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喚回迷途者 正念正行闖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六月七日】我們幾位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一年六月中旬同時被抓。為抗議中共惡警對我的摧殘,六月十七日,我被逼從雙橋公安分局四樓跳下,並離開。不久又被抓。十一月十九日為抗議惡警對我的屢次迫害,我開始絕食。但警察仍對我百般摧殘。在絕食一百五十多天中,一直給我帶著主刑腳鐐,其間還多次上禁閉等主刑具。獄卒們數十次提審我,但沒能得到一個字的所謂口供。因此,他們十分惱怒,於今年三月份開庭時,胡亂編造幾項罪名,揚言要判我十多年。因為我始終絕食,身體極度虛弱,他們無法執行。又因為他們認為我是我們當地的「組織者」,想從我身上榨取邀功請賞的素材,還企圖利用我。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我在號裏和新得法的同修交流時,他們問道:「你已經絕食整五個月了,有甚麼體會嗎?」我當時想到師父講過:「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精進要旨》〈道法〉)我明白了,我對魔難的消極承受實際就是一種放任。

也正是在當天,我有幸得到師父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北美巡迴講法》、〈也三言兩語〉、〈路〉、〈用正念看問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同時還附有一篇同修的正念闖出魔窟的體會。我幾乎用了一夜時間反覆看著這些經文及資料,心中豁然開朗。尤其後幾篇經文幾乎都講到了「正念」。

我一下明白了自己該如何做。於是我盤腿打坐,打起大蓮花手印,心中默念:請師尊加持,我一定要排除一切障礙,走出魔窟,溶入正法洪流中去。當時心態純淨祥和,感覺一切已經自在其中了。第二天學法交流時,我和幾位新同修講:「我將離開這裏,你們要努力精進,堅持學法。」他們問我:「真能離開嗎?」我說:「堅信自己的正念,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四月二十三日傍晚,我突然被提審,並被轉到洗腦班,我知道一切已經都在安排之中了。但到那裏之後,發現許多事完全超出我的想像。這之前也曾聽說我妻子已開始進食,但憑我對她的了解,認為她是絕不會走錯路的。可是後來發現,她由於在魔難之中執著和怕心沒放下,自欺欺人的迎合了邪惡安排,而且極力的幫邪惡之徒迫使我放棄修煉。我意識到這又是一次關和難的考驗。同時也意識到是自己修出的正念起作用的時候了。

十多個月未見,她的變化極大。原本少言恬靜的妻子,今天卻口若懸河,極盡表演之能事,一會兒淚水漣漣,一會兒咬牙切齒。面對她的反常表現,我雖心靜如水,但也覺的這背後定有深層原因,於是心發一念:如果她是被邪魔所控制,就請師父制止她吧。此念一出,她突然語塞,急的面部肌肉抽搐,就是甚麼也說不出來。我目睹了大法的神奇,更加堅定了走出魔窟的正念。但眼前形勢的嚴峻又告誡我:必須冷靜對待。

看管人員彙集了公、檢、法等部門的十多個人,還有六七個叛徒做他們的幫兇,這麼多人「關心」著我,因此我時刻提醒自己要用好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

接下來,在她勸我進食時,我答應她可以考慮。因當時我身體極度虛弱,僅能走幾步路,還得扶著牆。有的看管人員開玩笑似的說:讓你先跑十分鐘,再找個三歲孩子都能把你追回來。我和「六一零」辦公室主任講:「我絕食不是為了死,是抗議江××集團對我們的迫害。現在你們的態度改變這麼大,我可以考慮進食。」這下可把他們樂壞了,跟我妻子說:你立了頭功。

當時已是半夜時分,他們竟安排了夜宵,陪我一起用餐。之後看守人員逐漸睡去。我想起師父的話:「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於是我將隨身珍藏的前兩天得到的那幾篇經文等給了我妻子。在讓她看的同時,我堅持著打坐,正念除惡,尤其加強了近距離清除她的空間場的邪惡因素,以及被洗腦班灌輸進去的壞的東西。她一直靜靜的看,直到東方天空發白。

這時有一個幫兇醒了,她趕忙把經文藏了起來。看到這些,我知道她的本性並未被迷惑太深。白天我利用放風時間告訴她:要找出自己的執著和被魔鑽空子的地方,主意識要強。目前身處險境,一切要用智慧。中午睡醒覺,她跑過來興奮的告訴我:「我全明白了!剛才一道光在我頭腦中閃過之後,我的本性回來了。」我告訴她一切都在安排之中,要時刻保持冷靜。

我本想在二十七日凌晨時離開,但師父點化要在二十八日。我和妻子談及此事,她悟到還有事要做。原來在洗腦班上除了我們二人之外,還有一位老者,而且因為其有執著和怕心,已被洗腦班的可笑言論所迷惑,每天主動的上交一份材料。因他聽力很差,交流起來很困難,所以在他身上我存有顧慮,說白了就是怕對自己的計劃產生影響。都是人心所致。

認識到這些後,我給他寫了幾點體會,利用吃飯時間給他看。主要講了,他們既然還說自己是修煉人,堅信「真善忍」,那寫「四書」是在欺騙別人還是在欺騙自己?無論說的多麼好聽,最終的目地是不是讓你不學法,不煉功?「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為師者表面只訴其法理。」(《精進要旨》〈堅定〉)他們為甚麼強制把你弄到這裏要求「轉化」?還要說是甚麼為了提高層次,有這麼幫人提高的嗎?最後我寫道:老伯,嚴酷的考驗都闖過來了,不要在花言巧語面前倒下啊!他匆匆看了之後,悄悄的伸出大拇指。後來又找機會到我們房間對我妻子說:是師父在點化我。我真的很高興,表面看來邪惡很惡毒,但實際上是不堪一擊的,他們這麼多人十多天的所謂成果,瞬間便被擊破了。我認識到,不管環境多麼惡劣,只要我們心態純正,做我們該做的事,許多有緣人都會被救度的。

二十七日好幾位所謂的領導來找我談話,不懷好意的告訴我:你的一審判決是超過十年的,但只要你這次機會把握好了,一切都好說。今天就可以給你妻子辦取保候審。不過暫時還不能回家,要在這裏紮實一段時間。你只要轉化,並幫助做工作,相信你的能力會很出色,那麼一切都會好辦的。這些已經和市委書記打了招呼,過幾天他要來見你。

我當時就笑了,心裏想:一邊是十多年的徒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一邊是上電視當叛徒,「立功請賞」,回家團聚,反差真是不小!但在真修者面前不起作用啊!這時他們問我笑甚麼?我說:「這點事我還是看的明白的。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把握好這次機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當天夜裏兩點鐘左右,妻子發正念讓這十多個看管人員睡覺,我用湯匙的把兒打開了二樓的門鎖,然後敲碎了一樓的一塊玻璃。雖然是夜深人靜,響聲很大,但他們卻一個個鼾聲如雷。我們順利的從一樓爬出窗外,相互扶攜著被他們折磨的瘦弱的身軀,卻越過了三四米高的院牆,走出了魔窟,從新溶入正法洪流中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