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慈悲苦度下走過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31日】我是一名教師,去年五一前由於貼真相材料被抓進看守所非法關押將近七個月,在這期間,我堅持正念,不向邪惡低頭,但也走了不少彎路,最後終於在師父的慈悲苦度下,衝出了魔窟,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來。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這場舊勢力所安排的邪惡考驗,我是根本就不承認的。」(《建議》)剛被抓時,我堅持正念,「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當主管人員找我時,我首先聲明,我沒有犯罪,也沒有犯法,我不承認你們強加給我的一切。「自焚」事件根本不是法輪功所為,是栽贓陷害,說得他們啞口無言。他們達不到目的,只好灰溜溜地走了。被抓後,我有一念,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按經文《建議》做後我就出去,因此進去後,我就絕食抗議,在絕食過程中,充份抓住時機,當工作人員和親朋好友勸我們進食時,我們就給他們講真相,揭露邪惡,絕食十八天,另外三個同修已被關押四個月了,我絕食後,他們也絕食抗議迫害。我絕食第十天,邪惡強行灌食,因我抵制,他們就把我反銬起來,幾個人強行硬灌,害得我們吐了一宿,還吐了血。

一個星期後,他們又強行灌食,因我年歲大點,他們也看到,我們絕食十幾天,照常煉功,確實和常人不一樣,看守所一位負責人曾對我說過,你要十天不吃飯餓不死,我也跟你煉。我們用實踐證實了這一切。不但沒有倒下,而且精神很好。他們心裏都知道灌食是迫害我們。灌另外同修時,我在一旁,同修邊灌邊吐,我忍無可忍,拽住參與者和他論理,申明我們的觀點,並告訴他們是幫著邪惡幹壞事,迫害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雖然你們是被指使,但是善惡必報。灌食的女醫生還狠毒地說,你吐多少,我再給你加多少。

第二次灌食後,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我們被人的觀念帶動了,認為應該「取中」,進食了,不能讓他們再灌我們造業了,還認為這裏邪惡大,我們不應該出去,還說甚麼達到了標準師父就讓我們出去了。這不是等著天上掉餡餅嗎?師父根本就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打壓、關押大法弟子是邪惡勢力對我們的迫害,怎麼能認為是師父看我們沒達到標準不讓出去呢?師父說:「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們恢復進食後一個星期,一天我突然暈倒,把臉都摔腫了,這時我悟到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想抓住這個機會,以「病」出去,可有同修說這是我的業力,不能說有病,會給大法抹黑。由於人的觀念帶動,不能在法上認識法,也就默認了此事。可我總覺得大法是圓融的,不能消極承受迫害,被長期關押,就得想法出去。但是又產生了執著,就寫了文字遊戲的保證,想以人的「小聰明」對付他們,心想這樣既達到了它們讓我寫保證的要求,也沒損害大法,這不完全是人的觀念嗎?我正高興時,外邊的弟子冒死給我們送去了《大法堅不可摧》。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看了師父的經文,我哭了,多麼慈悲的師父啊!真是又批評又鼓勵,師父又一次把我從錯路上拉了回來。

由於消極地承受著邪惡的迫害而被長期非法關押,以前我身體很好,進看守所後我經常胃痛,這不又是點化不能吃了嗎?可有人說,胃痛是你有業力,越痛就越吃,我又被人的觀念帶動了。這時外邊的功友又給我們送去了明慧網上的材料,使我受到啟發。當天法院就送去了勞教書(2年),另外一同修一年,我們拒不接受,也不簽字。當天下午就強行把我們送到保定勞教所,去後一量血壓都很高,勞教所拒收,又把我們拉回看守所。我知道師父在幫我們,當時我們又生了歡喜心。修煉是嚴肅的,回到看守所我們照常煉功、發正念。可邪惡無孔不入,看我們沒事,精神也很好,就不理我們,一拖就是二十天。有了機會,怎麼還往後拖呢?有了這一念,當晚吃飯後,我倆都吐了,意思是不能吃了也不起床了,管教看我們時,我多次聲明,把我們迫害病了,不能吃東西,你們不管我們,如果死了,決不是自殺,你們要負責任。絕食第三天我洗了個澡,準備一桿子扎到底,洗澡後我渴得夠嗆,就喝了一口水,晚上睡覺時悟到現在就得不吃不喝。師父說:「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大法堅不可摧》)堅定了正念,第十天就把我們放了。在師父的慈悲苦度下,終於走過了難關。回家後,血壓很正常,只是身體瘦的像皮包骨,誰看了誰害怕,怕我活不成,可我奇蹟般地很快就恢復了。

從我這段經歷,真正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苦度,一次又一次地往上拉我們,用各種方法啟悟我們。由於這段時間遇到魔難不能用正念對待,總是被常人心帶動,從而走了不少彎路,可慈悲偉大的師父,總是在關鍵的時刻指引我們,我們才衝出牢籠。我雖然走過了這一難關,可我總覺得這哪是我在修煉啊,完全是偉大的師父不想丟掉一個弟子的慈悲苦度和大法的威力,才使我有了今天。正像師父說:「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走向圓滿》)我要抓緊學法,穩步地走好我修煉的每一步,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的修煉體會,希望與同修們共勉,不妥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