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農民大法弟子絕食76天抗議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7日】我生長在一個普通農民的家庭。從小我就對人生有著美好的追求和嚮往,隨著時間的推移,長大後人世間的酸甜苦辣,名利爭鬥使我痛苦、困惑,再加上乳腺炎、氣管炎等疾病纏身,我覺得活著真是沒有奔頭了。

1995年我有幸得法,通過學法煉功,心中豁然開朗,明白了做人的真諦,身心得以淨化,一切疾病不治而癒,身體輕鬆了,精神狀態也好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街坊鄰居都說我換了個人。我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沒想到1999年7月以後,法輪大法在中國遭到了江澤民流氓集團的惡意攻擊、誣蔑,它們極盡顛倒黑白、栽贓陷害之能事,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我因為上天安門證實大法,向各級政府反映法輪大法的實際情況而多次被非法拘留。就連我和功友、親屬聚會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2001年4月25日,我去縣城趕集碰上了幾位功友,於是我們在一起聊天,突然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帶著幾個幹警向我們撲來,惡狠狠地抓住我們的衣服強行將我們往公安局送,在車水馬龍的人群中,它們肆無忌憚地綁架大法弟子,此情此景與強盜劫匪有甚麼兩樣?在公安局,它們又將我們頭朝下從政保科三樓抬到了樓下的警車上,送進了看守所。為了抗議警察對我的迫害,我開始絕食,所長叫來5個男犯人將我按在椅子上,用毛巾勒住我的嘴,將管從鼻中插入,可是食物卻從另一個鼻孔出來了,一滴也沒灌進去。幾天後管教又叫來5個男犯人將我按在床上,堵住我的嘴和鼻子,由兩個人拽著我的胳膊說要給我灌食,這哪裏是灌食?就是想弄死我,有個醫生大吼大叫滿嘴不堪入耳的污言穢語,當時我心中只有一念,決不配合邪惡,於是我就用我所有的力氣與它們抗爭,這時大法的威力出現了,已經絕食幾十天的我終於擺脫了邪惡的再次灌食,同時也震驚了它們,這時我流下了眼淚,是師父在幫助弟子啊!就這樣,我艱難地在獄中絕食54天後被釋放。

出獄後不到2個月的一天(2001年9月1日),是我們村的大集,有幾位功友和親屬來看我,鄉政法書記和派出所的幾個人突然闖入我家,不容分說要將我以非法聚會的名義帶走,我執意不走,它們就給我帶上手銬,一路上連拉帶拽往派出所送,我家到派出所有一里多的路程,我一路上高喊「法輪大法好!善良的人們,請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在眾目睽睽之下,江氏爪牙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也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無遺,善良的人們看到此情此景無不大罵這些邪惡的民族敗類,就在此時,朗朗的天空突然電閃雷鳴,狂風大作,瓢潑大雨下了一個小時,真是,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令天地為之震怒。後來它們又把我從派出所送進了看守所,一路上我打開車窗高喊:「法輪大法好!」它們把我抬進了看守所,這時我想起師父說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開始絕食。毫無人性的管教們強行對我灌食,又用40-50斤的大鐵鏈子把我的手和腳連在一起銬上,只能蹲著,不能站立,時間長了鐵鏈子粘在了我的手腕上,肉都腐爛了。管教還叫來了從勞教所出來的叛徒,所謂洗腦高手來做我的洗腦迫害,但是我沒有被她那些哄小孩玩的歪理邪說所打動,時刻保持正念、正信、正悟。每次它們抬我出去灌食時我都高喊:「法輪大法好!」就這樣我憑著一顆對大法堅定的心,用大法賦予我的堅強毅力和頑強的生命力,在看守所絕食抗議76天後重獲自由。

在我邁出看守所的那一刻,我就想,一定要把我被迫害的經歷告之世人,以喚醒人們塵封已久的善良本性,揭露江氏政府的邪惡本質,同時我還要告訴所有的人們: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法輪大法好!

在我證實大法的經歷中,我深深體悟到師父所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 (《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堅定大法、堅信師父,在魔難中堅定地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在講清真相中,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無愧於一個正法弟子的稱號,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這不僅僅是對法負責、對自己世界的眾生負責,更是對自己負責。

由於文化有限,文字和語句表達不好,敬請同修給予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