結果轉了一圈,手裏的資料一張也沒發出去。離開以後好一段時間,心裏還交織著害怕和懊悔。經過三年的磨煉,發資料不再是難事了。面對別人的詫異、蔑視、嘲諷心中覺得坦然平靜。路人的態度常由謾罵變為沉默,甚至主動上來攀談。

舊金山是灣區文化經濟中心,華人比例很大。講清真象的任務是很重的。不知是甚麼樣的緣份,我來到了這個城市。家人朋友常勸我離開這裏,找一個更舒適的環境。其實我對這個城市並沒有太多的留戀,只是我心裏明白,這裏更需要人做講清真相的工作。尤其是向政府和白人社區講真相以及媒體等工作,都需要年輕的、懂英文的學員。老師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我想做好這個城市講清真相的事,就是大法對我的要求。所以,和這個城市有關的大部份活動,我都熱心地參與其中。不懂的、不會的、甚至不喜歡的我都用心學。正如老師在《轉法輪》裏所說的:「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每次只要有心去做,學起來很容易上手,很順利。當然也不是每件事我都能做到。有時一些項目找到我時,我會往外推,並給對方一個堂而皇之的理由,曰:我忙不過來了。當時我的心還反映出不正的念頭,想:我怎麼那麼忙,我已經做了多少多少工作了。歡喜心、自滿的心出來了。過後才想到,這是不好的想法。以後每當我忙得不可開交時,我就問自己:你真的盡了力了嗎?你覺得忙,了不起嗎?想想一個神的誓約,會是以人的想法衡量得了嗎。自己做得還差遠了。這樣我的心能很快平復下來。當我提筆寫下這段經歷時,我還看到了自己的私心。我少做了,那別人就得多承擔。老師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那麼我們無論做任何事都要先考慮別人,其中包括我們的同修們。在實踐中,我隱藏的私念不時地暴露在自己的眼前。這正是修在其中了。

在開始投入正法的時候,我常常是舊金山裏的「單幹戶」。我覺得自己幹起來快、省事。但後來,整體的想法常常縈繞於心。腦中突然的就會浮現出這兩個字。有一段時間,學員們經常討論誓約的問題。有一天,我腦中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假如「圓滿飛升,同回天堂。」(《同化圓滿》)也是我誓約的一部份呢?我做到了嗎?老師在《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中講:「你們一個人做得好,那是你個人修煉的問題;一個地區的人做得好,那是你這個地區學員做得好;如果我們在全世界或者在整個所有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大家都做得非常好,那麼就不是一個地區一個個人的問題了,是整個大法做得好,是大法走得正。」我悟到,我們被賦予了「大法粒子」的光榮使命,然而只有在所有粒子都能連成一片的時候,才能真正成為大法的一部份。「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是大法對我們的要求。我於是加強了和學員的交流,並在許多問題的考慮上從整體的角度出發。做大法的項目時,我常常花更多的時間鼓勵學員積極參與。參與的項目也減少了。一些學員勸我說:你做這件事最合適了;能者多勞等話。我想,做好大法的工作固然重要,但是我們的目光不能只盯著結果。老師在《轉法輪》裏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參與的過程對每個學員是很重要的,因為那是修煉的過程,也是不斷精進的體現。每個學員都應該有選擇參與的機會,實踐自己久遠的莊嚴誓約。

有了這個想法,我還沒悟到這是我的責任。當我想要和大家共同精進的願望漸漸淡卻的時候,老師慈悲地點醒我。在我一再想推開表示不當舊金山輔導員時,學員的一句話觸動了我的心,他說這是對法負責。以後這樣的提醒重複地出現,直到我能隨時想起對法負責。做輔導員,也是一個很好的修煉過程。和學員接觸的機會增多了,互相提高的機會也多了。特別近一個時期,學員們各自堅持己見的現象也突出了。老師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你也有一個好主意,他也有一個好主意,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主意好,往往都是因為在這些問題上出現爭執。而在爭執時,由於平時忽視學法,或者是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就使你們的爭論陷入了一種常人式的那種爭論狀態。」這種現象在我身上也有反映。每當和學員發生了分歧時,自己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是對的,我是為了學員,對方學法不好等。其實是像老師指出的,放鬆了自己的修煉。也是由於學法時間的減少,出現問題時,不能以大法作為衡量的準繩。有一位學員對我說:「不要『你覺得』」。對我的觸動很大。是啊,學法的減少,使自己的思想中摻進了多少人的東西。老師在《走向圓滿》中說:「還有的工作人員長時間不看書學法,這怎麼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無意中你們造成了許多很難挽回的損失。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學法再次成為心中迫切的願望。同時我也真心地希望大家不要放鬆學法。當我看到學員們像常人一樣爭執時,每當我看到學員粗暴的態度時,每當我看到學員廢寢忘食地為大法工作而忽視了學法時,我都很著急。一切矛盾、一切障礙的原因就在於沒有了法,也就談不上正念、正信和正行了。

當我盡心盡力的投入到輔導員的工作時,當我時時提醒自己要對法負責,對學員負責時,我常常感受到大法的威力體現在學員們的身上。一位學員承擔了打電話通知其他學員活動的責任。她常常花很長時間在電話上,但她從不抱怨,默默地做好,甚至主動幫我安排人員的調配;在領館前24小時發正念,一些學員主動提出當值半夜,以減輕其他學員第二天上班的困難;有學員看到了我的不足,事後向我善意的提出,讓我感到了對方真正為別人著想的心。像這樣的事情很多很多。我看到了這個環境正在變好,我真心地感到高興。我知道,這是對我的鼓勵和肯定。抱著不同的心態看這個環境感受是不同的。當我能寬容地看待我們這個環境和周圍的同修們時,我看到了大法美好的展現。我知道很多同修都為我們的環境焦急,我想大家不妨先把自己的心敞開,再開闊些,再主動些,也許,我們都能看到大法在各個空間,包括在我們這個空間美好而真實的體現。

最後以師父的一首詩結束我的發言

了願

同心來世間,
得法已在先。
他日飛天去,
自在法無邊。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1/2511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