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歲小弟子在石景山監獄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8日】我是一名小弟子,已學法四年。隨著學法的深入,感悟到了佛法的博大和修煉境界的美好。但看到親人和周圍的同修不斷被抓、被逼出走,非常不理解和難過。想到偉大的師父為度我們吃了無數的苦,受到造謠的攻擊,甚至謾罵,看到善良的群眾被假新聞、假宣傳的謊言欺騙,進而仇視創造一切、帶給人類希望的真、善、忍宇宙大法。我也決定去天安門證實法,哪怕為此失去寶貴的生命,為的是喚醒世人的良知,讓他們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的師父是偉大的,清白的。」

突破封鎖,避開盯梢。我隨幾位同修於8點左右到達天安門廣場。廣場遊人很多,可警察、便衣也隨處可見。看到這曾經是開國大典、展現古老文明的地方,如今卻成了壓制正義、暴力行兇的場所。無數堅持真善忍信仰、做好人的叔叔阿姨們,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來這裏請願,卻遭到毒打、關押。我覺得心在流血!看到一老奶奶被警察盤問,廣場上巡邏的警車和警察、便衣們陰森的臉色,想到一喊出「法輪大法好」,將會面臨拳打腳踢乃至死亡的危險,一種壓抑的恐怖感就籠罩在心頭。可想到被打死的1600多位善良同修,我放下了自我,心中充滿了正念。

走到第一個門洞口時,遊人進出較多,同修們舉起了橫幅,向遊人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立刻遭到十來個警察的圍攻,被按踩在地上,遭到電棍的擊打,我第一次看到警察這樣兇狠,我嚇得沒有出聲。我離開了天安門,坐在馬路邊,心沉沉的,我來幹甚麼來啦!我感到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還有這麼多被謊言欺騙的遊人,我不能懼怕邪惡,一定告知他們「法輪大法好」,不要聽信電視、報紙中的歪曲造假!我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美好,作為弟子,必須去證實法。於是返回,在天安門第三道門裏的空地上,面對中外遊人我勇敢喊出了壓在心底的呼喚:「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沒過幾聲,突然就感到一雙冰涼的大手狠掐在我脖子上,不遠處也有兩位外地同修被抓,同修被推進警車,關進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的鐵籠子裏。

暴徒們不許我們講真相,不讓我們去廁所,肆意謾罵,連女警察也用高跟鞋踹人。當我們煉功時,惡警把辣椒燒成煙,用鼓風機嗆我們。下午來了三批邪悟的敗類,來試探、摸底,這些可悲的走向大法對立面,淪為邪惡的爪牙的叛徒走後,晚上7點左右,我們這些被認為頑固的人被四輛警車送到了石景山監獄(看守所)。一路上我們向窗外用力喊出了「停止迫害」、「法輪大法好」、「立刻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路兩旁的行人和車輛似乎都聽到了,都想看個究竟。到看守所院內,我們仍喊聲不停,連警察都自語「看來江澤民搞這一套真是不行了。」

天已黑,從大門往裏走了很遠一段路,兩邊還有武警,幾步一個站著,如鬼魅一般,兇氣逼人。由於我們不配合簽字、拍照,都遭到毒打,之後被分開,我被關進十號牢房,裏邊關了11個犯人,有吸毒的、黑社會的、大都是通緝的重刑犯,受警察指使,一個犯人首先對我發難,他兇狠地逼我吃大便,我聽了沒懼怕,他馬上說算了,轉而讓我給他擦腚,逼我洗冷水澡,我都坦然面對,最後罵我並說「坐那兒吧!」透過鐵門,看到過來過去的警察臉色蒼白,面無表情,不時張嘴罵人,抬手打人,似乎打罵就是它們的家常便飯,看人的目光非常兇狠,在這陰森恐怖骯髒的牢房,我彷彿被囚在世界最黑暗的地方,地獄也不過如此吧!被打者尖厲的慘叫聲不時傳來,我知道是一同被抓的老奶奶的聲音,雖然我才13歲,因為心裏有法,我擺脫了恐懼。

清早,距我鄰近的8號牢房三個男同修,被管教指使別的號犯人(外號大個)拽出室外打了兩個多小時,可大法弟子仍堅強不屈。經事後了解,9號牢房的同修甲從進來的那晚,就遭到連續毒打。據犯人透露事先他們被管教開了兩個多小時的會,必須問出姓名、住址,否則就是弄死也不放出去,並且加重犯人的刑期。管教張文海曾對同修甲說「這裏想絕食,不報姓名回去,沒門,這有的是辦法,也不缺一個冤死鬼。」它們根本沒把我們當人,就想置我們於死地。同修甲因為堅持打坐,被暴徒抓住頭髮拎起來,往地下摔,往牆上撞,頭髮一縷縷掉下來,然後被暴徒按在地上拳打腳踢,最後打得體無完膚,頭臉大一倍,辨不清面目,也無處下手了,犯人們也滿腹怨言,既累又無奈。因為他們接觸不少大法弟子,知道他們是世界上最堅強、最善良的人。可是惡警知道後,命令「不行,繼續打。」最後醫生拿來一管針準備注射,犯人說是毒針,注射後,人體腐爛,即便放出去,也得痛苦死去。每個牢房後另有小柵門,據說死人就從那裏扔出去。不知這裏被江澤民一夥虐殺多少大法弟子。全國統計何止1600人哪!而世人被天大的謊言所矇蔽,這些邪惡的勾當如非親眼所見,真的不敢相信。不幸的是,我和甲被套出了姓名,我們被警車帶到另一個地方,我見甲眼眶腫大已看不見東西,頭低在懷裏,手指慘白,有氣無力,近乎死人,我倆被銬在暖氣管上,無人理會,我想到前前後後,後悔怎麼無意中配合邪惡。忽然看到了師父法身,知道師父時刻在看護著弟子。晚9點左右,我倆各發正念,打開了手銬。同修甲的傷勢也神奇地復原大多半,我倆向內找,知道了心裏急、不穩。於是調整好心態,發正念到兩點左右,正念定住了惡警,他們像死一樣睡去。我倆幫助收拾一下衛生,心非常平靜,從容不迫地從窗口跳下去,我摔坐在地,聲響很大,我心念自己是一個神,我倆翻過一個大牆,到了另一院的門口,發一會兒正念,敲窗戶,立即出來一個穿警服的人,像個機器人,拿出鑰匙,把門打開,一聲不問就回屋了,我們心感師父的慈悲偉大。

「邪惡處,有陰霾」。我們滿以為離開北京就沒事了,可在去唐山的路上,已被警察便衣監控,唐山火車站有監控器,同修甲不幸又落入魔掌,去沈北的2223次列車,空出兩節車廂,針對同修甲迫害,同修甲被控在一個車廂裏,混入了不少便衣,幾乎沒有普通乘客,他們用特殊的眼光看甲,但甲坐在車輛過道上,打坐發正念,便衣和警察都很害怕,警察用煙、髒物干擾甲,甲一心不動,蓮花掌上飛出無數「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惡警用暗語與上級聯繫,決定對甲進行迫害,但甲發正念,他們卻半天勾兌不成,他們不敢正眼看甲,並說這人怎麼這樣堅定,幾個人想破壞甲的打坐都沒達到目的。發正念時甲感到了「立掌乾坤震」的威力。感到手一動,列車似乎左右搖擺,甚至停止前行。甲的堅定,大法威嚴展現震住了邪惡。邪惡安排得很周密,中間到站偽裝換乘客,只不過那些惡人換一下座位而已。多次策劃沒有改變甲的堅定正念,甲終於堂堂正正走出它們的布控,他的壯舉也感動了不知名的出租司機,得到正義相助,安全返家。

在正法中,師父說:「他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強大法在世間的體現。」在魔難闖關中,堅定正念一定不能動搖,哪怕失去這張人皮。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在破除邪惡迫害,救度眾生的正法正行中,讓我們牢記師父的話「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在正法洪流中,「堅修大法緊隨師」

邪惡迫害仍在繼續,更多被秘密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悲慘遭遇不得人知,我和同修甲的受害似乎是冰山的一角,因我們仍在邪惡的追捕中,不能署名。我們所經歷的非人的折磨和迫害,非是語言能完全描述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