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大學部份學生學者致香港媒體的信:請捍衛香港的「一國兩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1日】

尊敬的編輯:

最近我們注意到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在連任之後,正在加緊限制香港的民主自由和幫助中共打壓境內的異議人士,從收緊言論自由、拘捕和平示威人士、拒絕法輪功學員入境、一直到近日對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政治起訴、誣告陷害。

這次起訴的起因是16名法輪功修煉者今年3月14日在香港中聯辦前平和、合法地呼籲中國江澤民政府停止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香港一直沿用英國的法律制度,該制度允許在公共場所自由請願。這16名法輪功修煉者主要被指控阻礙公共交通和暴力拒警。但是在現場拍下的所有照片和錄像都表明這完全是倒打一耙式的惡人先告狀。

這次審判不只是簡單的警察誣告,而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這個制度在名義上還應該在香港延續45年,可是來自江澤民集團的壓力卻在侵蝕著香港的自由傳統和司法公正。政治壓力正在使「一國兩制」化為泡影。向獨裁者屈服獻媚而苟且偷安絕不是香港的出路。香港立法委員Margret Ng一年前在耶魯大學以「捍衛香港制度──以法輪功為例」為題講演時曾經說,「雖然在香港練法輪功的是少數人,但法律同樣應保護他們的自由,因為自由是不能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今天你不許你的鄰居慢跑,明天被剝奪其它自由的就是你。」如果我們對江澤民集團為迫害異己而強姦香港的自由和公正保持沉默,那麼最終受到傷害的將是整個香港社會。在這樣的社會,即使你今天覺得自己很安全,但明天你就可能成為專制的受害者。

德國牧師尼莫拉在描述自己在納粹時期受迫害的情景時說過這樣一段話:「在德國,當他們來抓共產黨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來抓猶太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來抓工會黨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黨人。當他們來抓天主教徒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接著他們來抓我了,而這時已沒有人能為我說話了。」

作為監督政府的民意代表,我們殷切地希望香港的新聞媒體能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為了避免納粹德國的悲劇在香港重演,也為了自己有一個自由民主的生存空間。

耶魯大學部份學生學者
2002年8月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