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7日】今年6月我們出去掛條幅洪法,有學員被抓進去,因為沒守住心性,後來說出十多名大法弟子,我也被抓進去了。警察把我抓到派出所之後,把家裏也翻了個底朝天,但他們甚麼都沒有發現。在派出所裏,他們輪流地審了我們14個小時,問我條幅是從那來的,誰做的,幾個人做的等等。我說是自己做的,他們不相信,因我們是大型活動做得很多,一晚上四面八方到處都掛滿了條幅、真象資料等,起到了除惡的作用,所以他們不信。這期間我一直發正念,而且向他們洪法,他們說這個時候你還洪法呢?還說些很難聽的話。這時我心裏發正念說你們再說我師父的壞話,就叫你們頭痛、難受,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心裏想:「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一定要出去,不能被他們關進監獄裏。

到晚上8點多鐘時,他們叫我吃飯,我說要回家去吃,他們沒吱聲。吃完飯接著審。他們高一聲、低一聲威脅我,我就是不說,我想決不能出賣大法和大法弟子。到下半夜時,我一直發正念,看他們都很難受,想睡覺的樣子,堅持不住了。其中有一個他愛人有病打點滴,越打越高燒就走了,把我領到另一個房間,有管教看著我。不知怎麼我也睡了,一會醒來一看,他們都睡了,我悟到這是師父叫我趕快走,我心裏想,如果師父叫我走一定有出租車在門外,結果我一出門就看見一個出租車過來正好到門口,因為門都沒鎖,我出去之後,師父保護我給我指路,點悟我一路順利地到一個同修家。

因為他們發現我走了,就在路口設了很多關卡,每個路口都有民警在巡邏,後來我就不能乘車了,只能走小路、田地、樹林、水溝等,這一路上大約走了數百里路,心裏一點怕的感覺也沒有。

我再談談這一路師父怎樣保護弟子的。我邊走邊發正念,背師父的經文《洪吟》等。走著走著,抬頭一看前邊十字路口有3個便衣警察,還聽到他們說現在的公安局怎麼怎麼。這時我想躲開來不急了,心想不要著急,有師父在,有法在,他們看不到我,我不慌不忙地從他們身邊過去,大大方方地向前走著。走到一個大溝時,看裏面連泥帶水的,兩邊長滿了高草等,我有點緊張不知怎麼辦,不過又不行,過去有掉下去的危險。猶豫了一下看看溝有多深就往溝裏走,心裏想著師父的話,師父講法時說三尺頭上有神靈,何況我又是大法弟子,不會有危險。當我走到溝邊時,頭上突然飛來幾個小鳥,圍著我叫,幾乎要撞到我頭上,就好似不叫我過一樣,我一下悟到危險不能走了,趕緊回頭往上走,小鳥在前邊飛,一轉彎不見了。我按鳥飛轉的方向一看,前邊有一條小路能過溝子,我明白這是師父給我指路,當時心裏有說不出的感覺,感謝師父慈悲,(雙手合十),繼續往前走。

走了兩天,腳上都是水泡,有的破了。這天天黑時,我不知道繼續走還是找地方住一晚上,這時我就找個樹叢休息一下,不知不覺睡著了,好像做了個夢,覺得有人告訴我說你能走出去……我馬上起來,覺得全身都是力量,但腳很疼,就決定打車走。走不遠就過來一港田車,我叫他把我送到出租車地點。上車後我想:前面定有很多關卡要過,如果司機要說我們是親戚就好了。結果不到5分鐘,司機說:「大姐如果有人問你是不是租的車,你就說是親戚,因為我沒辦營運手續。」司機的意思是不向上邊交費,我心裏明白,因為常人就是這樣。這時我想如果要能躲開這些關卡繞道走就沒麻煩了。我這樣一想車就拐彎了。這個司機向車裏的另一個人說:以後你自己出車就走這條路,因為這條路沒有關卡。可我心裏非常明白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就這樣避開了很多麻煩。

我雖然不能回常人的家,但回我真正的家越來越近了,每天在回家的路上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讓我們以師父(《洪吟》笑)共勉:

我笑──眾生覺悟
我笑──大法開傳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眾生有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