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香港訴訟案的區域及整體意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8日】香港當局對16名法輪功學員的政治性起訴案於2002年6月17日在香港開庭。法輪功學員一方以錄像及無可辯駁的計算證明,香港中聯辦樓前的空地面積超過140平方米,而法輪功學員們靜坐佔地不超過7平方米,絕無可能造成阻街。香港警方對法輪功學員「襲警」的誣告更是顛倒黑白。且不說警察的逮捕行為是違法的,在逮捕過程中恰是警方施用了陰毒手段。從現場錄像中可以清楚看到警方是如何使勁地掐法輪功學員頭頸臉部的穴位,強扭手臂等等。

眾所周知,沒有迫害就沒有抗議,如果沒有江澤民一手發動這場迫害,就不會有法輪功學員大批地站出來講清真相和揭露邪惡迫害。法律的基點是正義和公平,這場訴訟案根本就不應該發生,而如果訴諸法律,應該被治罪的正是給億萬民眾造成生存危機和各種個人及社會負擔的江澤民,是江澤民手下的恐怖組織610系統,是江澤民在香港中聯辦內的幫兇,決不是為真理、為公益、為無辜被殘殺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和平請願的16名法輪功學員。

然而,一個原本兩個工作日就可解決的案子卻一拖再拖,遲遲沒有結論。我們一些海外弟子過去一直沒有對此案有足夠的重視,以為是局部地區的事,或者是個別學員過關的事情。直到上個月和最近的反思後才對這件事從正法的意義上有了更明確的認識。

首先體會到香港的特殊位置。香港與大陸毗鄰,其特殊的地理和歷史位置決定其在正法中成為一種「前線」。

江澤民邪惡政治集團極力要把黑手伸向海外,除了利用各國中國使領館在海外造勢外,還妄想通過地緣政治手段向周邊國家和地區滲透,擴大邪惡版圖。香港和澳門就是這一企圖的第一站。邪惡的慾望是沒有滿足的,它妄想中的第二站會不會是東南亞,泰國,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家?之後會不會是大洋洲國家?目前,邪惡的黑手對澳大利亞、新西蘭的干預也是不少。然而目前隨著邪惡在另外空間的大量銷毀,正法的形式會越來越好,而且會體現到表面空間中來,當我們大法弟子正念很強、作為一個整體拿出「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風範理智、智慧,抓住一切機會講清真相、發正念時,從另外空間控制世人幹壞事的邪惡因素就會解體。在背後起操控作用的邪惡解體了,那這個空間的人還做得了甚麼大壞事呢?人沒有那個本事,而且沒有了邪惡的干擾和迫害,很多常人自己就會很快清醒過來。其實在大法弟子的純淨正念面前,邪惡甚麼也不是。

這幾年中有些海外學員也到過香港,體會最深的是香港學員做的很好。雖然來自中國大陸江澤民的壓力很大,香港政府中一些江澤民追隨者的不支持也表現得越來越明顯,但是香港學員在壓力與承受中表現出越來越多的堅定與坦蕩,向社會各界講清真相的工作做得越來越好。

記得2000年12月法會期間,在香港向路人發傳單,幾乎是百分之百的拒絕,路人的臉都像冰霜一般,受到大陸的壓力,人們對法輪功都是躲得遠遠的,即使這樣我們看到香港學員撿起被故意丟到地上的傳單,即使經歷幾十幾百次的拒絕,仍然一如既往地把傳單舉向路人。兩年後再到香港,體會到不一樣了,路人聽到法輪功,會接受傳單了,而且會微笑著點頭道謝。坐的士(出租車)時向司機洪法,他明顯的不想介入,無論我們說甚麼,他都不發一言,但到最後,冒出一句話:「我看法輪功是打不垮的。」香港外觀基本是老樣子:道路沒變,景色沒變,人還是那些人,但是幾年中,真相在傳播,人心在變化。而這一切的變化,是在師父正法的大前提下,香港學員無論外界壓力如何都每天堅持不懈地發傳單講真相、並努力向社會各界深入、細緻地講清真相的結果。

在香港,更令人驚異的是大陸遊客的數目。可以肯定的是,中國大陸以外,任何國家地區都找不到這麼多的大陸遊客。在香港的名勝景點,大陸遊客如過江之鯽,源源不斷的人流,從早到晚都不停,真是摩肩接踵。學員每天都向上千的大陸的人潮講清真相,當看到成百上千的受矇蔽的生命伸長脖子觀看自焚真相錄像和迫害展板時,每一位外地的學員都受到震撼。

由此種種思考,我們徹底打消了原先對訴訟案的錯誤認識──原來誤以為是給少數學員提高過關的,誤以為這事件與我沒有多大關係,誤以為是香港地區性的事情。在交流期間,當事人學員都在向內找,談到很多做的不足、可以改進的地方。

今天回想來,其實學員沒有做錯甚麼,這件事情也不是衝著學員個人而來的,這是對全體大法弟子的迫害。案子一拖再拖其實是等待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行動起來共同講清真相!不僅是面對香港各界,也是面向世界各國的政府、媒體、民眾及團體。

師父說:「對於某些對大法掌握程度不同的修煉者來講,所表現出來的堅定程度也不同,目前對正法形勢感受也不一樣,自身的狀態會造成自身感受的不同,有的可能覺得形勢是嚴峻的;對於某些人來講,可能形勢已經變寬鬆了;對於某些人來講,可能覺得正是救度世人、講清真相的大好時機。對法認識、理解的程度不同會感覺到當前的形勢的不同,這一切都是針對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得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態,對環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麼每個人表現出來的狀態就不同。」 (《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那麼,香港訴訟案一再延長,是否因為有該講真相而我們因為正念不夠強大而沒有真正講清呢?

法官在庭上對辯方律師喊:Fight like a man! (像個男子漢大丈夫那樣戰鬥!)作為法官在那樣場合講出此話雖然無理、無禮,但我想,除了我們可以藉此提醒法官保持警醒主持正義之外,這話是不是也有提醒我們部份學員心態中有正氣不足、不夠精神的成分,我們全體大法弟子應該更堂堂正正、拿出「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修者風範的可能呢?

連日來,全世界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跨越地區國界的限制,積極從各地向媒體、政府講清真相,呼喚正義。大量的電話、傳真、電子郵件、傳單和面對面講真相,把正的物質場連在了一起、大大加強了;置身香港的大法弟子們也是不斷純淨自己、突破原有的觀念、強大整體的正念,越來越堂堂正正、齊心合力,大家在法理上的整體提高從辯方律師的表現中也得到了很好的折射。

雖然我們的真相材料中還有很多不夠細緻和分寸把握不夠好的細節,但我們每天都在誠意地改進,每個弟子都在參與這種改進。這種誠善的努力已經收到了很多正面的社會效果。

在德國,70歲的舒特(Schuette)太太說:「我今年70歲了,經歷了世界上的不少事了。一個大國,依仗它的財力和權力就想把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識形態強制灌輸給別人,實在是太可怕。簡直不可思議的是,這照片上看得清清楚楚,大街那麼寬,怎麼能說是阻街呢?這些人坐在那裏,沒有妨礙任何人呀。但是我們德國有句老話:『要想打誰,還怕找不到棍子嗎?』」

在英國,2002年7月23日(星期二)英國政府公布了有關香港發展情況的第11份半年度報告,報告中對香港開始壓制抗議感到憂慮。報告列舉了此案並諷刺地指出,港警以「阻街」為名拘捕16名法輪功學員後,在同一地點,卻挖開路面,又設置路障。英國外交大臣傑克-司特勞(Jack Straw)在上述報告中強調:「繼續保證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賦予香港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是極其重要的。」「言論和集會自由是絕不能妥協的。」

在瑞士,國際天主教協會Pax Christi瑞士分部致信香港特首,呼籲香港法院立即撤銷對法輪功學員的起訴。

海外華人媒體《世界日報》的報導中說:「即使你今天覺得自己很安全,但明天你就可能成為專制的受害者。」《蘋果日報》報導中提到:「部份政府部門、高官、立法會議員及大部份傳媒均曾收到大批來自海外的抗議電話或傳真,要求關注有關事件。」並同時公布說:「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本月中訪問千名市民,調查顯示,市民對本港示威遊行自由的滿意程度有所下降,最新評分為六點七五分,比四月份下跌零點三分,在四大自由指標中跌幅最大。」

抱歉還有很多社會各界的正面反響及中英文媒體報導我們來不及為大家整理、翻譯和列舉。

感謝師尊用自己的承受為我們創造的正法機緣,至此,我們心裏都明白了,在正法進程需要的各個方面,香港本地、瑞士大法弟子、以及歐洲、北美和海外其他國家、地區的全體大法弟子將會做得更好,共同聲援和支持我們大法弟子的主體──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