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邪惡 從人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29日】元宵節剛過,當地惡人開始了對我的又一次迫害。

節後上班第一天,單位負責人見到我後笑容可掬,相互問候。上午10點左右,領導把我叫到辦公室,讓我陪同一起去吃飯,我毫無戒備地跟著上了車,同行的還有兩名財政所人員。在上車時他們故意把我夾在中間位置。

車開出幾公里後,領導對我說:「市裏要舉辦洗腦班,市領導點名把你送去,看在同事和兄弟們的份上別讓我為難,到那裏寫個悔過書、保證書甚麼的,我再把你接回好好上班。」聽了這話,我知道自己上了他們的圈套,當即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並給他們講這是違法的,可他們聽不進去這些,吩咐司機加速往市裏趕。

車離市區不足五公里了,我不能再猶豫了,我絕不能被他們關進洗腦班。我正言道,我死也不去洗腦班,我要下車。看到我堅定的樣子,他們妥協說:好,不送你了,並說了些安慰的話。我坐在位子上想,他們還有點良知和人性呢。過了一會兒領導說咱們主任搬家要請客,咱們一塊去,這點面子總得給吧,你放心,絕不送你去洗腦班。我想在一起工作這麼多年了,他們總不能說一套,做一套吧,就答應了他們。

車進入市區後,徑直奔洗腦班而去。我發現又上當了,讓邪惡鑽了情的空子,我立即打開門又要跳車,他們三人一改先前的笑臉,露出猙獰的面孔吼起來,命車直接開進洗腦班。車一到院子裏,他們趕緊上樓喊來四、五個惡徒強行將我綁架,抬到樓上關進屋子裏。

我拒絕配合洗腦班的邪惡之徒並以絕食抗議。邪惡害怕了,偽善地笑臉相勸。我正告它們,你們這麼做是違法的,你們這是綁架,勸你們善待大法弟子,否則你們是要後悔的,它們立即默不作聲,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天惡徒們又來給我洗腦,說大法如何不好的壞話。我義正詞嚴地說,修煉法輪功在中國也是合法的。對大法的誹謗定性不是法律上規定的,那只是江澤民說的,江澤民代表不了政府,它有甚麼權力給大法定性?江澤民的所作所為是違犯憲法的,你說我們煉功違法你把條文搬來給我看看。法輪功在全世界5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普遍歡迎;法輪功和李洪志先生已經受到了700多項褒獎;法輪功的書籍被翻譯成20多種文字;全世界只有中國大陸在銷毀法輪功的書籍,禁止法輪功修煉,為甚麼?它們被問的啞口無言,走了。

絕食第四天,惡徒們把我父親請來做工作,說你們父子好好聊聊,它們都出去了。看到父親難過的表情,我心裏像刀扎一樣。父親說:還是吃點吧,不願寫四書,就在這裏給它們拖,家裏你不要管了,你如果有個三長兩短,該如何是好啊!你就給它們拖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父親不修煉,能說出這樣的話,我心裏很感動,說: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等著圓滿,我要做一個大法弟子該作的事,這事我師父說了算。父親不再說甚麼了。

又一天,惡徒又來迷惑我,說你太自私了,云云。我說:是你們把我綁架來的,不讓我正常工作、生活,反過來說我不顧妻兒老小,也虧你們說的口,大法教我身心健康,重德行善,勸我背離大法不可能。惡人一個趔趄出去了。

絕食的第六天,我漸漸地發現惡徒們時刻在戒備著我,怕我逃跑。同時自身有漏,思想上開始波動,想還是按父親說的先拖一拖再說吧,於是開始吃飯了。接下來的幾天看到有人向邪惡妥協了還錄了像,我的思想更不堅定了,邪惡也抓住我的漏洞向我進攻,從不同角度給我灌輸、洗腦。我也有些動搖了,甚至想先寫了四書,出去再聲明作廢。立刻我腦子裏浮現出師父的話:「我也絕不要不夠格的弟子。」(《排除干擾》),我立刻感到無地自容──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承受著巨難,一再給弟子彌補的機會,我卻在利用師父的慈悲為自己開脫,為自己不願承受找藉口,這是多麼骯髒的心理。我馬上在思想上否定了這一切不正的思想,師父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是啊,我得法修煉這麼長時間了,隨師正法,怕甚麼?可我不能這樣關在這裏等下去啊,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有這樣的念頭不是承認邪惡安排了嗎?應該破除這不正的思想。正念一出,一切另外空間的邪惡都將在瞬間被清理殆盡。

吃過午飯,惡徒們有幾個出去了,剩下兩個在樓的另一頭看電視。機會來了,我應該走,可心裏還是定不下來。這時窗外枝頭飛來一隻喜鵲,喳喳直叫,叫一陣,飛一段,然後再回來叫一陣,飛一段,足有十幾分鐘。我想是不是師父點化讓我走呢。這時候窗外飛來一群喜鵲在朝我叫,我明白這一定是師父在叫我走,也一定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安全離去。我不再猶豫了。我一拽防盜窗上的花櫺,竟掉了。窗戶上的鋼筋之間的間隙不足20公分。我一鑽,頭過去了,可胸部過不去,我心裏求師父幫弟子一把,胸部也擠出來了,胯部又被卡住了,怎麼也出不來,這時樓下過來7、8個人,我想完了,走不了了。可我馬上否定了這一念,求師父保護,不讓他們看到我,並讓我順利擠出窗戶。念頭剛一出,身子忽地一下全出來了,下面的人也沒發現我。我站在三樓窗台上,望著下邊的地面,跳還是不跳?我一閉眼跳了下去,身子像被托著一般落在地上,我立即站起來,衝出了洗腦班。在師父的保護和同修的幫助下回到正法洪流中。

這次經歷我悟到:師父不承認邪惡勢力的安排,反過來利用它們使大法弟子在破除邪惡的迫害中,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在法上認識法理的內涵,認識正法的真正偉大意義所在,從而用思想昇華後的純淨心態,更加有力地助師正法,「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

以上只是我個人淺悟,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